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美垃圾債殖利率創歷史新低,雖然高收債殖利率下降,不再「高收益」,法人認為,高收債收益率仍具吸引力。

 雖然高收債信用利差於第三季,且近期持續收斂,目前美高收利差水準約為437個基本點,但仍高於疫情前的低點水準,如2020年元月20日低點338點及2018年的316低點。路博邁認為在經濟基本面支撐、低利率環境、整體高收債信用評等品質改善、違約率走低等利多支撐下,高收債利差仍有收斂空間。

 路博邁表示,全球高收債券評價面仍具投資優勢,信用利差仍有進一步收斂空間。預期高收債的違約率雖然可能會較當前水準進一步攀升,但攀升的速度將持續減緩。此外,全球央行維持低利率,並透過購買企業債、貸款等計畫提供流動性支撐,加上尋求收益的投資主軸持續發酵,資金料將持續流入信用債市,均有利於支持全高收後市表現。

 安聯收益成長基金產品經理胡韡耀則指出,企業債2021年發債量可望比2020年更低,高收債大約減少兩成,投資級債則是減少三成左右,預期在供給減少的情況下,對價格有支撐效果,有助支撐相關債券表現。

 野村企業研究與資產管理公司執行董事杜邁可(Michael Dugan)表示,疫苗研發出現突破性的進展,對美國經濟及高收益資產都是非常正面的消息;雖然短期經濟復甦仍可能受到疫情的干擾,但在疫苗的支持下,2021年上半年就有機會看到經濟出現強勁增長。在美國總統大選與新冠病毒疫情兩大不確定性逐漸消除後,無論從市場氣氛的角度或者企業營運的角度來看,都有利美國高收債資產表現。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則認為,高收益公司債市目前殖利率雖然較其他債券券種高一些,但利差與歷史平均水準相比,並不算便宜,尤其全球疫情衝擊企業獲利,隱含的違約風險也高,建議投資人債券配置宜分散為宜,納入高評級債券券種,或與其他債券相關性較低的如伊斯蘭債券,平衡整個投資組合的風險。因此,高收債宜做投資組合的分散配置。

 對於高收益債未來投資策略,路博邁指出,在持續關注疫情發展與經濟復甦前景的同時,路博邁依然看到大量的相對價值投資機會。無論是身陷挑戰的產業、發債企業、甚至是違約前景,未來的能見度都已顯著改善。(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黃惠聆/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