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任珮云台北報導】施羅德投信定調2021年全球債市投資前景看好,各國分歧的財政政策將為主動選債帶來投資機會;宏利投信認為:相較於已開發市場債券,亞洲債券更受投資者青睞。而在債券種類中,投信業者認為綠色債券&ESG債券又相對受到青睞。簡而言之,2021債市有4大主軸,主動選債、亞洲債券、綠色債券、ESG債券。

施羅德投資固定收益策略師James Bilson指出,財政政策正受到政治因素的驅動,相反的,貨幣政策受到官僚性質所影響。這將導致經濟出現更大的差異,使各國走上不同道路,並出現投資機會。儘管各國將會在財政政策的中期計畫上做出不同的決定,但預期成熟市場在2021年仍將保持足夠的財政支持,使經濟復甦獲得動力。在成熟經濟體中,綠色投資的就業機會似乎多於傳統投資。例如,勞動密集度(扣除傳統產業的工作損失後)估計為:每投資100萬美元於綠色電力就有8個工作職缺,在高效的新建築物(如學校和醫院)則有2-13個工作職缺,透過高效農業幫浦和回收利用的綠色水,以及衛生設施可創造6-14個工作職缺。

宏利投資管理亞洲區(日本除外)定息產品部副首席投資總監Murray Collis表示:相較於已開發市場債券,亞洲債券更受投資者青睞。例如,中國債券將在2021年透過獲納入指數繼續吸引外資流入,加上印尼及南韓10年期主權債券的交易價格遠高於美國國庫債券。

Murray Collis分析,信貸方面,美元亞洲企業債平均具備投資級別評級,而其亦相比美國信貸市場存在殖利率溢價及在2020年的跌幅較低,我們認為亞洲債券可吸引全球投資者。隨著氣候變化、人口結構及企業治理成為投資者最為關注的主題,亦發現可持續亞洲債券存在具吸引力的投資機會。此外,數據指出相對於傳統債券,永續投資能夠實現同等水準甚至更好的報酬率。例如,摩根大通ESG亞洲信用指數及摩根大通亞洲信用指數的累計表現均為43%,但前者的碳排放密集度(每百萬美元收入相等於196.2噸二氧化碳排放當量)不及後者(每百萬美元收入為419.5噸二氧化碳排放當量)的一半。因此,我們認為亞洲固定收益投資組合不僅應考慮ESG風險,同時亦應主動把握ESG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