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各國從今年以來無不降息救市,全球已進入低利率時代,美元持續呈現弱勢。法人表示,由於近期疫情又持續上升,各投行維持對於未來美國基準利率、美元的走勢看法,就固定收益市場而言,美國公債及各國美元債較不具高吸引力,反觀新興市場當地貨幣計價債券則有上漲潛力。

 路博邁指出,近期維持對新興市場債的加碼觀點,主要是因預期美元或將在未來12~18個月轉弱,新興市場債券可望受惠於美元弱勢。

 野村投信表示,當白宮和參議院分別受民主黨和共和黨掌控時,推出超過1兆美元的大規模財政刺激的機會極低,由於缺少財政刺激,先前市場對十年美債殖利率將快速上漲超過1%的擔憂消退。隨著預期中美關係不再惡化下,人民幣未來極可能走強,加上大陸經濟復甦,意味著大多數的新興市場貨幣兌美元將處於穩定甚至走強,因此,對新興市場債券有正面影響。

 針對新興市場債券後市,大拇哥投顧表示,各國持續的財政擴張讓政府債務攀升,而在新興國家中尤其以巴西最為嚴重,俄羅斯則相對較為健康。

 HSBC認為,在未來新興國家繼續降息帶動債券正報酬的機率不高,如巴西央行,在10月底會議中便宣布維持基準利率在2%,並且表示目前該政府貨幣政策可用在刺激景氣的空間很小,其他新興國家的央行也普遍在多次降息過後,表示暫時觀望的態度。

 大拇哥投顧表示,決定新興市場債券表現其中關鍵因素是外匯表現,尤其對新興市場當地貨幣計價的債券則較有上漲的潛力。透過統計分析各國貨幣對疫苗發展及經濟發展的敏感度,發現巴西里爾在樂觀情境下表現空間最大,這主要因為巴西里爾已跌回疫情前的水準,短線來說可能有反彈機會,但並不代表長線巴西債券亦具吸引力,主因巴西政府財政健康度在眾多新興市場中是表現最差的,就長線來看,巴西在基本面的表現還是可以注意。(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黃惠聆/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