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新冠肺炎擴散嚴重,原先投入收割工作的千百萬移工怯於外出工作,導致印度大量蔗糖農作面臨潛在的延後收成危機。

印度通常在十月當其他生產商減產時,開始蔗糖收成工作,該國的蔗糖產業大量依賴人力,特別是從國內其他邦旅行過來的移工,進行甘蔗收割。然印度目前感染數高達370萬名,世界第三高,移工的移動恐造成新一波疫情傳播來源。

甘蔗作物收成的延後,可能導致印度製糖工廠生產更慢。另外巴西的糖生產也放慢,泰國大型生產商的收成也來到十年來的最少,此可能造成全球糖供給的下降。目前全球糖價(原糖及精糖)升至近五個月的高位水準。

印度每年生產3.7億噸甘蔗,僅次巴西,為世界第二大生產國。但巴西機械化程度高,印度僅5%依賴機器收成,境內700家工廠僱用有近5000萬名蔗糖工人。

巴西蔗糖產業有近100%使用機械,甘蔗園廣大,有利於機械使用,大量機械化讓巴西蔗糖產業避開疫情干擾。

印度則多為小型甘蔗田,多數使用人力,糖廠無力投資動輒高達20萬美元的收成機器,儘管部分糖廠有逐漸在投資。位於印度Solapur市的一家糖廠擁有7台蔗糖收割機,並已下訂15台,據了解,一台機器可取代約100名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