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琮淵/台北報導】

 疫情中斷跨國移動,牽動思鄉之情,宏達電原執行長Yves Maitre

閃辭,不少外籍經理人,如在台的進口車廠高層「非德即歐」,則是

有家歸不得,除回原廠開會順便回家的機會沒了,暑假也泡湯,能否

回去跨年還是未知數,直呼好想回家看看。

 新冠疫情導致國境封鎖,過去經常商務旅行的「空中飛人」,如今

只能靠視訊,然而對外派來台、老家在國外的外籍經理人,雖不至於

像Yves Maitre得在家庭與工作中擇一,但正在苦熬度日的恐怕不少

 以進口車廠為例,台灣賓士、奧迪福斯兩大陣營,高層有許多德國

人,像是台灣福斯集團總裁Matthias Schepers是德日混血,但老家

在德國,去年跨完年回到台灣,因疫情關係已經捱了大半年,暑假「

難得」回不了家。

 對於這些外籍高層來說,機票價格不是問題,考量的是國外疫情嚴

重,確實有風險,加上各國的隔離政策,就算回家不用隔離,重回台

灣也要先隔離14天,有些還要加自主隔離7天,等於整整3周什麼事都

不能做,成本實在太高。

 即便不遠的日本,也同樣如此。台灣本田汽車新任社長豐田誠來台

灣履新前,是在秘魯本田,因秘魯鎖國,他被迫多待1個月,好不容

易搭上撤僑班機回到日本,一回日本,就先被隔離14天,隔離完才能

來台上任。沒想到來到台灣,要先在防疫旅館住滿14天後,再自主管

理1周,才能進入台灣本田辦公室上班,光就任就花了2個月,讓他直

呼「隔離到怕了」,由於剛到台灣,需要多點時間熟悉台灣業務,目

前已有久居心理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