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牛年投資環境仍充滿不確定,但仍有不少機會。施羅德投資固定收益產品投資總監Sriram Reddy認為,不確定環境下,債信市場提供深具吸引力收益機會。

 新冠疫情爆發後,各國政府的財政刺激政策史無前例,使得全球的負債已經來到史上最高的258兆美元,是全球GDP的2.8倍。Sriram Reddy表示,各國大撒幣之下帶來三大影響:

 第一,通膨可能是中期風險。流動性措施造成資金氾濫,以及過去受科技創新、貿易熱絡等導致的通縮中斷,可能因此使得通膨再起,而各國央行甚至無懼超越通膨目標。

 第二,不計價格的購債讓利差持續下滑。不管是聯準會還是歐洲央行都大量購買企業債,進一步壓縮了利差。

 第三,被動投資較為困難。負殖利率的債券幾乎沒有上漲空間,評價也不受青睞,固定收益的報酬率低於歷史水準。

 「因此,這一個強調個別債券個別表現的年代」Sriram Reddy說,目前全球只有不到4%的債券擁有4%以上的收益率,信用資產仍能提供極佳的收益機會,但需要精挑細選選債。

 根據施羅德全球債信時鐘分析,在投資級債方面偏好歐洲,歐洲高收債也有價格誘因,美高收債則宜逢低承接。此外,Sriram Reddy亦看好新興債,尤其是亞洲,因其對新冠疫情有較佳控制、經濟成長可望回穩,因此預期其違約率較成熟市場來得低。

 世界瞬息萬變,唯有主動管理才能達到投資效率,保持彈性則能利用市場錯置找到投資機會,而敏捷、靈活挑選債信的投資人,才能勝出。(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孫彬訓/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