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自川普(Donald Trump)8月簽署禁令以來,TikTok(抖音海外版)似乎有效對沖了風險,依然保住經營權,也沒剝離任何資產,甚至還有餘裕提交訴願,促請政府就其與甲骨文(Oracle)技術合作協議迅速回應,但《金融時報》中文網分析,TikTok至少還面臨5大挑戰,而且最危險敵手不在美國,而是遠在印度的同業。

依據川普8月簽署行政命令,TikTok必須在9月20日全面下架,11月12日剝盡在美資產,前者被哥倫比亞特區法院擋下,後者由於並無規定後續處分,川普又因忙於大選無暇顧及,儘管在TikTok訴願後,美國財政部回應仍在專注審查其涉及國家安全疑慮部分,但弦外之音似乎很清晰,此案屬於不急迫的暫時擱置事項。TikTok自被川普盯上,已經加強審核平台內容,極力在美國朝野兩黨、中美摩擦中保持中立,乍看在美存續政治風險已煙消雲散。

《金融時報》指出,政府司法部門、《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IRRMA)、中美貿易戰風險未息、美國政策連貫性都是TikTok挑戰,印度山寨版抖音ShareChat由於功能升級和美國印太戰略提高印度地位更是大威脅。

理論上美國政府仍能強制執行剝奪TikTok在美所有資產,因為該部分並未被法院阻止,而川普在牆倒眾人推的情況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卻展現高度政治忠誠度,要求各州檢察單位可以調查選舉是否發生舞弊,該動作通常是大選結果初步出爐後象徵性檢查,但巴爾要檢察系統動起來並不單純,還導致該部負責選舉犯罪相關業務的官員憤而辭職。由此看來,美國政府司法部門不是不能打TikTok,只是現在還沒空打。

FIRRMA堪稱主張美國應對外資審查的立法巔峰,其範圍中對於關鍵技術、美國公民個人可識別資料等的國家安全風險,可以適用於TikTok,儘管這2點都已經被哥倫比亞特區法院認定證據不足,但長遠來說對TikTok這種完全基於龐大用戶和數據運算的企業仍然不利,而且這部分之所以能打贏法律戰,很大程度要歸功於川普政府只想靠行政命令強渡關山而未認真蒐證。

拜登上台被預期會讓中美貿易戰緩和,但事實上更多專家都認為他和川普最大區別,在於會更謹慎使用關稅戰這項手段,還有從美國單獨壓迫中國變為聯合盟國圍堵中國,因此中美持續在貿易、科技過招可以預期,而且拜登已經不只一次表達對TikTok能獲取大量年輕世代個人資料的憂慮,新政府依然可以緊扣「安全」主題隨時介入經營或弱化TikTok優勢。

此外,對於技術型威脅的判斷,美國政務官非常仰賴常務官等官僚系統的判斷來做決定,這使得其政策經常有持續性,在川普出現之前,共和黨、民主黨也都是中間偏右或偏左路線,重大而斷然的調整在小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時代後並不常見,特別對中國崛起的危機感、相對剝奪感是目前少數朝野共識。

同業的威脅也是TikTok在美國存續最大挑戰之一,只不過有威脅同業在印度。印度是少數、也是最早響應美國TikTok禁令國家之一,川普突出印度在美國印太戰略地位、中印邊境衝突都讓其反中民族主義情緒高漲。禁用TikTok後該國迅速升即ShareChat,ShareChat也緊跟TikTok跨國融資發展路線,而借刀殺人、迂迴出手在之前2任民主黨總統柯林頓(Bill Collinton)、歐巴馬(Barack Obama)任內是常見的外交手法。(新聞來源:中時新聞網 王毓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