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為提振受疫情重創的經濟,各國政府爭相增加開支,也讓全球政府債務規模創下二戰以來最高紀錄,並超越全球年度經濟產值。

 儘管根據最新經濟思維顯示,政府大舉借債,有助刺激全球經濟成長,不過經濟學家警告,一旦該理論證實有誤,債務高築的各國政府最後只能藉由升息、調高稅率或甚至是倒債方式來解決。

 一方面全球政府正面臨鉅額債務,但另一方面市場並不引以為憂,這兩種情況並存是前所未有。例如美國預算赤字將連續第二年達到3兆美元。雖然如此,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卻僅在1.33%低點。

 日本央行債務也將超過1,000兆日圓,約等於10兆美元。即使公共債務總額已是國內生產毛額(GDP)的250%,日本政府每年支付的利息,卻不超過1980年代中期,當時公共債務約為GDP的三分之二。即使是部分開發中國家,像是印度,也不斷提高政府借債金額,但市場卻不因此而感到擔憂。

 過去曾在S&P Global信貸評級機構擔任首席經濟學家、目前是哈佛甘迺迪學院資深研究員的席爾德(Paul Sheard)認為,世界正在改變,知識框架也不斷演化,讓債務已成為微不足道的問題。

 新的經濟思維鼓勵政府大舉借貸,並表示過去秉持謹慎財政政策的觀念已無法適用於現代。該思維認為全球化、人口老化與中國崛起,已創造出儲蓄充沛的世界。

 這些儲蓄有一部分用來買進已開發國家發行的公債,以在不確定性環境中進行避險,在該情況下投資者並不在意回報率有多低。

 不過前英國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成員的顧哈特(Charles Goodhart)警告,該情況不會持續永久,隨著各國老年人口花掉更多儲蓄,人口結構翻轉恐將帶動通膨捲土重來。假若演變至此,已開發國家勢必要藉由升息來對抗通膨。此外,為減輕債務負擔,他們還將被迫作出更痛苦選擇,就是增加稅收和削減開支。(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蕭麗君/ 綜合外電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