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2019年最讓人難以預料的事情之一是什麼,那麼比特幣的強勢反彈算是其中之一。

隨著其價格達到年內新高的1萬多美元,包括貪婪指數和合約溢價在內的各項指標都開始多雲轉晴,促使著無數亢奮的投資者們持續加倉。

 。

然而,大概是因為幸福來的太突然,在亢奮與激動之餘,市場上懊惱的踏空情緒也如影隨形——“為什麼在市場最低點的時候,我們沒有大舉抄底、甚至還選擇了割肉?”。

 。

和世界上絕大部分的事情一樣,這個問題的答案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得清的,而是多個因素錯綜交彙的綜合,大體來看,可以分為兩個方面,一是主觀因素所導致的不敢抄底、二是客觀因素所導致的不能抄底。

 。

 。

 。

首先來看一下主觀因素。

 。

嚴格來講,去年的數字貨幣市場回調,按理說本應該是最讓投資者有安全感的一次:由於區塊鏈概念被提出、並得到社會的廣泛認可,數字貨幣市場具備了一個堅實的基本面。

因此在2018年的回調中,人們討論的都是支撐位在哪裡的問題,而在此之前的所有大跌中,人們討論的都是比特幣等數字資產會不會價值歸零的問題。

 。

事實上,在去年年初、數字貨幣市場開始暴跌的時候,不少投資者其實是非常欣喜的,因為在他們看來,自己終於有機會能夠登上區塊鍊和比特幣的這趟列車了。

興奮之餘,他們備好了充足的彈藥,只等瀑布來臨,便拍馬殺入,然後在隨即而至的下一輪牛市中,坐等一飛沖天。

 。

圖:儘管曾在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內慘遭腰斬,但在2018年初時,市場定投比特幣的熱情卻是相當熱烈的。

然而,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即便是如此充足的物質與心理準備,依然沒有太多人能夠從容地堅持到最後,因為這個行業瀑布的不僅僅是價格等技術指標,還有另外一個因素— —那就是基本面。

 。

在這裡有必要跟讀者們提一下,熊市期間的買入操作,不管長期的小額定投也好,還是短期的大舉抄底也罷,必須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價格雖然糟糕,但企業/行業是好的”,簡而言之,就是投資標的的價值遭到低估。

只有這樣,抄底與定投才有存在的意義。

 。

以股市為例,雖然在過去的幾年時間裡,券商板塊始終處於鈍刀子磨肉的陰跌狀態,但參與定投的投資者仍然有很多,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這些投資者有足夠的理由,認為隨著證券行業的發展,券商板塊有朝一日會收復失地。

 。

但會有人敢去抄底樂視嗎?這家企業的基本面,已經徹底崩潰了。

而上一輪熊市中的投資者,他們在去年年底、市場處於最低點時的心態,一度就與樂視投資者的心態非常相近。

在一些人看來,區塊鏈技術這個基本面,已經很難支撐起數字貨幣的價值了。

 。

那麼,數字貨幣是如何在2018年逐漸消退了諸多光環的?。

 。

從普通投資者的視角來看,這一塌方事件的導火索,首先出現在企業層面——在去年年初的區塊鏈浪潮與行業焦慮中,不少新生企業及其創始人為了防止“被甩下車”,決定採取一些“非常手段”來快速搶占行業地位,而這一“速成”的方法,則是通過碰瓷行業大佬來快速獲取流量,有趣的是,得益於行業增長紅利而上位的上一代“行業大佬”,不僅談不上無懈可擊,在某些方面還真是黑點重重。

 。

唇槍舌劍中,幣圈一時烏煙瘴氣。

最終,這場相互扒皮的鬧劇在近乎於玉石俱焚的“錄音門”中、以幣圈第一代KOL人設幾乎全數崩塌而告結束。

 。

區塊鏈行業KOL之間的一地雞毛,不僅讓行業內外的人們大跌眼鏡,更讓很多人從此前的“信仰與狂熱”中逐漸冷靜下來,甚至開始將質疑從企業層面延伸到行業層面— —如果一個領域最“傑出”的群體都是這樣的精神風貌和業務水平,那這個行業究竟值不值得長期被關注?。

 。

於是,在去年秋天時,業內突然開始盛行對區塊鏈這一概念的“反省之風”,這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幣圈媒體和“資深老人”。

正是在這種行業層面的討論過程中,一些區塊鏈支持者們的信心開始出現了動搖。

 。

在一部分人看來,區塊鏈也好、去中心化也罷,它們歸根到底就是偽科學和偽概念;而另外一些投資者雖然想法沒有如此決絕,但也保守地認為:上述兩個概念雖然是好的,但它們的崛起並不會發生在最近幾年,而這是急於賺錢的自己所等不起的。

 。

圖:熊市期間公眾對於區塊鏈行業印像下降的三個階段

可以說,到了去年年底的時候,“區塊鏈”一詞的公眾形像已經相當糟糕,在社會主流媒體眼中,這是一個魚龍混雜的是非之地,傳統VC更是由年初的“非區塊鏈不投”、變成了年底的“區塊鏈勿擾”。

而“區塊鏈革命”一詞也跟“團隊在做事”一樣,調侃的意味越來越重。

這種心態投射到數字貨幣市場上,則直觀地表現在人們定投與抄底熱情的減弱。

 。

畢竟在外界看來,區塊鏈項目缺乏合理的估值模型,而即便是熊市,他們目前在市場上表現出的所謂“市值”也很難稱得上是遭到低估,如此一來,抄底或定投的必要性自然不大。

 。

這方面的一個典型體現,就是在去年11月、比特幣從6000點到3000點的瞬間腰斬中,市場的交易量並未出現大規模上升,與年初的放量下跌形成鮮明對比,說明在下降的過程中,空頭沒有遭遇到太多的阻力,市場的買單已經不多,外界的抄底或定投熱情大大下降。

 。

在此時的眾多圍觀者看來,只有當市場的劣質產能出清殆盡、技術與應用落地出現新的突破之後,這個行業基本面才會有所復甦、進而具備回馬一槍的價值,而在此之前,任何的抄底行動,可能都會如同上半年的衝動一般,一刀砍到半山腰上。

這是他們在比特幣低點來臨時、卻仍然無動於衷的重要原因。

 。

圖:2018年底比特幣下跌時的微弱交易量,與此前同等價位幅度的放量下跌形成鮮明對比。

       

如果說前面所提到的、阻礙投資者抄底比特幣與其他數字貨幣的因素主要是來自於主觀方面,那麼,那些堅定信仰區塊鏈概念和數字貨幣市場的人,他們沒有進行抄底的原因則更多的是來自於客觀因素,一言以概之:非不想也,是不能也。

 。

原因很簡單,沒錢。

而沒錢的原因,既有自己此前的失誤判斷,也有外界惡劣環境的影響。

 。

首先來看自己的因素。

 。

必須承認,去年年初的幣圈有點太“飄”了,一個最直接的體現就是:從業者也好、投資者也罷,都過高的估計了自己項目的市值。

 。

舉個例子,去年的時候某知名項目X的一位社群大V,在2018年3月份的某次大跌之後,欣喜若狂的在社群高呼:“我沒想到X的價格還能跌到10美元以下!”。

 。

於是,他開始號召社區成員們動用所有的現金進行抄底,而他本人也是各種借貸加槓桿,結果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項目在短暫反彈一段時間之後,不僅旋即跌破了10美元,隨即更是跌破了5美元、3美元、2美元……一時間讓社群成員們目瞪口呆,雖然有人也想執行逢低買入的操作,但很可惜,在此前這位大V的煽動下,他們已經提前把子彈打光了。

 。

上面的這個故事其實絕不是特例。

大家可以回憶一下,去年這種毫無根據的煽動究竟有多少——“以後就再也買不到N美元的X了”、“這將是你最後一次看到Y項目在M美元以下”,在沒有明確估值的情況下,這類莫名其妙的口號,驅動著一批又一批的投資者們把自己的閒置現金抄在了山腰、甚至是山尖上,而等到那個真正的大底終於來臨時,他們手裡已經沒有任何子彈了。

 。

除了自己判斷的失誤之外,外界的經濟環境變化,對於去年投資者的操作行為也有著明顯的影響,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吃“喊單者”的這一套,保持清醒頭腦的投資者是大有人在的。

 。

但是,即便是再理性的人,在去年12月比特幣價格跌到最低時,由於糟糕的經濟環境,是無論如何也不敢再投下去了。

 。

需要指出的是,與2016年的形勢不同,2018年的幣圈熊市,所面臨的幾乎是一種系統性的經濟風險,說的直白一點,就是“幹啥都不賺錢”。

 。

在2015年的熊市時,何一可以跑去直播圈當高管,李笑來可以跑去做知識付費,這種“東方不亮西方亮”的行業格局,在一定程度上給了他們抄底所需的場外賺錢能力。

但是2018年的熊市卻完全不同,隨著“去槓桿”效果初現,傳統的工業、金融等周期性行業遭遇寒冬,同時也將這種寒冬傳遞到了仰仗其資金輸血的部分新興科技領域。

 。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2018年是過去幾年時間內,唯一一個沒有科創新名詞誕生的年份。

可以說,各行各業都不好過。

 。

更可怕的是,由於人們有放大短期事件影響的天性,因此,關於宏觀經濟,去年年底的主流看法是:“2018年可能是未來20年裡經濟最好的一年。

”。

 。

在這種朝不保夕的悲觀預期下,商業圈最大的指望就是能“活下去”,而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儲備大量現金、熬過這個經濟寒冬。

在這種“自身難保”的情況下,人們哪裡還有多餘的財力去進行定投甚至抄底呢?。

作為數字貨幣發展過程中的一個小波瀾,2018年那次看似刻骨銘心的大熊市,在歷史的長河中終將被人逐漸遺忘。

然而,如果說人們從歷史中能夠學到什麼教訓,那就是人們永遠不會從歷史中學到教訓。

正所謂日光之下並無新事,投資者在熊市期間所表現出的退縮與怯懦,在未來的市場中勢必會不斷重現,即便是非常專業的業內人士,恐怕也不能免俗。

畢竟很多時候,就算懂得很多道理,卻依然過不好這一生。

在數字貨幣市場中也是一樣,雖然“逢低抄底”的道理大家都懂,也能夠對於行業形勢以及背後的原因分析得頭頭是道,但不要忘記,世界上還有另外一句話,那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