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外媒近日報道,比特幣經濟學家費迪安•安默斯(fedean Ammous)表示,比特幣價格的上漲速度和幅度前所未有,這使得世界上最成功的公司和創新者也無法與之相比。
“比特幣是一種全新的事物”
比特幣經濟學家、《比特幣標準》(Bitcoin Standard)一書的作者費迪安•安默斯最近就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加密貨幣能否與歷史上著名的泡沫相提並論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保羅•克魯格曼(Paul Krugman)、傑米•戴蒙(Jamie Dimon)、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等批評人士經常將比特幣稱為“泡沫”,尤其是在比特幣價格從2017年12月的近2萬美元跌至目前的約4000美元時,他們更是對比特幣大加詬病。
但是,安默斯認為,將比特幣與股票市場上歷史性的崩盤進行比較,簡直是牛頭不對馬嘴。他說道:
正是這些過時的工具,讓巴菲特等人錯過了歷史上最好的投資機會之一。即使是比特幣目前4000美元的價格,與像亞馬遜(Amazon)這樣最強勢的股票相比,數字貨幣的表現也遠遠將股票市場甩在了身後。
更重要的是,每次泡沫破裂之後,它又會滿血覆活,並變得更加強大。事實上,在過去10年裏,比特幣至少出現了5次80%以上的下跌。安默斯指出:
換句話說,如果你在2009年購買了價值100美元的比特幣,今天你將擁有大約800萬美元。
比特幣“無法與歷史上著名的泡沫相提並論”
將比特幣與歷史上著名的泡沫進行比較時,情況也有所不同。隨著比特幣價格的每一次下跌,比特幣經常被媒體比作“郁金香”。將比特幣完全比喻為“郁金香狂熱”是存在誤解和非常不準確的,因為比特幣的價格在每次崩盤後都會出現一個較低的高點。安默斯解釋:。
毋庸置疑,比特幣是世界上第一種無國界、去中心化、中性的貨幣,任何人都可以用比特幣兌換數百萬美元,而郁金香只是一朵花。
對比特幣價值認可的速度和規模是另一個使比特幣與2008年的房地產泡沫截然不同的因素。例如,房價在20年內上漲了兩倍,但短短幾年內就下跌了約40%。
還有1929年的股市泡沫,在蓬勃發展的20年代上漲了6倍。在隨後的暴跌中,價格回到了最初的水平。而相比之下,比特幣兌美元的價格仍比2016年約400美元的“泡沫前”價格高出10倍。阿默斯繼續說道:
比特幣通過自我修正與法幣抗衡
那麽,比特幣是如何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實現如此之大、如此之快的增長的呢?秘密在於它的設計。也就是說,2100萬枚比特幣這一硬頂供應量是一個通過算法固定在死了的數字,使得它成為有史以來最硬通的貨幣形式。
更重要的是,與中央銀行不同的是,比特幣的供應(挖礦)速度是通過程序預先設定好的,直到2100萬枚全部開采出來。
這使得它成為有史以來最可預測的資產。不僅每個人都知道10年甚至100年後會有多少比特幣存在,而且這些數據也是透明和可驗證的。
但阿默斯指出,在比特幣經濟學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另一個重要特征是:挖掘難度的調整。他說道:
正如Bitcoinist此前所報道的那樣,這種難度的調整可以平衡比特幣哈希率或網絡算力的波動,而算力可以隨現貨價格產生波動。
阿默斯指出,比特幣和傳統貨幣的區別在於後者是線性的,往往會導致經濟繁榮和蕭條周期。然而,比特幣是一個積極的回饋循環,即使在價格波動不穩定的情況下,也能隨著時間的推移加強網絡。
這使得比特幣成為一種完全獨特的資產,因為它不像傳統資產那樣依賴於供求關系。
這是世界上第一種可以自我修正的資產,無論市場情況如何,它都讓最高效的礦工盈利,同時通過設計吸引越來越多的法定貨幣。
簡而言之,比特幣不是泡沫,而是刺破泡沫的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