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選進■(ㄏㄨㄟˋ)豐中華投信董事長/】

 據統計,2019年綠色債券的發行量較2018年顯著上升;在2019年,

企業、政府和金融機構共發行了479檔的綠色債券,遠高於2018年的

382檔。但現在,隨著全球經濟因新冠肺炎疫情面臨衰退的威脅,投

資者對於環境的關心、或是對於綠色債券的興趣會不會大幅降低呢?

我們認為答案是否定的,其原因有很多。

 新冠肺炎引發許多深刻的思考,例如社會正義、政治權力以及人們

想要的生活型態。各國政府採取各種抗疫措施的實際成本尚未確定,

但可以肯定的是,決策者投入大型環境項目的金額將低於原先的規劃

。因此,需要綠色債券來為這些環境項目籌集資金,並以永續性的方

式進行。從環境和實際的角度來看,這都是可行的。

 在疫情危機期間,綠色債券的交易量與市場趨勢保持一致;事實上

,綠色債券基金管理的資產往往比大多數基金的表現來得更好。這是

多種因素造成的,但我們認為,主要是因為發行綠色債券的企業對於

眼前的嚴峻環境、監管和社會挑戰來得更加警惕。因此,我們認為綠

色債券的發展是較為穩定的。

 儘管我們看到2020年綠色債券的發行量與2019年相比略有下降,但

是社會債券的發行量大幅上升,部分原因在於許多發行機構選擇發行

社會債券,以幫助受到新冠肺炎衝擊的對象。例如,今年的3月26日

,非洲開發銀行發行了30億美元的社會債券,這檔為期3年的社會債

券發行利率僅為0.75%,目的便在於減少新冠肺炎對非洲經濟和生計

的影響。

 我們認為,基於新冠肺炎的性質,加上疫情讓一些本已嚴峻的社會

問題雪上加霜,以及新冠肺炎危機可能是由環境惡化所造成的,這意

味著對環境和社會問題的關注將會增加,而不是減少。

 基於環境方面的因素,我們更偏好新興市場的綠色債券,而不是已

開發市場的綠色債券;這是考量發展中國家的環境項目與已開發國家

相比,帶來的積極影響可能大得多。例如,在南非建立一座可再生能

源工廠,所產生的可再生能源很可能會取代燃煤發電,這比在法國安

裝可再生能源工廠所減少的碳排放量來得多,因為法國已經是一個擁

有乾淨電網的國家。然而,這並不意味著我們應該完全停止購買乾淨

電網國家發行的綠色債券。

 此外,投資者很有機會從綠色債券帶來的風險緩解中受益。我們認

為,新興市場尤其如此,因為新興市場的信用、監管和市場風險較高

,提供較多機會為企業面臨的ESG風險進行分析,進一步有效地降低

風險。

 期望獲得最大環境收益的投資者,應了解減碳在世界範圍內的影響

力,並選擇將資金投放在對環境最具有正面助益的公司和專案項目。

我們預計在歐洲實施的減碳發電將影響至全球。同時,減碳可能會以

行業為基礎拓展至各個經濟體,一個國家的減碳發展組合能夠幫助運

輸、建築,甚至烹飪和供暖設備降低碳排放,換言之,這將讓汽車、

公車和摩托車使用電力而不是石油,並依靠電力而非天然氣進行供暖

和煮食。

 隨著世界進入新冠肺炎成為「新常態」的階段,我們越來越多地聽

到,復甦與重建必需是綠色且更具韌性的。我們期望越來越多的發行

機構能夠提供綠色和社會債券,為重要的環境和社會復原措施提供資

金。而影響力投資者從未擁有過如此眾多重要且有意義的機會。

 因此,投資綠色債券,不僅可以在今天實現綠色影響力,且隨著時

間的推移,信用表現也會超過非綠色債券:可以預期的情況是今天的

責任投資,將成就更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