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編譯柯婉琇綜合外電報導】高盛首席亞太經濟學家Andrew Tilton表示,分裂的美國政府意味著任何進一步的財政激勵措施,規模可能「不那麼大」,這將使亞洲的利率明顯高於美國,尤其是中國與印度,亞洲債券市場仍將吸引投資人進場,而進一步流入該地區的資本將提振亞洲貨幣。

 美國大選結果可能產生一個分裂的政府,雖然計票工作尚未結束,但美國主流媒體已經預測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將入主白宮,民主黨雖將保住眾議院多數席次,但從共和黨手中奪下參議院控制權的機率不大。

 該高盛首席經濟學家表示,華府的分裂,意味著這個全球最大經濟體任何推出的新一輪財政激勵方案,規模可能「不那麼大」。這也意味著美國的經濟增長將不那麼高,而美國的利率也不會升那麼多。

 Tilton表示,新冠肺炎疫苖的發展,明年仍可能為美國經濟增長與利率帶來提振,但亞洲的利率,尤其是中國與印度等地,將明顯高於美國。

 他表示,亞洲債券市場仍將吸引投資人,投資人一直不斷將資金投入中國債券市場,每月流入資本最高達到200億美元。這些資本流入將支持該地區貨幣兌美元升值,因此「我們對明年可能由人民幣領軍的亞洲貨幣升值前景感到非常樂觀。」

 此外,亞洲經濟體也可能受惠於拜登的外交與貿易政策。他認為拜登政府對亞洲而言,意味著不確定性與意外減少,將有利於亞洲的出口與貨幣。他並預期貿易關稅可能不再進一步升級,「過去幾年來關稅不斷升高,但這個情況可能會結束,關稅未必會大幅調降,但進一步提高的風險可能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