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爲什麽「貨幣極端主義」不可能在加密世界中發生?

瀏覽數

99+

所有加密货币都具有高度文化性,他们需要用户拥有共同的信念,并通过这种方式获取“所有权”——这其实也是加密货币和黄金的最大区别。如果比特币真的想吸引人们与其他加密货币对抗,那么这种“货币极端主义”的想法就必须要求比特币超越文化本身,即颠覆所有比特币持币者的共同信念

作者:Su Zhu、Hasu

编译:氪-12、Diana

貨幣極端主義(極多)是這樣一種觀點:在一個自由的貨幣市場中,最終只會有一個“大贏家”,而最有可能成為這個“大贏家”的貨幣往往是那個最合理且最全面的貨幣。
 
每一個加密貨幣,其實都在一個大範圍的“冪律分佈”(power law distribution)之中競爭,所謂冪律,是說節點具有的連線數和這樣的節點數的乘積是一個定值,也就是幾何平均是定值。比如有10000個連線的大節點有10個,有1000個連線的中節點有100個,100個連線的小節點有1000個......在對數坐標上畫出來會得到一條斜向下的直線。
 
冪律來自上世紀二十年代對於英語單詞頻率的分析,真正常用的單詞量很少,很多單詞不常被使用,語言學家發現單詞使用的頻率和它的使用優先度是一個常數次冪的反比關係。簡單來說,冪律就是兩個通俗的定律,一個是長尾理論,只有少數大的門戶網站是很多人關注的,但是還有一個長長的尾巴,就是小網站,小公司,長尾理論就是對冪律通俗化的解釋。另外一個通俗解釋就是馬太效應,窮者越窮富者越富。
 
如果按照貨幣極端主義的觀點,每一個加密貨幣都希望爭奪上位,坐上非主權價值存儲貨幣的“頭把交椅”,因為如果沒有贏得這場競爭,哪怕成為加密貨幣行業裡的第二名或第三名,他們的市場份額也會大幅縮水,甚至接近於零。
 
那麼,為什麼會出現“貨幣極端主義”這種觀點呢因為貨幣市場已經發生過一次類似的事情了,它就是黃金在“貨幣極端主義”的觀點裡有兩大假設:?第一,世界最終將會選擇一個具有最健全貨幣政策的貨幣;第二,黃金和今天的比特幣非常相似。
 
但是我們認為,黃金和比特幣這種類比其實並不“靠譜”,即便是對於加密貨幣圈內的許多人來說,這種比較也並非不證自明,更不用說來自外界的反對意見了。事實上,我們應該避免“用屁股決定腦袋”,更不應該拍拍腦門,覺得用邏輯思維就能決定某一個加密貨幣能夠“一統江湖”。
 
相反,我們應該意識到,為了讓比特幣能夠成為社會上大多數人希望成為的那個“貨幣”,目前依然有很多困難和挑戰需要克服,並避免加密貨幣市場裡最終只剩下一個“大贏家“。
 
那麼,這股反對“貨幣極端主義”的力量都有什麼樣的看法呢下面不妨讓我們來簡單分析一下?

01

加密公司的激勵措施不盡相同

加密公司能夠獲得資金支持,主要是因為他們具有獲取價值的目標使命 - 特別是在牛市和熊市中獲取價值然而,如果比特幣在頂部自己形成了一個價值獲取層,那麼隨著時間的推移,其他加密公司勢必會逐漸形成自己的價值主張,最終將成為一股對比特幣的社會攻擊(social attacks)力量。
 
如果比特幣變成了一個成熟的“價值存儲”,那麼將只會對股東承諾做出回應,而不再顧及比特幣社區了,許多加密公司也會因此失敗,所以防止這種情況發生也符合其他加密公司的利益。
 
有趣的是,對比特幣最大的“攻擊”就是山寨幣的存在。由於投資者和風險投資人受到激勵,推動了整個加密行業向多元化的未來發展,因為每個加密公司都希望成為“下一個比特幣“,而他們在這個過程中也能獲得報酬,而”貨幣極端主義“的出現必然意味著這種”加密即技術“(加密作為高科技)的範式將會終結。
 
像Coinbase這樣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也在積極推動構建一個多元化的未來,只要人們能夠在不同資產之間來回交易,他們就能從中收益。如果市場上最終只剩下一個“統一江湖”的加密貨幣,意味著加密貨幣之間的交易會大幅下降。而作為加密貨幣交易所,他們其實喜歡市場充滿戲劇性和波動性,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吸引交易者入場。所以,我們看到只要比特幣分叉,或是其他加密貨幣分叉,加密貨幣交易所其實都是支持的,而且交易所很快就能構建出新的交易協議來滿足其業務需求。分叉爭議越大,交易所越“喜歡“,因為加密貨幣交易所希望營造一個”比特幣只是眾多加密資產之一“的加密世界 - 當然,這也是理性的。
 
礦工也可以決定攻擊比特幣,比特大陸(Bitmain)就是一個突出的例子。當礦工不需要加密貨幣協議發展方向,又或者是他們還發分層擴容解決方案會損害自身利益的時候,就會發起社會攻擊,比如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硬分叉。儘管有些攻擊最終失敗了,但是在公眾看來,分叉其實稀釋了比特幣的供應及其品牌價值。
 
如果我們來看看,真的有誰因為幫助比特幣成為一個成熟的“價值存儲”而獲得激勵,我們會發現在加密貨幣行業裡幾乎沒有這種人。相反,當比特幣變得“成熟” ,反而會迫使許多山寨幣破產。然而令人費解的是,很多比特幣持幣人反而會覺得許多行業裡的加密公司行為不純。

02

不同加密貨幣之間存在文化衝突

由於加密貨幣的社交層和技術實現具有相互促進的獨特性,導致所有加密網絡都高度具備文化本質。所有加密貨幣的所有權都來自於持幣者的共同信念,如果要“執行”這種信念就必須要有強大的文化底蘊支持,以便持幣者能夠保留這些財產以防止變化。
 
ARK Investment Managment加密資產分析師Yassine Elmandjra和Shomei Capital風投創始人兼管理合夥人Arjun Balaji最近闡述了所有加密有關的基本分歧,其中沒有一個是關於實施細節的,都是關於每個項目在社交層中所體現出的基本價值,尤其是競爭框架,比如“約束願景與無約束願景”,“貨幣加密與技術加密”,“自治與管理”等,這些都證明在文化方面存在很多不同意見。
 
無論我們談論政治,藝術,音樂,還是語言和食物,會發現身處的世界幾乎不太可能融合到單一文化之中。長期依賴,加密貨幣作為一種不同文化的多元集合也是如此。
 
如果我們假設不同加密項目之間的社會層面存在不可調和的分歧,並且每個代幣的價值在社會層面達成了一致,那麼合乎邏輯的結論就是:具有不同文化的人會更喜歡不同類型的加密貨幣。雖然有人認為比特幣是非政治性的“極端主義”加密貨幣,但在實踐中,比特幣的政治哲學觀點其實是同質的。
 
然而在自由主義方面,比特幣與其他加密社區不同,比特幣持幣者往往是客觀主義者 - 他們認為存在客觀的道德真理但是,我們不應該把自我持有的觀點誤認為是可被證實的客觀事實,因為我們既無法證明某一個加密貨幣最終會由軟分叉還是由硬分叉進化產生,也不能證明一個預設是否會比另一個預設更糟糕。
 
我們只能表明存在一種權衡,並且相信總有某些方法會比當前的方法更有希望。但是,如果有人不同意我們的觀點,並且加密項目也沒有像我們預測的那樣崩潰,那麼整個加密貨幣很可能會繼續保持碎片化。

03

人類的固有偏見

由於不同的文化背景,人們的基本偏好也會有所不同。但除此之外,人們的思維也會存在一些固有的偏見,這些固有偏見也會確保不會出現比特幣的“貨幣極端主義” ,或是其他貨幣形式。
 
固有偏見的一個常見示例就是“單位偏見” - 當需要選擇某一個加密貨幣的時候,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就是去比較單個加密貨幣的價格,而不是考慮未交易的加密貨幣總單位數量。結果,他們會錯誤地選擇購買單價最便宜的加密貨幣,而不會選擇投資那些價值被低估的加密貨幣。
 
還有一些其他固有偏見,比如在投資的時候有些人就是喜歡創新,一看到有新版本的加密貨幣在市場上推出就會投資,但卻沒有真正地關注這些新加密貨幣的局限性和缺點“創新偏見”可能會在比特幣的未來發展中發揮重要作用,因為整個市場的激勵需要符合加密公司和投資者的共同利益,即便是有新的競爭對手進入到這個市場裡,也需要確保市場穩定流動性不會受到影響。
 
需要注意的是,針對比特幣最嚴重的一個固有偏見就是“反浪費”或“反工作量認證(抗POW)”。如今,已經有許多人拒絕使用任何使用工作量共識的加密貨幣,他們認為這種共識模式對能耗的需求非常大,不僅非常浪費,而且還會對人類環境造成負面影響。
 
實際上,我們已經看到了市場上出現了以太坊這樣的比特幣競爭對手,一旦他們轉換到“權益認證(POS)”共識模式,這種偏見就會進一步升級。我們很難理解那些不喜歡工作量共識的人所具有的強烈意識形態,但加密貨幣市場上的確有部分人已經被說服,並開始擁抱,接受權益認證。我們發現,這種特殊的故有偏見可能會繼續吸引許多人,就像歷史上人們總是會被那些難以回答的問題所吸引一樣。

04

結論

雖然我們並沒有徹底否認“貨幣極端主義”的思想,但是縱觀整個加密貨幣行業,你會發現市場上還是存在很多“反對勢力”在防止比特幣在加密貨幣戰爭中成為最終唯一的“大贏家“。
 
今天我們在此討論的所有“反對勢力”,都是基於“市場結構本身是不妥協的。” - 這個假設基礎之上,也就是說,我們認為存在貨幣自由市場但是在實踐中,這種假設可能有些過於樂觀。各國政府會繼續塑造自己,以及全球的經濟環境,即便是人們眼中非常自由的西方人,其實也不會僅僅因為意識形態而冒著生存風險選擇使用非本國貨幣。
 
絕大多數比特幣持有者其實並沒有意識到,加密貨幣行業裡很少由公司真正有動力去幫助比特幣獲得成功,特別是那些擁有不錯的客戶關係,能夠吸引大量“新韭菜”入場的公司。比特幣持有者不應該對這些公司和礦工抱有希望,而是應該建立自己的交易所,節點,錢包,託管服務和教育機制。
 
所有加密貨幣都具有高度文化性,他們需要用戶擁有共同的信念,並通過這種方式獲取“所有權” - 這其實也是加密貨幣和黃金的最大區別如果比特幣真的想吸引人們與其他加密貨幣對抗,那麼這種“貨幣極端主義”的想法就必須要求比特幣超越文化本身,即顛覆所有比特幣持幣者的共同信念。
 
因此,我們不應該拿黃金的歷史去映射比特幣的未來,而是應該看看我們今天所處的位置,再看看明天希望到達什麼位置,然後看看該如何實現這一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