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幣圈開年大戲:比特幣的話語權三方之爭

瀏覽數

99+

 

利益面前,誰都可以扮演中本聰。
2 月 9 日,Craig S. Wright 博士(下稱澳本聰)自證「我是中本聰」的第二篇文章發佈,內容中將過去中本聰一直匿名存在的原因歸結為,「因從事法庭指控取證工作,以及政府部門擔任的其他角色都不允許公開身份。」
在此之前,他公開了一份被稱為「澳本聰首次公開自證是中本聰」的公開亮相式宣言(《澳本聰首次發文自證:「我曾是中本聰」》),不久後又在社交平台上曬出自己是中本聰的「證據」。但事情並未按照他的設想走下去,根據他此前多次自稱中本聰,唱衰比特幣的行為,他的自我亮相收到的是大部分人的反感。
圈內掀起目標一致的打假風潮,在業內人士扒皮他給出的證據有明顯的造假痕跡後,維基解密也成為打假澳本聰力量中的中流砥柱。
作為加密數字貨幣唯一的常青樹,比特幣保持著自誕生至今的絕對優勢地位——市值第一,其中重要的原因在於其創始人從未出現在公眾視野,這與比特幣倡導的去中心自由不謀而合,也成就了社區共識,保護中本聰的神秘形象,維持比特幣的去中心化性質。
當然,共識形成的背後,不出意外的牽涉著各家的利益,此次為做實澳本聰造假騙局貢獻力量的人,不論是自稱是中本聰的 BCH 核心開發者 Amaury Séchet,還是提出增發比特幣的被誤稱為比特幣 core 錢包核心開發者、國外用戶 Matt Luongo,都同時是這場糾紛的自我利益捍衛者。
因此,這場立足於社交平台言論的輿論口水戰,實質上是 3 方比特幣利益相關者,奪取比特幣控制權的開端。
比特幣 Core 的陣營
押寶閃電網絡
縱觀如今的局勢,經過 BCH 分叉一戰,吳忌寒主導的 BCHABC 成為 BCH 的接替者,澳本聰主導的 BCHSV 演化為分叉幣 BSV。比特幣 core 彷彿很久未發出聲音。區塊律動 BlockBeats 瞭解到,比特幣 core 將全部力量集中在推進閃電網絡的落地應用。
2 月初,基於閃電網絡的錢包開始大規模出現。據業內人士爆料,基於閃電網絡的錢包已經在國外扎堆上線,有十餘家公司投身該賽道參與競爭。並且,在激烈的角逐下,產品已經由最初「又醜又難用的錢包」,更新至第二階段擁有良好的用戶體驗和優美的用戶界面的錢包。
最近推特上大火的 #LNTrustChain 也為閃電網絡造了一波勢。
一位名為 hodlonaut 的推特大 V 想測試一下比特幣社區到底有沒有信任,於是靈機一動,表示會把 10 萬聰(約合 3.5 美元)通過閃電網絡送給在他推文下面回復的陌生人。
這一髮不可收拾,社區把這個活動做成了火炬接力,每個火炬手都會加一點聰,傳給下一個,在傳到 Twitter 的 CEO——Jack Dorsey 的時候,徹底點燃了整個社區的熱情。閃電網絡也徹底火了。
就連全美第二大披薩連鎖店達美樂披薩也開始接受閃電網絡,達美樂在 2 月 14 日宣佈,使用閃電網絡支付會有 95 折,手續費不到 1 美分,披薩 30 分鐘內送到家。
對於用戶來說,閃電網絡錢包的最大的優點是可比擬支付寶的秒到賬速度,這點對提高日常使用促進作用極大。現階段已出現的錢包類型:自己掌控資金的錢包、托管型錢包、節點硬件、銷售終端(POS),以及類似以太坊瀏覽器插件 MetaMask 的閃電網絡瀏覽器插件。
目前國內尚未上線產品,因此也有業內認為閃電網絡錢包將在今年爆發。解決了區塊鏈產品落地難的痼疾,閃電網絡錢包的發展無疑會到達一定的高度。初具雛形的閃電網絡的生態基礎能否和 DApp 一爭高下,也是比特幣 core 重拾話語權的關鍵。
比特幣要增發?
此次比特幣話語權爭奪戰的開啓,在公眾的認知上,也由一貫高調的澳本聰率先發起,但事實卻並非如此,看起來更像是另外兩派人的有意為之。
上周,Satoshi』s Roundtable (中本聰圓桌會) 上,有人提議增加比特幣發行總量,停止每四年的挖礦區塊獎勵減半,以此確保礦工有足夠的經濟激勵,也能保證比特幣鏈的安全和延續。該言論的發表者是推特用戶 Matt Luongo。
引起業內較多反對的聲音,相關從業者都對此提出質疑,區塊鏈安全團隊 PeckShield 也聲稱比特幣增加發行總量的可能性甚微。但該用戶也在推特上直言「我就是那個說有一天可能不得不提高比特幣供應上限的人。「比特幣在二級市場的長期前景無法預測,打擊也無法預測未來比特幣交易需求會增加還是減少,更不知道那時比特幣的價值是多少,交易頻率是多少。
由上,Matt Luongo 認為比特幣最終可能會成為結算鏈——只支持大型交易,並且,比特幣的所有小型交易都會轉移到二級市場。因為銷售代幣的團隊無法控制市場,關於價格的承諾全部不可信。
在引起爭論的同時,Matt Luongo 的言論在國內被打上「比特幣 Core 下一目標是增發比特幣,修改 2100 萬上限,停止減半」的標籤肆意傳播。而 Matt Luongo 的推特賬號介紹上,寫明瞭自己的身份——「Founder @thesis_co, where we build @keep_project and @fold_app」。
而細究業界大部分的聲音,反對者的答案不外乎增發意味著共識破裂。這種長期由中本聰神秘存而維繫的平衡,一旦被打破,比特幣相比其他加密數字貨幣的神秘光環也將喪失。
除業內人士,1 月 12 日,PeckShield 硅谷研發中心負責人 Jeff Liu 也對比特幣增發表達了反對意見。其認為,比特幣總發行量 2100 萬封頂是根本特徵,社區達成共識改變這一特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Jeff 認為,閃電網絡的發展會擴大比特幣的總用戶量,並不會使比特幣鏈上交易量減少。保證礦工的收益也有其他的辦法,比如增大比特幣區塊長度從而擴大交易容量。
誤被冠以比特幣 core 的核心開發者,Matt Luongo 還曾曬出媒體截圖,希望中國比特幣社區有誰能糾正相關的錯誤。此次張冠李戴的荒謬錯誤看似是無意形成,但後期的傳播的力量足以說明,比特幣 core 一派對比特幣控制權的爭奪也從未缺席。
BCH ABC 的陣營
新跳出的中本聰
自吳忌寒和澳本聰倒戈相向後,比特幣的原著信徒便由 2 派正式分裂為 3 派——比特幣 core 錢包、吳忌寒主導的 BCHABC,以及澳本聰主導的 BSV。
作為澳本聰的盟友,吳忌寒曾和澳本聰在統一戰線上,他們都反對比特幣 core 的閃電網絡。儘管原因截然相反:吳忌寒一派認為閃電網絡會導致比特幣走向中心化,澳本聰一派則認為閃電網絡會讓比特幣脫離監管。
不難看出,吳忌寒和澳本聰在價值觀上處於絕對的對立狀態。因此不難理解此後二人分道揚鑣。
對於老對手 BCH 來說,澳本聰即使漏洞百出也會有追隨者,輿論的陣地一旦失去就難以輓回。隨即,BCH 核心開發者 Amaury Séchet 公開聲稱自己才是中本聰,並給出一段數字簽名,聲稱這能證明自己的身份。
一位名為 Mark Ludenburg 的網友表示,這是一段 ECDSA 的簽名,他附上了一段代碼,結合 Amaury 給出的簽名和哈希值,驗證了這個簽名與創世區塊的公鑰是符合的。
區塊律動 BlockBeats 跑了一下這個代碼,得到的結果是 True。
但其實這也不能完全說明 Amaury 所說的就是真的,比特幣 core 的開發者 Gregory Maxwell 曾經在 StackExchange 上表示,簽名是可以偽造的,任何人都可以假冒中本聰。
首席競爭者澳本聰也在推特上懟了 Amaury,說他連比特幣最基本的邏輯都不懂。
Amaury Séchet 是誰?
Amaury Séchet 一直以 Bitcoin ABC 首席開發者的身份活躍在關於 BCH 的各種活動中,是代表 BCH 進行對外宣傳的主要人物之一。2018 年 8 月,Amaury Séchet 被爆料已被 BCH Slack 社區踢出局,原因直指他提出的,澳本聰極力反對的利用「預先共識(pre-consensus)」框架減少交易時間的提議。
作為 Bitcoin ABC 首席開發者,Amaury 提出的不少建議都被採納,如此前他議部署 BCH 新地址格式後不久,BTC.com 錢包和 Stash 錢包就陸續相繼宣佈採用新地址格式。
並且,在 BTC 生態發展遇到的諸多爭議中,如區塊容量的大幅增加、如何規範排序促進 BCH 擴容、改變比特幣現金的地址格式,改變錯誤轉賬損失不可逆,以及加密貨幣分叉導致原始區塊網絡效應喪失的問題上,他都提出了自己的見解。
Amaury 是否是真的中本聰現在仍是未解之謎,但可以確定的事,在經歷分叉後至今,BCH 的價格近乎 BSV 的一倍,但現實是,得到 BCH 稱號的 Bitcoin ABC 團隊並沒有實質性進展。
但即使如此,這場比特幣控制權的爭奪戰中,BCH 仍是最有力的競爭者之一。吳忌寒還有什麼王牌,誰也不知道。
BSV 的陣營
澳本聰的「屢敗屢戰」
作為 11 月的算力大戰中「輸」的那一方,澳本聰好像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以他為代表的 BSV 網絡,現在比 BCH ABC 還要活躍一點。
和以往一樣,澳本聰自稱為中本聰的證據,總會被網友深扒,以證明他是假的,這次也不例外。沒幾天,Reddit 的網友就扒出了論文造假的證據,詳情可以參考《如果造假水平不夠高,那你當不了中本聰》
不僅如此,Twitter 大 V「維基解密」專門在 Github 上建了一個庫,裡面記錄了澳本聰 6 次造假的證據,以及有 13 篇文章描述不同領域的專家表示澳本聰是騙子,其中光 V 神就懟了澳本聰 3 次。
除了澳本聰在「自稱中本聰」上的屢敗屢戰,他也確實在極力塑造與中本聰符合的身份特徵。
「我喜歡穿西裝,樂意系領帶。這是我的選擇,是一個與財富相配的正常不過的決定。」他強調自己不差錢,不在乎財富,以符合中本聰淡漠金錢的特點。他稱自己的職業是法庭指控取證,曾被稱為「有影響力的間諜」。
因此,他設計和發明比特幣是為了終止類似這樣的職業需求,而最終目的是為中情局特別行動處提供或追蹤資金的痕跡。這與澳本聰一直以來讓比特幣服務於世界政府的口號相符,但是否是中本聰創造比特幣的初始目的就不得而知。
BSV 的活躍生態
雖然大家依舊不相信澳本聰就是中本聰,但是他所代表的 BSV 網絡最近卻非常活躍。
1 月 25 日,一個鐘錶的應用出現在了 BSV 上,這是比特幣區塊鏈上第一次出現動態信息,不少人認為,這個鐘錶的意義非凡,說明 BSV 已經可以承載網頁代碼了,這在之前是沒有出現過的。而如果 HTML 代碼可以上鏈,那應用的玩法就會層出不窮。
果然,從鐘錶出現開始,差不多每隔幾天就會有些新的應用出現在 BSV 上,音頻上鏈,小遊戲上鏈,甚至經典的超級瑪麗都放到了 BSV 的鏈上。比起 BTC 核心和 BCH ABC 網絡,BSV 更多地在應用上發力,幾位開發者總在嘗試在鏈上放點新的東西。
有專家認為把 HTML 的代碼放進區塊鏈中並不是一個可取的行為,很不安全。這樣的話,病毒的代碼也可以被放進區塊鏈中,這對用戶來說,是極大的安全隱患。
不過在 BSV 看來這些都不是大事,代碼上鏈只是一個鋪墊,他們最終的目標,是要把互聯網做成比特幣的側鏈。
互聯網發展了 20 年,已經非常方便了人們的生活,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有些問題,比如最嚴重的信任問題。澳本聰在去年 11 月 30 日的 CoinGeek 大會上提出了一個名為「Metanet」的新項目,目的就是打造一條基於區塊鏈的互聯網,一條新的價值網絡。
澳本聰在那次 CoinGeek 的會議上舉過一個二手車的例子來解釋他的想法。現在在網上買二手車,商家告訴買家一輛車的所有信息,買家可能都不會信,因為信任問題太嚴重,買家無法驗證商家說的話。但是在鏈上,一輛二手車被修過幾次,使用時間多長,在哪裡出過事故,這些信息都會被不同的群體記錄下來。買家就完全不會有信任問題,因為鏈上的信息都是交叉驗證,很難造假。
在澳本聰看來,這才是比特幣真正的用途,通過比特幣交易傳輸壓縮數據,以改變互聯網的運作方式,比現在的互聯網更有效率,也更安全。
誰是中本聰 2.0 版本的大戰已經開始了,老牌的比特幣 core 團隊想靠閃電網絡維護中本聰的意願,澳本聰代表的 BSV 想讓互聯網成為比特幣的側鏈,BCH ABC 團隊也不甘落後,威望頗高的開發者也站出來參戰了。
在各種山寨幣的泡沫破掉後,在 2019 開年的時候,大家的精力都被集中在了這個加密貨幣鼻祖身上,這是不是奠定了一個全年的基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