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做空加密貨幣的玩家,是一夜暴富?還是散盡家財?

瀏覽數

99+
比特幣誕生十多年來,悲喜無數。有人一夜暴富,有人散盡家財,幣價跌宕起伏,是誰在操縱?對此,玩家們一直耿耿於懷。
 
實際上,這背後既有做多的巨頭,也有做空的大鱷。在數字貨幣市場這樣一個叢林社會中,他們或散佈虛虛實實的消息,刻意拉盤砸盤,或看準趨勢,一條路走到黑。
 
無論做多還是做空,總有人曾賺得盆滿缽滿。
 
 01做空比特幣
 
“如果時機合適,我就會去做空比特幣。”2018年5月,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曾如是說,他一直不看好比特幣。
 
實際上,做空比特幣的方法有很多,原理也並不複雜。
 
StreetAuthority.com是一家金融資訊網站,一位名為David Goodboy的作者,在上面發布了“做空比特幣的五種方法”一文,它被譯成多國語言,廣為流傳。這篇文章總結了做空比特幣的五種方法:交易平台利差,做空區塊鏈相關股票,保證金交易,比特幣期貨合約和比特幣投資信託。
 
在國外某視頻網站上,視頻博主“I Love Crypto”也推出過一期名為“如何縮短比特幣(解釋)及其如何導致價格上漲”的視頻,詳細說明如何借幣做空:
 
首先,向交易所經紀人借一定數量的比特幣;其次,將其快速賣出;隨後,當價格低迷時,從市場上重新買回等量的比特幣;最後,將比特幣歸還給經紀人。
 
此舉不乏冒險成分:如果比特幣價格上漲,做空者就會虧損;反之,則會盈利。
 
這種操作在傳統金融市場再常見不過,對數字貨幣市場而言,它依然適用。
 
“在幣圈,拉盤和砸盤的操作太基礎。對照傳統市場的規則和案例,很容易就能分辨出'割韭菜'的位置。”一位投行從業者說道。這樣的操作說來簡單,但必須要有極為豐富的經驗,才能“找准時間點”。
 
久經沙場,手握巨資的金融巨鱷,便深諳此道,他們很早就開始做空比特幣。
 
2017年,芝加哥期權交易所(CBOE)推出了比特幣期貨交易,交易代碼為“XBT”。它因此成為全球首個推出比特幣期貨合約的交易所。通過其提供的比特幣期貨合約,投資者就可做空比特幣。
 
但2017年對做空者來說,是非常糟糕的一年 - 比特幣價格暴漲,他們輸得一塌塗地有人估計過,在2017年9月創建的100萬美元空單,到12月,只剩下不到38萬美元。
 
不過,接下來,一個標誌性的轉折點出現了。
 
2017年12月18日,期貨交易巨頭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團(CME),上線比特幣期貨合約交易產品。受利好衝擊,比特幣價格飆至歷史最高點--20888美元。
 
在比特幣價格逼近最高點時,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經濟學家馬克·道(Mark Dow)開了空單。
 
在他看來,區塊鏈技術存在局限性,公眾對其也不夠了解。可炒幣者一窩蜂地湧入,抬高了比特幣的價格,2017年年的感恩節之後,炒幣熱度更是空前“我感覺這就像一個泡沫。”於是,他出手了。
 
他的平倉時間,是一年之後的12月18日那時,比特幣的價格已經跌到了3495.37美元,從最高峰下跌了約84%。這一戰,讓馬克·道賺得盆滿缽滿。

马克•道的平仓操作示意图,源自彭博社

▲馬克•道的平倉操作示意圖,源自彭博社
 
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馬克·道表示,自己平倉是因為“不想玩了”,但他也不想看著比特幣歸零。
 
在平倉的9天之後,他又在推特上表示:“如果比特幣不盡快漲回5000-6000美元,對大家來說是個壞消息如果跌破黃線,即使是堅定持倉者,也會心生惶恐“。
 
在他表態當日,黃線定在了3190.15美元。而在2018年12月,比特幣出現了全年最低價--3155美元。

做空加密货币

告別比特幣的馬克·道,留下了一句讓人心懷不安的預測:“如果比特幣跌破2000美元,它將徹底失去價值。”
 
 02做空以太坊
 
如果說比特幣被視為數字貨幣世界的“老大”,以太坊就長期被視為數字貨幣“老二”。
 
受愛西歐熱潮的推動,以太坊的價格在2018年年初達到了歷史最高點--1424美元,其市值也一度高達1358億美元。
 
但看空以太坊者,不乏其人。
 
“以太坊擁有令人難以置信的開發人才庫,但短期內,以太坊的價格和基礎技術之間,仍舊有些脫節。”美國企業家蒂莫西·楊曾如是評價。他成立的公司隱藏的手資本,於是決定做空以太坊。
 
另一家數字貨幣對沖基金Tetras Capital,也同意上述看法。他們認為,以太坊的投機性遠高於比特幣 - 事實證明,在愛西歐被多國監管禁止之後,以太坊看似源源不斷的資金來源,開始枯竭。他們還認為,以太坊每秒只能處理20〜30筆交易,速度不如人意。
 
實際上,以太坊也推動了卡斯帕和等離子兩項技術的更新。在以太坊的更新路線圖中,卡斯帕可避免節點作惡,而等離子可以提升以太坊的交易性能。
 
reddit的用戶OrnithologicalHuck說,這兩項技術也許能重振以太坊,但距離技術徹底落地,還需一到兩年時間。楊也認為,普通人難以理解這次更新的意義,而真正有技術背景的玩家,數量則不多。
 
在此情況下,做空以太坊者一度遠遠高於做空比特幣者。
 
早在2018年5月,Tetras Capital就開始做空以太坊,當時以太坊的價格在572美元到659美元之間徘徊。
 
此後,以太坊價格繼續走低。儘管短期內有所反彈,但目前以太坊的價格已不足150美元,距離Tetras Capital最開始做空時,跌去了七成多。有網友笑稱,在2018年1月,1個以太坊還能換一台的MacBook,到9月,就只能換一對AirPods了。
 
在幣價下跌的背景下,就連交易平台也開始將做空以太坊的功能作為賣點來宣傳。
 
2018年下半年成立的數字貨幣衍生品交易平台dYdX,提供ETH與以太坊ERC-20 Token的交易服務,但在多篇報導中,dYdX宣傳的賣點都是做空功能。
 
“在這裡,你可以做空你最喜歡的垃圾幣(Shitcoin)。”在接受TechCrunch採訪時,dYdX創始人朱利亞諾如是調侃。
 
不過,在持幣看漲者佔據主流的數字貨幣社區裡,承認自己做空數字貨幣,依然需要巨大的勇氣。
 
2017年年,一位reddit的用戶發帖,尋找支持高倍槓桿做空以太坊的交易所在評論區,有人譏諷他:“去吧,幾個月後別忘了講講你在流浪漢收容所的日子。 “
 
 03仍有未來?
 
實際上,許多商業巨頭都表達過對數字貨幣市場的不信任沃倫·巴菲特曾表示:“比特幣是一個泡沫,它並沒有內在的價值支撐。”馬雲也表示:“區塊鏈不是泡沫,但比特幣是。比特幣只是區塊鏈的一個小應用“。
 
但儘管前路漫漫,一些人仍對數字貨幣有樂觀的預期。
 
Tetras Capital的創始合夥人艾利克斯·蘇納伯格認為,數字貨幣市場的新一輪牛市,一定是以比特幣為主導的。他說:“綜合考慮了安全性,政治與架構中心化,貨幣供給,監管和流動性等諸多關鍵因素後,我更看好比特幣,它才是能成為實現價值存儲的數字貨幣“。
 
矽谷風投教父Tim Draper也看好比特幣。他在2018年4月宣稱,到2022年,比特幣價格將達到25萬美元,隨後,熊市襲來,但面對外界的調侃,他依然堅持己見。
 
儘管唱衰以太坊,Tetras Capital也沒有完全放棄以太坊。他們認為,在監管,競爭和網絡的多重壓力之下,以太坊會逐漸走向成熟。
 
哪怕是比特幣最激烈的反對者們,態度也逐漸有了一些微妙的改變。
 
儘管比爾·蓋茨多次公開表示並不看好比特幣,但去年12月,他在一個視頻中表示,數字貨幣能降低90%的金融交易成本,推動金融產品創新,從而幫助窮人獲得更好的金融服務,解決貧困。
 
摩根大通的CEO傑米·戴蒙,曾公開批評比特幣是“欺詐”。近日,摩根大通卻發行了數字貨幣JPM Coin,它將被初步運用在跨境支付,證券交易,大型企業會計賬務合併三方面。
 
普通的投資人,對於數字貨幣的看法也日趨冷靜。
 
任職於某知名數字貨幣交易平台的毛普認為,目前區塊鏈的用戶體量太小,短期內看不出來價值,但長期來看,如果資產能上鏈,再通過跨鏈技術讓資產聯動起來,其價值會不可估量。
 
這個“長期”,會是多久?“還得看技術的發展。”毛普說,“我覺得,需要十年。”
 
區塊鏈寒潮的來襲,有其必然性。或許,問題不在於區塊鏈,在於我們自己。在區塊鏈熱潮中,人們被沖昏了頭腦,其實很多項目的商業模式並不成立。
 
或許,在十年之後,區塊鏈技術會發展到另一個階段。屆時,它會迎來更多的做多者,而非做空者。
 
泡沫膨脹得快,破滅得也快,一年之隔,天壤之別。市場的迅速冷卻,讓全行業都冷靜了下來。接下來,一個良幣驅逐劣幣的時代,或許才會真正到來。那時,做空者才沒有那麼多可乘之機。
 
市場上的這些做空,做多的大鱷,你認為他們是促進了還是阻礙了市場的健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