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東元(1504)經營權之爭愈演愈烈,針對菱光董事長黃育仁指控,東元董事長邱純枝9日至台北地檢署按鈴申告,提出加重誹謗告訴。她指出,她只是東元持股0.1%的股東和經理人,也僅擔任東元及東元相關公司職務,黃家家族公司運作「一概沒參與」。至於公開收購論受益者也是黃家,家族企業好好經營、接班人也是黃育仁,怎會說她是受益者。

 邱純枝表示,她是為東元工作、不是為黃家工作,黃育仁是大企業第二代、同時也二家上市公司的負責人,怎會有如此言行?他的相關言行已逾越紅線,也是職場霸凌,超過了令人容忍的極限,令人氣憤、不齒,她的母親非常氣憤,先生和小孩也都支持她提告。

 為何黃育仁採取激烈手段?邱純枝認為,他的「窮寇之舉」為了贏取社會的同情,她指出,過去共事的經驗一向公事公辦,不曾看過他現在完全脫序的言行,以往在公事上雖然沒有看到他的投入,但在言語上則是謙謙君子,最近幾次看到他真實面目,是過去二十年不曾見過,或許是自我掩飾得很好、或許是因為爭大位的慾望,才累積如此對她的恨意。

 對於她和黃家、黃林和惠的關係,邱純枝說,除了阿嬤百歲壽宴、黃茂雄幾次壽宴外,從沒參加過黃家家族聚會,也僅有早年在擔任財務處長時、和總經理因討論公事去過黃茂雄陽明山的居所一次。她所認識的黃林和惠,常常默默哼著歌,是自娛娛人的人,過去二十多年來很少對話、沒有私交,只有幾次和父母在樂雅樂用餐遇到,黃林和惠向她的父母親肯定她對公司的付出。

 邱純枝對黃育仁提出誹謗告訴,發表的聲明指出,她從小就不羨慕他人財富,也沒有覬覦不義之財的念頭,就算窮也窮得清清白白,黃育仁以打壓、誣衊她的方式爭取東元董事長之位,其行徑已難以擔任董事長職務,希望檢察官儘速起訴,司法能還個人清白。(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郭及天/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