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區塊鏈創業者:寒冬與我們無關 我們在做2B業務

瀏覽數

99+


2018是泡沫急速破滅的一年,加密貨幣價格斷崖式下跌,無數投資者血本無歸,加密貨幣基金撤退,創業項目融資難度大幅度增加。
“沒有增量用戶”、“一小撮人的零和遊戲”、“業務停擺”……對創業者來說,寒冬下,活下去已成至關重要的事情。
外部環境也在發生改變,數字化浪潮在掠過C端後,開始縱深向B端鋪開,後者開始取代2C業務,成為新的趨勢。
隨著加密貨幣熊市加劇,這種潮流開始蔓延至區塊鏈,那些不被人所知的2B機會,開始受到關注。
沒有盈利模式的加密貨幣錢包,陷入困境的DApp,“資金緊張、不得不裁員”的公鏈團隊,暴富天堂墜落後,急需找到新的出路。
“寒冬對我們影響較小,因為我們很早就布局了2B業務。”對區塊鏈創業團隊來說,B端生意會是救命稻草嗎?

 

文 / 31QU林君 

 

 2C式微 

2017年是多數公鏈啟動之年,在經歷近1年的開發周期後,基於公鏈開發的DApp數量開始逐漸增多。
最新數據顯示,目前基於以太坊開發的DApp超過1500個,EOS鏈上DApp超過300個,基於Tron公鏈上開發的DApp超過160個,有如EOSBet、BetDice、EOS PIXEL MASTER、Newdex、鯨交所等項目大放光彩,曾吸引區塊鏈愛好者一擁而上。
從這點來看,作為區塊鏈領域最具C端基因的DApp,最有希望孕育該領域的“殺手級應用”。
但事實並非如此。
據DAppReview的數據,若不考慮刷量的虛假信息,目前EOS DApp總體日活約5.4萬,Tron日活約3.3萬,以太坊則在1.2萬左右。

▲ 目前三大公鏈的日活數據

這個數據與互聯網的產品相差很長一段距離。
“比如新用戶要玩一個EOS遊戲,你需要先讓他了解加密貨幣、錢包,甚至EOS賬戶、CPU、RAM等概念,對於不熟悉區塊鏈的用戶來說,這就把很多玩家擋在了遊戲之外。”區塊鏈開發者白浩分析稱,這是目前DApp玩家還多是幣圈用戶的原因。
致力於降低區塊鏈準入門檻的項目開始獲得關註和青睞,比如出現了專做EOS自動售賣CPU 和 NET 資源的Bank of Staked,以及Chintai。
“錢包也在為降低用戶門檻做很多工作,比如幫助用戶註冊賬戶,減少中間的繁瑣環節等等。”白浩坦言,目前來看,DApp的確還不足以吸引大量C端用戶,未來是否會出現百萬級產品,“還無法預測”。
MocDapp創始人墨客在玩了市面上大部分Tron DApp後,也不禁感慨,“目前的80%的遊戲與區塊鏈關系並不大,99%的區塊鏈遊戲會死亡。”
就在DApp 拓展C端業務舉步維艱時,公鏈也面臨著兩難境地。

 

 

就在DApp 拓展C端业务举步维艰时,公链也面临着两难境地。

 公鏈:自建生態或是融入實體 

作為2018年下半年火起來的風口,如今的DApp已成為評判公鏈是否成功的標準之一。
與那些緊鑼密鼓對接DApp開發團隊、甚至提供付費遷移的公鏈團隊不同,部分公鏈則在嘗試不同的路子:面向B端,給實體提供企業級服務。
據31QU了解,公鏈墨客(MOAC)目前已和網易雲、Unitopia、IntelliShare、卡巴租車,甚至寧波市政府等多方達成戰略合作,“我們以技術服務商的身份,給他們提供區塊鏈解決方案”,墨客市場總監林澤銳稱。
“有我們參與的一個叫智鏈通的項目,是去年6月28日上線的,該平台首批完成轉化的用戶量達200萬。”林澤銳表示,墨客公鏈的重點放在區塊鏈結合產業、技術服務實體上,“目前該項目上鏈數據已經有30萬條。”

 

“公鏈和實體結合才有前途。”他認為,現在還沒到DApp大規模爆發的階段,“原因是DApp開發團隊水平不足。”
事實上,和墨客一樣,專註B端企業合作的案例並不罕見。
例如,溯源鏈(TAC)主網上線後,先後為新西蘭奶粉、陽澄湖大閘蟹、太湖有機魚等多家企業商品提供上鏈服務;
東北北大荒利用區塊鏈等多種技術手段,在種、管、收、儲、運、加、銷全產業鏈形成閉環,為包括農民、供應商在內的用戶提供全程保姆式服務,其背後技術提供商就有區塊鏈公司“智鏈”的身影。
……
溯源鏈創始人王鵬飛告訴31QU,他們並不主打DApp,目前鏈上只有團隊開發的一個星城App和一個企業服務TAS,“我們一切以服務實體經濟為主,給企業服務,賺企業的錢。”
他表示,溯源鏈也有受到幣圈寒冬影響,“不過相對小一些”,原因主要是業務特點決定的,“比較早開始為企業服務,布局的效果已經顯現出來,預計今年第二季度開始盈利。”
這似乎是一種現象:重點不在DApp生態搭建,而是積極尋求2B合作,提供企業級服務,寒冬下的這些公鏈團隊,正在悄無聲息拓展業務、謀求盈利。

 扭转不赚钱的钱包生意 

熊市持久,沒有穩定現金流的團隊顯得異常著急。
“2018年,多數加密貨幣價格縮水超過80%,幸好我們當初募集的比特幣都換成了USDT。”國內某項目方負責人告訴31QU,“不然2000萬的資金,拿著不動的話,現在只剩不到400萬。”
和他們一樣逃過一劫的項目方並不多,更普遍的情況是,原本手上攢足3~5年的資金,已經縮水大半,團隊紛紛陷入困境。
那些沒來得及打通商業閉環、獲得營收的產品,如加密貨幣錢包,面臨著更大的挑戰。
進入熊市後,用戶交易和使用錢包的頻率大幅度下降,“最明顯的感知是活躍度減少了。”麥子錢包COO吳巖介紹稱,市面上所有加密貨幣錢包都是提供免費服務,“沒有收取手續費一說,這塊我們暫時沒有盈利。”
據了解,加密貨幣錢包是一款針對C端的產品,主要為用戶提供儲蓄、交易幣資產服務,過程不收取費用。
雖然目前錢包團隊已經拓展出新業務,比如直接在錢包內置交易區、開發金融衍生服務、提供資產托管等,但目前為止,這一細分領域還未形成完善、成熟的商業模式,“要想盈利,還需要探索新的方式。”
吳巖表示,“麥子團隊也在給傳統企業提供服務,做企業級錢包。”他告訴31QU,目前茅台、格力、海航等大企業都發了Token,“當然,他們主要做供應鏈金融,與我們平時說的代幣不一樣。”
根據他的介紹,傳統企業生產產品時會相應的上鏈、Token化,供應鏈上的企業拿著這部分有企業背書的代幣,在相關場景中使用,“比如格力和海航兩家企業都發了Token,如果雙方達成合作,可以用格力的代幣購買海航的機票,這樣就打通了兩個場景。”吳巖說。
不僅是麥子錢包,因為率先支持EOS,抓住擴張機會的Token Pocket(TP錢包)也有這部分2B業務。
“2C這塊還沒有非常穩定的收入,現在傳統企業開始進入區塊鏈行業,每個App都會有錢包的需求,”Token Pocket CEO 付盼告訴31QU,如果這些企業沒有開發能力,TP可以提供定制服務。
“企業端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付盼表示。

 

 

 2B浪潮袭来? 

 

去年以來,騰訊將未來戰略定位到B端產業互聯網,阿裏巴巴則發力“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能源、新技術)”,百度All in AI,京東做基礎設施,中國的互聯網開始出現新的轉變,這些大公司也開始將目光從C端(個人與消費者),轉向B端(企業、產業、政府)。
在這樣趨勢下,區塊鏈企業似乎也沒有例外。
去年一整年,關於亞馬遜、微軟、阿裏、騰訊、網易等科技公司布局區塊鏈、開發相關產品、申請區塊鏈專利的消息此起彼伏。
今年1月10日,樂福中國食品安全和質量總監馬國維在某活動上表示,正在通過區塊鏈等技術創新在食品安全保障方面進行提升。據了解,其中的區塊鏈技術,背後正是由IBM主導的Food Trust系統,主要利用區塊鏈技術解決食品供應鏈難題,包括雀巢、聯合利華、沃爾瑪等公司均已參與其中。

一邊是渴求技術升級的需求端,另一邊是尚未找到盈利模式的區塊鏈團隊,因低迷的加密貨幣行情,陷入困境,不得不苦尋出路。
在增量用戶消失、2C業務陷入停滯的情況下,區塊鏈團隊正在往2B方向傾斜,比如面向傳統企業的加密貨幣錢包,提供區塊鏈技術服務的公鏈團隊……
在王鵬飛看來,“2B是一個受行情影響較小,同時還能長期發展的方向。”
不過,這條路的未來尚未明晰,仍需要創業者不斷試錯。
寒冬擊破了泡沫,也讓資本的本性充分暴露。
在區塊鏈領域深耕的創業者們,也開始變得務實起來,摒棄原本以小搏大、一夜暴富的想法,逐漸回歸冷靜,尋找逢生的機會。
原本不受關註的2B業務,開始成為寒冬裏創業者的“救命稻草”。
在式微的2C業務之外,這個新的市場,會成為區塊鏈團隊彎道超車的新機會嗎?
聲明:“31QU”所有原創文章,轉載均須獲得“31QU”授權。未獲授權嚴禁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