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柳繼剛綜合外電報導】庚子鼠年適逢公元2020年,全球過得實在太不安寧,因為一整年都遭受新冠肺炎的侵害。再加上中美間,雙方因利益紛爭所引發的新冷戰,以及全球經濟衰退等諸多大事件所影響。為了迎接2021更好的辛丑金牛年到來,主要報導亞太區政經事件的外交家(The Diplomat),也刊載中國大陸,日本以及印度三位領導人在這嶄新的一年,各會遇到的不同挑戰。

印度:印度總理莫迪曾大外宣說不假它人之手要靠自己,最近也以具體行動來證明,為新德里這個耗資35億美元新建的國會大廈奠基。打算給自己在歷史地位上留些什麼的莫迪,這項行為也被外界批評是狂人所為。富麗堂皇的印度新國會大樓,預計將在2022年8月,就在印度歡度第75年獨立國慶時完工。

莫迪政府現正傾全力,對抗亞洲地區最嚴重的印度新冠疫情。2020年12月時,印度染疫人數也正式突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千萬大關,累計疫歿者也逼近15萬人,僅次於巴西與美國並高居全球第三。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調查報告,已有約四億印度人因疫情陷入雪上加霜生活困境,這也直接挑戰莫迪提出的雄心大志經濟目標。但反常的是,本土和外資合力大買下,印度股市在2020年創下歷史新高外,景氣也現復甦跡象。在2020年第二季,經濟史無前例地掉到負成長23.9%後,所幸第三季收斂至負7.5%,第四季應該還是會有好消息傳出。

亞洲開發銀行(ADB)預估,印度這個亞洲第三大經濟體的2020年經濟成長,還是會出現負的8%,但到今年2021年,景氣將會反彈。但是,凱投巨集觀卻謹慎表示,若2021年底前新冠疫情沒有根除,印度的經濟成長還是會是負的7%。

除了疫情外,莫迪還面臨其它挑戰,包括農民對已規劃更貼近市場導向的改革,極度不滿意,以及國庫財政缺口窟窿愈來愈大,也影響到計畫要給地方政府的商品服務稅(Goods and Service Tax, GST)納稅款項,還有停滯不前的國企私有化項目。

2021年從4月開始的邦選舉,屆時就是莫迪總理的人氣大考驗。還有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勢必會有特別的關注,鑑於該邦現任領導者瑪瑪塔班納吉 (Mamata Banerjee)可能會領導反印度人民黨(anti-BJP),也就是反對現有的執政黨,出現在2024印度大選中。

外交上,印度加入包括美國,日本和澳洲在內的新興聯盟四方會談(QUAD),以及中印邊境時不時的衝突來看,顯然印度是站在親西方陣營這一邊的。但是,印度在2021年時,計畫引進俄羅斯導彈防禦系統,也讓美國質疑印度的忠誠度。

接下來在這新的一年,莫迪仍然有時間,在2024大選之年前讓改革重回正軌,印度是否可以戰勝新冠疫情,也是很重要的政治資產。在國內外還有諸多問題需要快刀斬亂麻之際,已屆七十高齡的莫迪,已經沒什麼時間規劃自己以後的政治遺產了。

2021年,亞太地區會從新冠疫情與中美貿易大戰中重振旗鼓嗎?在中國大陸與印度有望擔當景氣復甦領頭羊,當世界看好後疫情時代會有更好的未來,以及美國新任總統就任在即,亞洲地區,已被世界寄以厚望。

印度結論:正奠立政治基石的莫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