logo

從巴菲特及索羅斯Q2持股找黃金

瀏覽數

99+

從8月14日最新提交給SEC(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13F資料,我們先來看看波克夏2017年第二季最新持股狀況如下:

一、投資部位維持在1620億美元。

二、最大三個部位佔了45%,最大的五個部位佔了64%,分別是Kraft Heinz Co.(NASDAQ:KHC)、Wells Fargo(NYSE:WFC)、Apple Inc.(NASDAQ:AAPL)、Coca-Cola(NYSE:KO)、American Express(NYSE:AXP)。

三、新增SYF與STOR,清空GE(通用電氣)

ŒSynchrony Financial(NYSE:SYF):佔投資組合0.32%,私人信用卡業務公司,著名的價值投資避險基金——Seth Klarman的The Baupost Group在去年已經大舉買入此檔股票,並佔其投資組合的10%。

STORE Capital(NYSE:STOR):佔其投資組合0.26%,3.77億美元,佔了9.8%股份,成為該公司第三大股東,其公司業務為:不動產投資和管理業務,另外兩大股東分別是先鋒集團(Vanguard Group)和富達管理研究公司(Fidelity Management and Research)。

四、增持:AAPL(已經是波克夏前三大持股)、BK(紐約梅隆銀行)、GM(通用汽車)、LSXMA(自由傳媒公司,根據國外報導提到該股目前估值似乎被低估,比母公司約折價15%,投資人可以研究追蹤看看)

五、減持:WFC(富國銀行)、IBM、DAL(達美航空)、AAL(美國航空)、UAL(聯合航空)、SIRI(Sirius XM Radio)。其餘則是持平。

波克夏偏愛現金流充裕個股

幾個重點:

新增的方向是信用卡業務公司,該公司在4月底因財報有太多不良貸款、獲利未如預期而股價急跌,或許巴菲特認為已經打呆過了但股價被低估;另一間則是能製造現金流的不動產管理業務公司,增持的幾家公司似乎共同點也都跟能產生充沛現金流有關。

減持的部分,WFC應該是受到之前假帳醜聞的影響,而減碼DAL、AAL跟UAL應該也是受到之前聯合航空打人事件的影響,對於其企業文化及業務管理投下的不信任票。

接著我們來看索羅斯的持股現況變化:

一、總部位56億美元左右,比上季增加了6億美元左右。

二、新增QQQ賣權10億美元,Amazon、阿里巴巴的ADS、Altaba;清空Tesla、GS、輝瑞及石油股ConocoPhillips的持倉。

三、增持SPDR標普500指數ETF買權,還有一些消費股,包括卡夫亨氏、家樂氏及辦公用品連鎖店Staples,減持iShare羅素2000中小型指數ETF賣權,減持了24%。

索羅斯持續看壞美股

索羅斯從川普上台後就不看好美國,不過從川普上台美股就一路上揚,他的選擇權空單也就一直被軋,所以他也做了一些調整,減碼選擇權空單,買進一些多單做一個多空對沖組合。

不過,索羅斯主要依舊看壞,共累積持有PowerShares QQQ Trust、SPDR標普500指數ETF和iShare羅素2000中小型指數ETF的選擇權空單。合計近18億美元,佔了他持有部位的30%,只要他買的是長天期的選擇權,撐的時間夠久,遲早會遇到下跌的行情。另外,對於科技股他則是進進出出。

股票投資通常不是索羅斯的主力,他過去擅長的主戰場都是外匯市場或是從外匯市場所延伸的,例如脫歐後的德意志銀行一役。他對政經變化有一定的見解,對近期的美國市場如此看空,想必也有他的道理,但對於一般人來說,比較難複製他這樣長天期的持倉部位及選擇權組合策略,只能先在投資部位預留些調整的空間就是了。

簡單評論,提供給各位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