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朋友Z說,“我錯過兩次財務自由的機會。一次是波場,我投了ICO,但退幣了。另一次是投了幣安ICO,虧本賣了。”

Trx和Bnb,Z都是從還沒有進市值排行榜就買入的,結果都跑到了市值前十的位置。漲幅都是100倍以上。如果押中一個市值排行持續上升的幣,就可以發財了。這是一個投資思路。我們先從現在的市值排行榜看一看。拿Coinmarketcap(下稱CMC)的數據來看。

 

在CMC排名前五的幣裡,BTC、ETH、XRP、BCH和LTC。除了XRP,其他四種幣都是成功去中心化的。這四種幣的生態裡,單獨離了誰都能繼續轉。

成功去中心化,並且足夠多的用戶基礎,是幣價的一個支撐。去中心化了,它就死不了了。有了用戶基礎,就一定有商業機構構架在這上面,就可以形成網絡價值。那些沒有用戶基礎的去中心化不算。這五種幣都是有用的,所以才能形成用戶基礎。最大的功能就是它們有足夠大的交易深度、波動性和用戶群體後,就可以做為金融工具。說白話,就是可以用來炒。 BTC可以當貨幣,搞互聯網的長尾支付,跨國匯款等。

ETH搞ICO,權益證明。 XRP搞銀行間匯款。 BCH和BTC形成競爭關係,雖然處於非常弱勢的地位,但好歹有用。 BCH發展了SLP協議,也可以和ETH展開競爭。 LTC也可以作為BTC的補充。前五的幣也有往往有強大的商業機構在上面構建了商業利益。首先就是交易所,對這些幣都是鼎力支持。 BTC、BCH和LTC有比特大陸、神馬這樣的礦機商,以及構建出挖礦的整個生態。 ETH有諸多錢包公司大力支持。從這個角度講,所謂的去中心化,也就是多個強中心化。那種沒有多個強中心化機構支撐的去中心化其實是相當脆弱的。總之,前五的幣,去中心化,有用,有人,有商業基礎。在前五到前十的幣裡,有USDT、EOS、BNB、BSV和門羅XMR。這些幣也有前五的幣一樣,有用、有人和商業基礎。只不過和前五的幣相比,相對較弱。像USDT、EOS和BNB,都是非常有用的幣。 BSV和XMR的用處就相對小了點。這五種幣的商業機構支撐現象更明顯。在去中心化的程度上是相對較弱的。比如USDT、BNB就是強中心化的幣。離了Tether公司USDT就完蛋了。離了幣安交易所,BNB就歸零了。 EOS、BSV、XMR的發展也強烈依賴於中心化的機構Block.one,nChain等。這些強中心機構得有錢有人有思想。前十的部分幣位置也經常性交換,除了BTC位置特別穩定外,其他的都有波動。再考慮到統計的誤差,前十的幣相差不會太大。

所以,模糊地歸納,要進入CMC排名前十的幣,需要在去中心化、實際功能性、用戶群體和商業價值上有基礎。反過來說,如果我想指望找到一個能在市值排行榜上往上爬的幣,就得看這個幣有沒有潛力在這幾個方面和比前十的幣相比勝出。在前10到前20的幣裡,比如典型的幾個,ADA、XLM、HT、TRX、DASH、ETC、NEO。這些前20的幣是強中心化的,運營主體必須很強大。這個幣的發展嚴重依賴於強中心機構。它們必須有錢、有人、有思想、有影響力。前20的幣一般會是有一個非常清晰的路線圖,用戶知道它們的未來進化方向。這些幣往往有一個非常響亮的亮點,這個亮點讓這個幣易於傳播和形成共識。而且在整體上,這些幣不會特別差。如ADA是數學家搞的,有嚴謹的科學論證什麼的。 TRX營銷能力一流。 DASH匿名幣,達世基金會運營非常好。 ETC是以太坊經典,原版的以太坊。這些幣在市場上的識別度非常清晰,用戶清晰地知道這是什麼。這些幣暫時往往沒什麼用,處於在努力往前發展過程。所以,模糊地歸納,在CMC排名前10到20的幣種,需要有一個強中心化的有資源的機構來支撐,需要一個好故事。反過來說,如果我們想找到一個能在市值排行榜往前20爬的幣,就得著眼於它們背後的運營主體的實力,和它們講的故事的傳播力和可落地的前景。而在前20的幣裡選出一種能否有潛力往前10裡擠的幣,就得看它能否真實產生有用的功能,有沒有潛力完成去中心化等。也可以反過來想,如果你手裡持有某個前10的幣,就要思考它有沒有可能被擠出前10的可能性,然後決定是否要賣掉,甚至長期做空。在前20之後的幣,絕大多數都是非常陌生的了,而且波動性非常大,找不出一個有跡可循的規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