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報-台北電】新冠肺炎爆發後,全球主要國家紛紛祭出財政及貨幣寬鬆政策救市,並在控制疫情與開放經濟活動間竭力取得平衡,景氣也逐漸走出谷底,回歸基本面表現,但疫苗研發不確定性、中美貿易衝突、地緣政治風險等,反應在存基金布局上,不少資金均移轉至黃金基金避險。

 群益新興金鑽基金經理人陳建彰表示,今年金融市場因疫情等不確定性波動加劇,黃金的避險性資產需求上升,刺激今年以來黃金現貨價格上漲至歷史新高。但近期隨美國經濟好轉、美元轉強,短線金價表現承壓,待美國總統大選抵定後,若爭議性散去,也將不利金價續衝高。

 黃金一向具投資避險需求,金價上漲主要即來自市場對印鈔與通膨的疑慮。陳建彰指出,目前來看這兩項因素都淡去,加上近年來股市表現相對強勢,資金將偏向轉出,流入風險性資產,建議穩健型布局,對於黃金留意勿搶短、勿過度積極追高或重押。

 安本標準投信分析,今年來黃金漲勢明顯,主要因通膨增速趨下降,甚至有通縮的危機,央行大量印鈔票因應,主要是對經濟景氣低迷,企業與個人的收入不足以支撐債務,甚至出現倒債危機,這波黃金多頭的起因就是解決倒債危機的處理方式所醞釀推高,預期仍將持續一段時間。

 待通貨膨脹回歸健康時,黃金將開始反轉下滑,因為屆時個人和企業的消費及投資意願提升,央行政策也將告別零利率。安本標準投信認為,可說黃金多頭只有通膨及景氣好轉才能終束。

 富蘭克林強調,金融市場近期受疫情前景不明,加上美國總統大選效應,股場頻頻回檔修正,面對有效疫苗及解藥研發的不確定,後續仍有修正壓力,建議借由穩健的公用事業、黃金基金提高防禦性,更能獲二大產業各自擁有股利題材與避險功能,穩步走過疫情。(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呂清郎/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