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美國經濟前景亮眼,促使資金從新興市場撤出並轉向美元資產,令部份新興市場不斷承受資金流失壓力。

 巴西10年期公債殖利率,從去年底的6.96%開始走高,周三已大漲至9.65%。創去年3月來新高。俄羅斯和墨西哥等同年期債息近期也創一年新高。債息上升代表債價下跌,顯示資金不斷從這些新興國家債市流出。

 國際金融協會(IIF)資料顯示2月和3月,投資人每月從新興債市撤走約30億美元,是去年春季爆發新冠疫情以來最大淨流出金額。當中南非、印度和印尼等債市賣壓最重。同期間新興股市共流失6.7億美元。

 資金不斷流向美國,令部份經濟疲弱的發展中國家被迫升息來留住資金。巴西央行上月17日一口氣升息3碼,將基準利率上調至2.75%。

 駿利亨德森(Janus Henderson)多元資產團隊主管歐康納(Paul O'Connor)指全球流動性循環開始轉向,將不利新興市場固定收益資產走勢。他已減持新興股市部位,新興債市評等列中立。

 目前發展中國家面對最重大挑戰之一,是計算通膨因素後的美國實質利率上升,以此計算美國10年債息去年底為負1.089%,今年3月中上升至負0.573%,改善美債報酬率。

 歐康納指去年新冠疫情重創美國經濟使實質利率大跌,讓新興市場等風險性資產價格上漲。利率回升後增加新興債市額外風險,令人重新思考是否值得持有而令市場走勢逆轉。

 發展中國家另一挑戰是美元轉強。衡量美元兌歐元與英鎊等六大貨幣匯率整體表現的美元指數周三收92.46點,今年來累計上漲近3%。但像巴西幣兌美元今年來貶值8%。

 強勢美元讓發展中國家貨幣貶值,增加償還外債負擔,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價格相對變低,不利依賴商品出口國經濟和增加通膨壓力。

 Pictet資產管理多元資產基金經理拉吉(Shaniel Ramjee)說,這惡性循環讓他近期減持中國與巴西股票後轉買美股。(新聞來源:工商時報─鍾志恆/綜合外電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