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毛利友常法律事務所河合健:日本於2月出加密貨幣法規

瀏覽數

99+

2019年1月15日,由金色財經、Cointime主辦,TEAMZ承辦的金色沙龍日本站第一期在日本東京圓滿落幕。本次沙龍以“加密貨幣交易所在日本市場的展望”為主題,來自中日兩國的多位嘉賓進行現場演講,並參與圓桌討論,共話交易所未來發展趨勢。
毛利友常法律事務所河合健首先進行以《加密貨幣立法修訂的前景展望及對策》為題的演講。

毛利友常法律事务所河合健:日本或于2月出台加密货币法规

河合健首先介紹了日本的加密貨幣監管政策,他指出:「從去年四月份開始,歷經8個月、11場研討會,最終公布了《關於虛擬貨幣交換業研究會報告書》,並上傳至日本金融廳網站主頁,相關部門正在探討對於這些條款的立法。」
他繼續介紹說:「今天演講的內容主要涉及以下幾個方面,首先是對於加密貨幣交易者的問題進行嚴格處理;第二就是不公平的現貨交易,比如操控價格、散播留言等;第三就是托管業務,也就是說,現在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中的交易業務中,托管業務是被列在規制對象以外的,但我認為托管服務是應該被規制的;然後是金融衍生品,目前,對於這類產品尚未出台相應的法規;最後是將‘加密貨幣’更名為‘暗號資產’。」
河合健由加密貨幣立法方面開始具體講解。他指出:「目前,已經開始進入加密貨幣立法的準備階段了,二月末或三月初就會出台相應的法案,現在的國會一般是在一月末舉行,在這次一般國會中,圍繞加密貨幣確定了《資金結算法》的修正案以及金融商品交易法的修正案,然後是犯罪收益防治法的修正案。」
他繼續介紹說:「國會的審議一般需要150天,相關的法案會在六月底出台,但也可能會延期。若沒有什麽特殊情況,在五月末或六月初,國會批準法案並通過法案的可能性非常大。我記得之前的加密貨幣資金結算法出台時間是6月3日,那時候還不是一個提案,而是修正法本身。一般而言,法案出台之後會在一年以內執行,也就是說,該法案可能會在2020年4月份實施,或者可能會提前一些,例如在2019年12月就付諸實施也是有可能的。」
「這一年中,各種法規的制定可能會有很大的變化,在規制裁定以內,如果業務中涉及到了法律的修正問題,那麽該業務就會發生大幅度的變化。目前,做到這一步的國家恐怕只有日本,日本的法案也是最先進和最嚴格的,因此,從事還行業的企業們要考慮如何強化自己的事業,距離法規出台還有不到一年的時間,如果忽視了政策的因素,是不利於未來事業發展的。」
在談及加密貨幣相關法案出台的系列問題之後,河合健又針對“加密貨幣交易者”的問題展開探討:「我認為反黑客策略占到很大一部分,然後就是反洗錢對策。」
他解釋說:「第一,現在的公司破產之後是不受保護的。如果公司遭遇破產,那麽加密貨幣這部分資產會變成破產債權,若情況好,就可能會收回20%的資產,但有時候可能一分錢也收不回。對於這類投資者,報告中認為應該給予他們優先受償權;第二,在用誇張的廣告吸引投資者之前,要防止投資者們對於風險的誤判和投機性的交易;第三,日本加密貨幣交換業協會作為自主規制團體的身份成立,這是已經獲得日本金融廳認可的,如果不加入這個協會,就無法進行加密貨幣交換業的交易。目前有190家公司希望進行交易,但實際上,想要交易的人卻沒有那麽多,最多只有50多家。日本加密貨幣交換業協會簡稱JBCDA,企業加入其中是很有必要的,雖然這一項內容沒有被法律明文規定出來,但事實上卻是必須的。」
正如河合健認為:「最近,加密貨幣總是出現問題,就這些問題制定對策也是一個重要的議題;在不公平現貨交易方面,報告書要對其進行嚴格管制。內部交易、操縱市場、通過散布流言等方式來非法盈利的行為也應該被嚴加管制。例如系統可以關閉可疑的賬戶,或者對當事人進行罰款等。」
「股票領域嚴格規定了什麽是內部情報,但這個問題卻很少在加密貨幣領域中被提及,現階段這類規定被推遲制定。在托管業務方面,托管業務是指管理顧客加密貨幣的行為,錢包服務也是托管業務的一種,例如保管密鑰類型的錢包等。在管理顧客的加密貨幣時候,因為不涉及加密貨幣的買賣行為,而是在顧客的指示下,將加密貨幣轉移至指定的位置,因為是不受目前的加密貨幣交易業務規制管轄的。報告書中指出要對其進行分類管理和監察,不僅要有監察法人,還要有必要的監察財務表。例如要如何應對加密貨幣失竊或者如何償還資金等,同時還要制定相關的反洗錢對策。」
河合健還在演講中介紹了金融衍生品的相關問題。「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金融衍生品是進行保證金交易,並涉及交換、期權等業務。最大的風險其實不是現貨交易,現貨交易中有遭黑客攻擊的風險,而不公正的交易風險則經常發生在金融衍生品或者保證金交易領域。此方面的金融商品交易法規則可能會與一般的金融衍生品相同。」
他還補充說:「雖然目前在法律上已經有了關於加密貨幣結算的規制,但其實投機的行為還是非常多的,我認為加密貨幣應該被定位為金融產品,這樣才是合理的。」
在安全代幣的問題上,河合健也認為應該對其進行參考有價證券的規制管理模式。「例如說,這類交易者是有必要註冊第一類或者第二類金融商品交易業的,這與所謂的證券商業是一樣的,也需要許可證。當然,有價證券的公示規定在發行之前或者募資之前是有必要進行信息公示的。同樣,在發行之後也有義務進行持續的公示和適時的公示,持續的公示就是指每個季度都進行一次公司業務的匯報。」
「為了推進公正交易,政府也會出台關於不公平交易的相關規制,最早可能會在今年2月出台。現在,日本金融廳在探討將以前的‘加密貨幣’變成‘暗號資產’。國外使用‘crypto-asset’這個術語的時候比較多,在我的印象中,也有使用‘virture-asset’的時候,但這些詞容易引起人們的誤會,因此金融廳現在討論要改變原來的名字,不改變其本質內容。」
河合健還提示從業者們:「根據我剛才提及的關於法令修改的時間軸,從事商業的人們今後在行動的過程中,要認真考慮是否要轉變商業模式,避免觸犯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