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記者任珮云台北報導】高達345億美元全球史上最大IPO螞蟻金服,遭上海交易所、香港交易所同日發出暫緩上市決定。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陳(沖)發表最新觀點,認為螞蟻金服未能上市,應非一朝一夕之事。以往互聯網業者一向將螞蟻金服等定位為FinTech,是互聯網金融平台,透過類如支付寶的花唄借唄信貸業務(目前已超過2兆人民幣),掌握龐大數據,涉及廣大群眾權益,但尚未納入金融監理。Fintech與金融業者中間,仍有一條fine line,金融監理機關必須重新審視金融法規,用數位時代的眼光,檢討社會未來的需要。

螞蟻金服IPO事件,外界初步反應,多認為此事與馬雲10月24日應邀在外灘金融峰會的演講言辭犀利有關,當時馬雲喊出「好的方式不怕監管,但怕用昨天的方式去管」。聽來有點像本基金會近年主張「數位時代,不要用石器時代的法規」的論調。馬雲或許是急於為螞蟻金服的生存及未來的發展舖路喊話,以致衝撞同一天王岐山「金融創新要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的論調。但如觀察十月底中國國務院金融發展委員會的結論,以及十一月1日及2日連續公開徵求意見的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辦法、網路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加上11月2日四大金融監理機關的約談,層層相扣,顯示這應該不是即興之作,甚至可能是亡羊補牢的策略。

陳(沖)表示,2014年4月兩岸三地的媒體,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合辦「三經論壇」,我應邀作開幕致詞,會後承熱心友人安排,與金融界舊識晤談,其中有人民銀行高層,我提到近年互聯網支付業者在大陸蓬勃發展,且均由人民銀行發照,該項業務金額龐大,如無妥善法規,日久必將尾大不掉云云。這位老友聞言,臉色不甚自然,只說「注意到了」,即顧左右而言他。事後,我由人行換照速度的蝸步,以及支付業者數量的劇減來看,他所謂注意,倒不是虛應故事。單純提供支付服務是一回事,利用帳上餘額進行投資、借貸又是另一回事。單純支付寶都已經是頭痛問題,如再加上螞蟻金服的大張旗鼓,自然更引人側目。

陳(沖)指出,2015年以後,我早年所說「處理金融問題,台灣是先緊後鬆,大陸是先鬆後緊」,開始逐步應驗。大陸的支付業者,開始感受壓力,網聯平台,就是大陸所設第三方支付機構統一清算平台,2017年3月開始試營運,2018年6月30日起正式「收編」所有網路金融,進行更大的管控。目的就是要支付寶、微信等支付機構受理涉及銀行帳戶的網路支付,都必須透過「網聯支付平台」處理,等於將支付寶、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業者手中的大數據資料,繳交中央統一控管,也終結了大陸金融大數據業者的壟斷。

陳(沖)點出,美國大選尚未完全落幕,螞蟻事件也是後市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