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歷經八年長跑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終於在15日簽署。RCEP誕生具有多重深遠意義,除了重塑全球經貿格局,也撼動各國產業供應鏈及企業布局,並推升成員國之間的政經關係。

 從地緣政治來看,被視為主導RCEP的中國當是最大受益者,其接收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後在此區域留下的權力真空,增添挑戰美國全球霸權的實力。

 RCEP成員國的GDP占全球32%,貿易額占29%,成為國際最具影響力的FTA。其中中國GDP占RCEP約55%,無疑會在RCEP扮演主導角色。

 從中國與RCEP成員國互動看,中國與東協10國的關係最受矚目。2000年,中國與東協貿易額僅占其對外貿易8.3%,但2001年中國加入WTO及2010年中國-東協自貿區生效啟動後,強化雙方經貿互補關係,這階段不但中國經濟快速起飛,東協的產品不斷出口供應中國工業與民生,區內各國經濟得到明顯改善。

 此外,中國在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戰略,因東南亞為「海上絲路」要衝,成為中國加強投資與貿易的重點區域,更進一步提升雙邊的關係。2020年前三季,東協已超越歐盟、美國,首次成為中國最大貿易夥伴。RCEP成立後,在關稅減讓、手續減化及中國鼓勵擴大進口以調整產經結構下,雙方關係將更上層樓。

 RCEP另一重要觀察指標是中日韓經貿關係。早在2002年中日韓三國領導人就決定推動中日韓自貿區,但因二戰歷史和主權等問題使三國關係跌宕,談判進展緩慢,至今仍因日韓半導體出口問題卡關。不過在RCEP簽署後,由於中日韓三國均為成員,或可藉由RCEP框架推進中日韓自貿區,一旦該自貿區建立,以這三國的經濟實力看,亦是不容小覷的FTA。

 再從中國與紐澳關係看,美國總統川普執政四年採取與中國對立戰略,紐澳做為「五眼聯盟」成員,選擇站在美國這邊,與中國關係急轉直下,尤其過去與中國經貿緊密的澳洲,經濟受到很大衝擊。在紐澳加入RCEP之後,由於又值美國可能政黨輪替,或能開啟中國與紐澳改善經貿關係的一扇大門。

 然而,RCEP看似形勢大好,但也激起其他國家警惕,譬如日本聯合澳洲、印度推動供應鏈韌性倡議(SCRI),希望降低對紅色供應鏈與中國市場的依賴。RCEP的誕生,同時也預告了區域經濟體間的結盟對抗正拉開序幕。(新聞來源:工商時報─李書良/綜合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