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各報要聞》華泰減資卸下舊包袱,今年可望重返獲利

瀏覽數

99+

封測廠華泰電子(2329)自金融海嘯之後轉型NAND Flash封測專業工廠,獲得金士頓創辦人孫大衛及杜紀川的支持,但創辦人杜俊元基於對金士頓等合作夥伴的支持及承諾,所以一直沒有進行減資彌補虧損動作,直到2018年才由華泰董事長杜紹堯等專業經理人提出,董事會最後決議進行減資約31.47%。

 杜紹堯表示,減資後等同於卸下了舊包袱,2019年雖有美中貿易戰的外在環境變數,但對華泰營運卻是個轉機,加上NAND Flash不再缺貨,有信心今年營運應可回復獲利。

 華泰2018年6月底股東常會決議通過減資彌補虧損,共減資25.36億元,減資後實收資本額約55.2億元,減資比例約達31.47%。

 華泰在杜俊元尚未退休交棒前,每年股東會都會有小股東提議是否進行減資以彌補虧損,不過,杜俊元認為,華泰應該要自己調整體質,用自己賺到的錢來彌補虧損,而不是利用減資的方式,這對經營公司的人來說,才算是負責任的態度。

 不過,在杜俊元退休後,華泰在去年提出減資案,自然讓許多股東及法人感到意外。杜紹堯對此表示,在創辦人退休後,曾有獨立董事在董事會中提出,管理團隊是否有考量利用減資方式把過去的舊包袱重新整理,但對經營團隊來說,若在創辦人一退休後就進行減資,對創辦人不尊重,而且也等於讓華泰跳入另一個坑,因為沒人會想到交棒後的隔年(2017年)會出現NAND Flash大缺貨的情況,華泰出現虧損,等於是被K了滿頭包。

 杜紹堯表示,對華泰營運來說,要減資的話,選對時間點很重要,要等到營運回神、回復獲利的時間點,再去說服股東。所以,華泰的經營團隊在2018年初時,向董事會提出減資彌補虧損的建議案。其中有兩個考量點,一是減資回復淨值後,當初參與私募的股東可以回到正常的交易市場,二是彌補虧損及每股淨值回到票面後,才能調整員工獎勵制度及發放員工獎金,藉此吸引及留住人才。

 杜紹堯指出,2017年底經營團隊考量減資時,當時市場仍在熱烈討論紅色供應鏈的事,所以,如何留住人才不外流是個重要的考量。不過,2018年來看,美中貿易戰開打後,大陸對台灣人才的磁吸效應明顯減弱,因為去大陸工作不見得是件好事,留在台灣找轉型的機會說不定更好。

 華泰在2018年進行減資,等於卸下舊包袱,迎向2019年新的開始。杜紹堯表示,2018年初向董事會提起減資案,是由現有經營團隊的專業經理人提出的,列了好幾個原因去向董事會溝通及說服,最後董事會答應此事,包括金士頓、群聯等大股東也贊成。而大股東一開始也有所疑慮,因為這會造成他們持股成本增加,所以很感謝金士頓創辦人孫大衛、群聯董事長潘健成的支持。

 華泰2018年下半年營運明顯好轉,2018年12月合併營收14.68億元,為2016年4月以來的33個月單月營收新高。華泰2018年合併營收151.88億元,較2017年成長9.4%。而對2019年營運來說,EMS部門受惠於美中貿易戰開打而營運看好,NAND Flash封測部門則受惠於晶圓供應充足且市場需求維持成長,法人看好營運可望進入獲利循環。(新聞來源:工商時報─記者涂志豪/台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