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任珮云台北報導】過去10年來,美國經濟成長優於其它開發國家,加上美國科技公司帶動公司利潤成長,當歐洲、日本維持低利率時美國提高利率,帶動美元持續走高。據統計,2014年7月到2020年4月,美元升值了27%,然2020年初突發的新冠病毒改變了美元格局,美國將利率降到零利率,5月開始美元開始貶值。大姆哥投顧統計,美元今年以來下跌了6.7%,然隨著明年全球經濟景氣回溫,預期明年美元仍將持續今年貶值趨勢。

Goldman Sachs證券認為,美元高估值(今年3-4月間美元被高估20%,即使目前仍被高估10%)加上無利差優勢,預期未來12個月美元將下滑6%,到2024年將下滑15%。HSBC認為美元下滑為週期性下滑,非結構性下滑,在財政和貨幣寬鬆下,預期美元弱勢將維持一段較長時間。

至於歐元,2021年歐洲經濟回復力道較美國弱,但預期美元走軟,加上過去市場Underweight(低配)歐元資產,預期市場會增持歐元資產,同時歐洲復興基金啟動也將持續帶動歐元上漲。惟歐洲央行景氣刺激擴大資產負債表力道比美國激進,預期歐元上漲幅度將會小於其他G10國家。

澳幣和全球貿易,特別是和大宗商品價格連動性相關,今年下半年受到大宗商品價格走高影響,澳幣收復上半年下滑失土,全年上漲了8.4%,如果計算從今年低點到12月28日,澳幣反彈了近23%。高盛證認為2021年澳幣受惠全球貿易復甦加上大宗商品如銅、石油預期上揚,將會帶動澳幣走高,匯豐證也認為即使澳幣今年上漲,仍無高估值之虞。

人民幣方面,隨著美國總統拜登當選,中美貿易爭端最壞時期已過,加上中國高利率帶動全球資金流入中國債券市場,高盛證認為人民幣未來12個月可以看到1美元兌6.3人民幣。匯豐證則認為2021年人民幣走勢將會是雙向波動,而不是如2020年底單向波動,主要是中國經濟先行復甦,隨著全球疫苗接種,中國先行優勢減緩,加上人民幣自由化,對外投資增加,人民幣流出,預期2021年底人民幣匯率和2020年底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