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在未來人工智能,物聯網和區塊鏈三駕馬車驅動的世界中,也許會發展出一個目前人類的想像無法觸及的世界:一個遠超歷史任何時期的價值的世界由於機器增長帶來的複雜度是指數級的攀升,這背後要解決問題的難度是今天無法想像的,其所隱含的價值也是今天無法想像的。

從這角度,長遠看,區塊鏈和物聯網的結合,區塊鍊和人工智能的結合,這兩個領域一定會有大的生態項目出來。

那麼,它會屬於誰呢?讓我們密切關注吧。

本文作者Tory Green,由“藍狐筆記”社群的“獅子座”翻譯。

 。

花費時間研究區塊鏈,你就會發現自己被各種好處所淹沒,這些好處幾乎跟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息息相關。

大量文章在強調區塊鏈技術有能力取代現有的金融體系,重塑內容的傳輸,代幣化實物資產,構建數字資產的來源等......。

 。

總言之,你會認為這種現象有可能創建數百億千億美元(如果不是數萬億)的經濟價值。

 。

那你就錯了。

 。

雖然今天討論的應用非常引人注目,但我認為到本世紀末,這些數值可能只是其中的誤差值而已(藍狐筆記注:此處是指未來的經濟價值很大,百億千億美元可能連零頭都不到)。

考慮到最近人工智能,物聯網和大數據的進展,區塊鏈的潛在影響將不會以數十億或數萬億美元來衡量,而是以千萬億美元來衡量。

 。

這項新技術能產生如此巨量的價值?你肯定會懷疑的,當然你應該懷疑為機器而生。

因為區塊鏈不是為人類的大腦而設計的,它是。

 。

“智能機器”經濟的曙光。

 。

在他的著作“第三次浪潮:企業家的未來願景。

”中,前美國在線的CEO史蒂夫·凱斯認為,數字技術對我們經濟的影響迄今為止相對溫和雖然互聯網已經徹底改變我們購物,交流和消費媒體的方式,但它甚至還遠沒有達到其全部潛力。

 。

在未來10  -  20年內,我們可能會看到的IoT,人工智能以及大數據推動的新工業革命,它會滲透到我們經濟和社會的所有部門一些可能的案例包括:。

 。

*農業:“智能農場”將使用遠程傳感器來監控氣候的微小變化並檢測不規則的條件,自動系統將同步對水和肥料的使用,機器人進行種植,培育和收穫莊稼。

 。

*物流和運輸:自動駕駛車輛將集成“智能倉庫”,使用遠程傳感器跟踪庫存,並使用遠程信息處理來優化路線和協調交付時間。

 。

*醫療保健:人工智能醫生將變得司空見慣,遠程監控患者的24/7數據流,這些數據流從可穿戴設備收集,並可以立即跟全球醫療知識儲備產生關聯,並且提供早期預警和高度準確的診斷。

 。

*能源:公用部門將放棄對電網的控制,取而代之的是使用遠程傳感器和機器學習來自動化其發電組合,協調分配並遠程監控和控制“智能家居”和建築物網絡的能源消費。

 。

跟之前的工業革命不同,“智能機器經濟”將很大程度上是自我管理的,它由數以千億計的互聯設備(“機器”)組成,這些設備使用人工智能來自動化我們生活的幾乎每個方面。

 。

啤酒低價?沒有問題。

你的智能冰箱將感知到這一點,並發送無人機去取六盒過來。

 。

無限的複雜性

 。

雖然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願景,但也讓人有些擔憂。

 。

簡單的邏輯告訴我們,在我們的經濟系統中,行為者越多,系統就越複雜。

但很多人忘記了,複雜度以指數級的速度增長。

 。

Robert Metcalfe用他的同名法則說明了這一點,該法則闡述,在一個系統中,其潛在的關係數量跟該系統中的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

(藍狐筆記:它跟數量的平方成正比,這樣就產生了指數級的爆炸性成長。

)。

 。

簡單來說,2個電話有1個連接,5個電話有10個連接,而12個可以有66個連接。

 。

我們現在的世界由70億人組成,這意味著有25個千萬億的可能經濟關係,每個連接都代表著多次交易的可能性。

 。

可以肯定的是,這是一個巨大的數據。

但,想像一下,如果一個世界上有數千億其他經濟參與者即時加入其中,這會發生什麼?可以使用某種形式的人工智能來塑造自己的關係並進行自主交易的機器......。

 。

可能你已經猜到,事情變得非常複雜。

按照預測到2030年會有超過1000億的互聯設備使用某種形式的機器學習,假如預測正確,我們會將生活在一個有5個1×10 21連接。

如果你相信軟銀的1萬億互聯設備的預測,那麼這個數字還會增大到1×10²⁴的級別。

 。

因為這些數字非常巨大,它們很難掌握,儘管如此,這裡的關鍵點是,即將增加的商業參與者的數量有可能使全球經濟體系比我們當前經歷的複雜度超過200萬%。

(在Sour Patch kids的幫助下,對septillion(1×10²⁴)進行可視化) 

因此,到2030年,我們將有可能生活在一個具有幾乎無限複雜性的世界 - 有數十億數萬億的連接設備,包括千萬億級別以上的連接,執行無數次的交易,所有這些都沒有潛在的人為疏忽。

 。

?害怕嗎這是正常的反應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場景,會引發很多問題包括,:。

 。

1.現有的CS(藍狐筆記注:也就是指客戶端 - 服務器的架構)和雲架構能否處理這個量級的增長?。

 。

2.中心化的系統,也就是我們今天的系統,能否維持安全或者,單點故障是否會成為黑客們的“蜜罐”(藍狐筆記注:?蜜罐技術是一種故意設置的引誘技術,通過佈置一些誘餌主機等,誘使攻擊者對它們實施攻擊,而防御者可由此了解到攻擊者的套路和工具,由此反過來增強防護能力。

)。

 。

3.我們能否相信這個經濟體中的自主行為?更重要的是,他們之間能否互信?。

 。

4.我們是否相信中心化的實體(舫等)管理這個系統,並相信它們會謹慎行使幾乎無限的權力?。

 。

我認為很多人會爭辯說,對這些問題的答案是毫不猶豫的“不”。

 。

幸運地是,這些問題還有優雅的解決方案,其中一個來自於中本聰,可能是不知不覺地。

 。

區塊鏈是全球大腦的神經元。

 。

快速提醒一下,區塊鏈是開創性的技術,因為它是第一個解決了拜占庭將軍問題的技術。

 。

在此之前,如果不僱傭中心機構來構建信任和執行規則,人們是沒有辦法組織遠距離的大規模陌生人的。

 。

2009年年比特幣的發布創造了一種新的範式,消除了對中間商的需求,創造了一種機會,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可以按去中心化的方式來進行組織。

 

去中心化網絡的重要性不容小覷,因為它們將成為智能機器經濟中創造可擴展性,安全和信任的基礎。

 。

優勢1:可擴展性

 。

如前面提到的,物聯網的出現可能會讓我們的經濟複雜度增加好幾個數量級,造成需要精心設計,監控和管理無法想像的大規模交易量的情況。

 。

我們今天使用的系統很難處理這種前所未有的流量增長,因為中心化自身會在網絡中創造一種“瓶頸”因為CS模式(藍狐筆記注:也就是指客戶端 - 服務器的架構)。

傾向於線性擴展,換句話說,一定程度的流量增加要求在服務端有類似的處理能力增長。

這會導致,如果沒有在基礎設施上的大規模投資(例如沙漠中構建大量的新服務器),處理能力幾乎不太可能跟上預期的流量需求增長。

 。

另外一個方面,去中心化的對等網絡,可以實現指數級的擴展,因為每個設備既可以充當客戶端,也可以充當服務器,同時啟動和完成來自其他設備的請求。

這使得它們能夠在不犧牲效率或投入大量資本的情況下,處理大量增長的流量。

(隨著CS模型的擴展,文件擴散的時間顯著增加,但對於對等網路來说,基本不變。

 

鑑於當前的困境,將“可擴展性”列為區塊鏈的優勢,似乎有些諷刺意味,但事實上,它們能夠創建真正的點對點網絡,可以解決信任,安全,錯位的激勵等問題,這些都是困擾過去系統的問題。

這是關鍵的特徵,有助於人們創建一個強大的框架來擴展未來經濟的高度複雜的生態系統。

 。

優勢2:安全性

 。

中心化的架構導致出現可擴展性的問題,同時也會出現依賴於中心的單點故障,由此產生巨大的安全風險 - 也會成為“蜜罐”角色,哪些惡意行為者(人或機器)可以通過協同攻擊來禁用整個網絡。

 。

另一方面,去中心化網絡並不依賴於單個中心服務器來處理所有進程。

它們通過利用數百萬的單獨節點來減輕這一風險。

雖然惡意行為者可以攻擊一個,幾十個甚至幾百個節點,但他們不太可能把其中的大多數都關閉。

 。

也許更重要的是,去中心化的經濟可以作為一種對沖,它要對抗比黑客或惡意AI更可怕的東西,那就是通過全球精英集團控制“全球大腦”。

 。

由於傳統系統要求中心化機構來實現信任,這會導致傾向於出現“贏家通吃”的市場法則,這就是壟斷的溫床。

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十年,我們看到FAANGS的崛起,它們佔據了70%以上的互聯網流量,預計將控制90%的雲,並有效地控制了價格,審查內容和塑造文化。

(由頂級網路發布商引流的流量來源)

在目前的範式之下,流量的指數級增長只會加深這種護城河,為奧維爾未來創造潛在的機會,它會威脅我們的經濟,政治和文化的自由。

 。

但又一次,區塊鏈技術的正確使用消除了人們對這些“看門人”的需求,“defangs”FAANGS(或者讓他們成功的地方),使生態系統民主化並最終確保自治市場的安全性。

 。

優勢3:信任

 。

最後,信任對於智能機器經濟的創建至關重要一個完全自動化的生態系統,如果只有很有限的人類監督,那麼,這是一個可怕的命題,它會產生很多問題,包括:。

 。

*我們如何來驗證節點和互聯網設備是真實的?

 。

*處於“邊緣”的設備是否更容易遭受黑客攻擊?

 。

*我們能否驗證數據未被操縱?

 。

*我們如何防範惡意AI?

 。

*我們是否相信機器智能會以社會最佳利益行事?

 。

*我們如何確保中心化實體不為自己利益而選擇AI?

 。

同樣,區塊鏈的兩個固有屬性 - 通過共識和不可篡改的信任,可以確保數據的完整性,審計系統的思維過程,幫助節點相互驗證,促進機器對機器的交互,允許自主參與者貢獻信息和同步決策。

 。

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美元的機。

 。

那麼,這裡的內容是什麼?區塊鏈驅動的經濟有多大?。

 。

不幸的是,我認為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就像一個穴居人無法預測工業革命的影響一樣。

 。

但有幾點需要考慮:。

 。

1.歷史上的技術進步點燃了全球GDP的指數級增長,每個都比上一個更大。

值得注意的例子是:。

 。

* 18和19世紀機床和蒸汽動力的發展(增長約300%)。

 。

* 20世紀之交的電話,燈泡,留聲機以及內燃機的發明(增長約800%)。

 。

* 20世紀下半葉引入個人電腦,互聯網和信息技術(增長約1,400%)。

 。

2.從公元0年開始,花費了差不多1500年,GDP才實現翻番。

而現在每20年翻一番。

 。

3.應用梅特卡夫定律,儘管可能是粗略和不精確的,但未來有千億的新經濟行為者參與產生全球近18千萬億的全球DGP(比今天增加20000%)。

 。

因此,假設人工智能,物聯網和區塊鏈的改進可能發展到我們目前無法預想的局面,這算是荒謬嗎?。

 。

或許,但我也可能因為在19世紀後期展示出這張圖標而被人嘲笑:。

(調整通膨後的過去2000年的世界GDP產出——每次“工業革命”都引發了指數級的增長) 

雖然我不夠聰明,甚至不能開始猜測代幣化經濟的確切價值,但我很謙虛地承認它可能比我們想像的要大很多。

 。

畢竟,“智能機器”經濟有可能顛覆人類數千年的歷史,並以我們無法想像地方式推動價值演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