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區塊鏈行業的63個預測:STO會涼涼、比特大陸不會死、幣安會去非洲

瀏覽數

99+

翻譯 | 賈瑞婷
編輯 | 波波

有句話是這麽講的:凡是殺不死你的,必定能讓你更強大。

比特幣大神哈爾·芬尼也是這麽看比特幣的。

作為資深密碼朋克、中本聰之外第一個接觸比特幣的人、傳說中同中本聰交集最多的一個人,哈爾·芬尼的觀點在某種程度上也代表了中本聰的願景,比如 2011 年 6 月比特幣論壇上的這段話: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比特幣項目並沒有因為技術或法律上的種種原因而走向崩潰,對於市場來說,這一點意味著一個相反的信號:比特幣最終成功的機會在增加,價格自動也會調整到一個更高的位置。”

而今,區塊鏈深冬,幣圈涼涼,可謂是“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如此蕭條之下,還能有人繼續相信這個從中本聰手裏拿到第一筆比特幣的老人的樂觀判斷嗎?

 


1 月 11 日,是Twitter上有關比特幣的第一條推文誕生十周年的日子,作者正是哈爾·芬尼。

而營長也剛好發現一個哈爾·芬尼的信徒在繼續鼓吹這個話題,他認為,2019 年將是區塊鏈行業發生質變的一年,他對區塊鏈技術的長遠發展仍持積極樂觀的態度。

 

 

這個人就是 Arjun Balaji,紐約加密資產投資咨詢公司 Shomei Capital 創始人。在他最新的文章中,Arjun Balaji 仔細分析了區塊鏈十大領域的 63 條預測,並一一標明他自己所確信的程度。

比特幣(6 項)
以太坊(8 項)
其他幣種(13 項)
非公開項目(5 項)
穩定幣(4 項)
區塊鏈基金(4 項)
區塊鏈產品(5 項)
區塊鏈公司(13 項)
政策監管(5 項)

不過,正文開始前,他還是先對自己的預測內容進行了幾點說明:

「首先,本文議題廣泛,作者主觀意見明顯,不能作為權威參考,讀者切勿對號入座。
其次,並非所有的預測均可量化,作者會盡可能明確其置信度,但可能難免出現偏差或方向性錯誤。
再次,本文中有關活躍項目失敗的標準:①日交易量小於 10 萬美元,或市值低於 2000 萬美元;②被主要開發者放棄;二者滿足其一,即可認為項目失敗。
所有預測不存在統一的方法論,本文僅做主觀性敘述。」

以下是作者所了解的區塊鏈十大領域的 63 條具體的預測:


比特幣(6 項)

1)自 2018 年強勢發布後,閃電網絡的增長將會在 2019 年繼續持續。

預計閃電網絡的節點數量將從目前的 2100 左右增至超過 10000 (置信度:60%),原因是閃電網絡節點硬件、托管方案以及 GUI 部署工具將在 2019 年更加成熟。

預計閃電網絡的交易量將從目前的 200 萬美元左右提升至 2500 萬美元以上(置信度:75%),這主要得益於信道上限的提升與雙資金信道的增加。

2)預計 2019 年至少將有一家主要交易所會部署閃電網絡(置信度:50%),這主要是由於網絡穩定性和安全性的提升。

果真如此的話,我將會把自己加密貨幣放在幣安(叠代速度和產品優勢)或者 Coinbase(考慮到它在加密貨幣可用性方面的努力)。

 

 

我尤為期待 Cash APP 接下來的發展潛力,原因有三:①他們真正理解比特幣;②Jack Dorsey 能看到比特幣的普惠金融潛力;③Jack Dorsey 本人投資了 Lightning Lab 2018年的種子輪。

3)預計 2019 年底,Schnorr 簽名算法將以軟分叉的方式部署到比特幣網絡,並將被至少 5% 節點的所接受(置信度:75%)。

4)比特幣的不穩定性和價格波動總是能引發口水戰,總有人會覺得他們所理解的比特幣版本才是更好的。

過去兩年,我們見證了太多的分叉,代碼庫變更過多次,但 UTXO 卻從未變化。預計 2019 年,事情將反其道而行,技術性分叉可能不會再有了,變動將圍繞貨幣政策或 UTXO 進行。

預計 2019 年,比特幣核心團隊將會提出一項重大分叉提案,用以修覆後區塊獎勵費用的市場延續性,方法包括重新使用中本聰比特幣,或增加可預期的低通脹以支持自由市場(置信度:50%)。

5)預計 2019 年底,比特幣基礎層的可替代性與隱私技術部署,將會擁有一個更為可期的路線圖(置信度:50%)。

因為,2018 年是比特幣隱私技術與可替代性研發的重要一年:Q1,Gregory Maxwell 提出 Taproot 和 Graftroot 方案;5 月,Dandelion 協議的 BIP 出版被提交,基於 Schnorr 簽名算法的軟分叉方法也已經研究出來。

6)2018 年,我們見證了大量圍繞閃電網絡所開展的產品實驗。預計 2019 年,基於比特幣來構建產品的開發體驗將會有明顯提升,其中包括 web3/truffle 框架的 Javascript 包、節點托管服務、更好的文檔和教程,等等。所以,我對新產品的前景非常期待。


以太坊(8 項)

7)2018 年是 POS 共識機制研究的重要一年,特別是 6 月份對 EIP 1011(Hybrid Casper FFG)規範的更新,取消 PoW/PoS 混合階段而直接進入純碎的 POS 機制,這也是以太坊 2.0 的關鍵一步。以太坊 2.0 包括 6 個截然不同的階段,研發過程將延續數年,分別由 8 個不同的開發團隊獨立進行開發,它們是:

ChainSafe Systems ,研發名為 Lodestar 的以太坊 JS 實現
PegaSys,50 團隊,由 ConsenSys 支持,使用 Java 來開發以太坊的企業級實現
Harmony,獨立團體,基於最初版本的 EthereumJ 來開發以太坊的 Java 實現
Parity,開發以太坊 2.0 的 Rust 語言實現
Prysmatic Labs,開發以太坊 2.0 的 Go 語言實現
Sigma Prime,開發以太坊 2.0 的 Rust 語言實現
Status,正在用 NIM 語言來開發以太坊的首個原生的移動客戶端
Trinity,由以太坊基金會支持,開發以太坊的 Python 語言實現

盡管以太坊 2.0 的路線圖已經出現重大挫折和動蕩,但我預計,其第一階段將在 2019 年四季度交付(置信度:70%),盡管還會存在一些問題。

8)2019 年,預計 Augur 將重新成為爆款 Dapp,其交易量將從 150-200 萬美元增至超過 1000 萬美元(置信度:70%)。

我對 Augur 的樂觀預期來自於以下幾點:①它是一個可用的產品;②它用戶體驗一直在改善;③品牌知名度不斷在提升;④產品市場不受監管影響;⑤穩定幣整合;⑥更好的交易市場與流動性。

9) “加密收藏品”概念在 2018 年 Q1、Q2 風頭很猛,尤其是 3 月份,伴隨加密貓遊戲的 1200 萬美元融資而達到頂點。然而,這個風口很快就會過去。

因為“加密收藏品”概念就像是在用一個現成的解決方案,反過來找尋它所能解決的問題。讓遊戲行業采用這一方案並不現實,因為遊戲公司不會放棄完全受他們控制的壟斷方案。

預計 2018 年尚未拿到融資的加密貓模仿者們會在 2019 年面臨倒閉的噩運(置信度:85%)。

10)去中心化交易的用戶接受度遠遠低於預期。最佳去中心化交易協議 0x 在 2018 年的日交易量普遍低於 200 萬美元。

預計到 2019 年 12 月,基於0x 協議的交易總量將會落後於 Coinbase 一天的交易量(置信度:90%)。DEX(去中心化交易)的最大問題是沒弄清楚目標用戶。

雖然非托管交易看上去美好,但受限於匹配/執行速度、前端運行能力、隱私保護差、審計困難等因素,導致用戶體驗過差,並不受機構投資者青睞。而散戶的參與對於非托管交易的長期可持續性發展尚不明確。

此外,很多基於付費代幣的 DEX 協議都將被分叉,類似於 0x 的處境。

預計跨鏈互換或類似的無代幣非托管交易將會增長。

11)很多早期的突出的項目帶來新的市場需求,包括計算、存儲等等。

隨著“實用代幣”的說法甚囂塵上,對存儲和計算方案的需求反而在消失,但結局尚不明朗:①中心化解決方案替代成本的相對增加,不受審查的 XYZ 需求是否夠強勁;②新興市場需求是否足夠達到進一步發展所必需的規模經濟水準。

目前,引領分布式或空閑資源利用的去中心化市場新貴還沒有足夠的潛力來威脅 AWS、微軟、Dropbox等傳統巨頭。

12)預計被剝奪 ETH 采礦權的礦工將會極力抗爭,並將提出一個有爭議的以太坊硬分叉(置信度:60%)。

以太坊的路線圖早已同礦工們對立起來:1 月份上線的君士坦丁堡版本會將區塊獎勵從 3 降到 2,傷害礦工的利益,並有可能令他們倒閉。而供給減少一般會帶來價格攀升,但如果礦工們尚未清倉的話,此次升級還有可能會帶來一場短期的熊市。

13)到 2019 年底,“通證治理”將不再流行(置信度:60%)。

在我看來,這事偏離了激勵機制的本意。在實踐中,理性的通證持有者只有兩個目標:①強化已有的權力結構;②最大化代幣價值,而非其效用。

“通證治理”的興奮情緒,可能只是加密貨幣牛市所帶來的副產品。因為加密貨幣市場從未經歷過那樣的牛市,針對“通證治理”,2019 年將出現更多合理的質疑聲音。

14)盡管我自己更傾向於比特幣,但 2018 年以太坊的去中心化金融之風,對我來書歐仍有極大的吸引力。加密貨幣運動的目標之一就是普惠金融,而去中心化金融運動的核心正是為無銀行賬戶的用戶提供原生的加密金融產品,這顯然很有吸引力。

然而我沒搞懂的地方是,絕大多數的去中心化金融產品所針對的市場和用戶究竟在哪裏。

如果它們是為機構投資者所設計,特別是那些桿導向的貸款產品,你就很難理解它們將怎樣贏得市場,具體原因參考前面第 10 個針對去中心化交易所的預測。畢竟,增加機構投資者市場的流動性是極其困難的。

如果是面向散戶,我同樣找不出合理的解釋。較大一點的論點可能是,全球尚無銀行賬戶的人正在尋找一個更加容易金融入口,而去中心化金融就是答案,如利用鏈上差價合約(CFD)接入美國資本市場/股票市場。但我對此表示懷疑,因為全球範圍內絕大多數的消費者根本沒有具備投資意義的存款……

我相信,美國的一些去中心化金融項目正承受著重大的風險,考慮到他們那些面向機構化投資者的產品,這些團隊將面臨美國政府嚴苛的監管審查(置信度:70%)。這將是對對失控的以太坊殺手級應用——監管套利——的最大考驗,針對灰色行為的秋後算賬已經在路上了。”


其他幣種(13 項)

15)在 Tom Elvis Jedusor 發布 MimbleWimble 白皮書兩年後,兩種不同的技術實現——Grin 和 BEAM,將會在 2019 年 Q1 上線。其中,Grin 類似於比特幣的無瑕疵的設計理念,BEAM 則參照 Zcash 這樣的基礎模型,他們在貨幣政策、ASIC 立場方面也都存在一定的差異。

預計 2019 年的隱私戰,二者均有存在的價值,其中 Grin 將取得超過 70% 的多數市場份額(置信度:75%)。考慮到早期過高的通脹率,其貨幣政策對於早期采用者並不理想,但其市值超過 2.5 億美元還是比較合理的(置信度:60%)。

16)考慮到 Zcash 創始人 Zooko Wilcox 對於 POS 和創始人獎勵的言論,以及社區中存在的傳言,我認為:①Zcash 將向混合型的 POW/POS 機制系過渡(置信度:50%),過渡期可能為數年;②創始人激勵機制將會發生變化(置信度:30%),由於該機制將在 2020 年結束,而許多研發工作尚未完成,我認為它結束的時間點或將推遲到 2020 年以後。

17)眾所周知,我一直希望那些毫無意義的山寨幣徹底消失。除了萊特幣和狗狗幣,我認為這些代幣半數以上將從明年開始被淘汰(置信度:70%)。

原因如下:①這些代幣的波動特征跟比特幣一模一樣;②閃電網絡的進展大大削弱了“某個更快的比特幣”的需求;③這些小型代幣沒有任何有意義的技術創新或社區生態支持。

18)從絲綢之路開始,暗網市場和色情行業一直是加密貨幣創新的急先鋒。目前,暗網交易的覆雜程度前有未有:從易受單點故障影響的中心化網站轉向去中心化的設施、由 Telegram 頻道和聊天機器人組成的蜘蛛網絡、以及更好的匿名化聲望系統。這裏仍面臨的一些問題是,盡管受限於隱私功能和執法機構對於法幣—比特幣兌換的嚴格監控,比特幣仍然是暗網市場的首選貨幣。

除此之外,“區塊鏈”技術再無實際的大規模應用案例,這不是什麽秘密。目前的發展方向很清楚,暗網未來一定完全去中心化的技術棧,而大多數公鏈依舊缺乏隱私保護。

除此之外,暗網對於多數從業者來說只能算是一場思維實驗,而非真正的區塊鏈實踐。

19)隨著人們對比特幣與其他加密貨幣之間 “公平性” 的更多關註,我們不可避免地會看到專註分發能力的新區塊鏈實驗。

雖說非我所好,但 2019 年矽谷的區塊鏈項目很有可能會轉向“讓全世界每一個人都能掌握區塊鏈技術”的長遠目標。這種形式的“區塊鏈基本收入”將會讓加密貨幣思想突破無政府自由主義的界限,進入到政治思想的各個領域。

20)Ripple Labs 今年將會遭受相關監管機構的輕微懲處(置信度:80%)。他們最終可能要面對一項事實:瑞波幣只是一種未經註冊的證券。雖說未必有人會進監獄,但惡有惡報,Ripple Labs 肯定是很難躲過這一劫了。

21)BCH 陣營 2018 年再度分裂,Bitcoin ABC 一派雖說保住了 BCH 標簽,但比特大陸內部已出現裁員、財務不佳、IPO 推遲等一系列問題;Bitcoin SV 一派,Craig Wright 仍然在向往 2014 年的樂土。

相比大多數人,我對比特大陸的業務更加樂觀,但我相信 BCH 再多的分叉也影響不了比特幣的統治地位,比特幣的統治力將會進一步增長(置信度:80%)。我還預計,ABC 相對於 SV 的統治力將從現在的 64% 增至年底的 80% 以上(置信度:70%)。

盡管比特大陸的戰略決策令人不安,但“不要跟比特大陸打哈希戰爭”將和美軍的“別在亞洲打地面戰”一樣成為鐵律。

22)2018年,從比特幣上分叉出來許多新幣,特別是 12 月份:Bitcoin Gold(市值 2.33 億美元)、Bitcoin Diamond(市值 1.4 億美元)、Bitcoin Private(市值 4100 萬美元)。

盡管這些分叉幣目前都位列市值榜前 25 位,並成功從 51% 攻擊和不為人知的預挖礦等事件中幸存下來;但到今年底,他們幾乎都會滾出市值排行榜的前 25(置信度:70%)。除非,今年的加密貨幣市場的極端令人讓我失望。

23)2018 年,EOS 和 Stella 都承諾要投入大量的精力來改善開發者體驗及核心基礎設施。我不懷疑它們成不了比特幣,但全球範圍仍有很多開發者有興趣為這些公鏈開發去中心化應用。

因為有錢,EOS 和 Stella 所招募的開發者團隊都獲得了很好的資助。盡管在很多區塊鏈行家看來,這些項目根本算不上真正意義上的區塊鏈項目,但矽谷的一些資源確實幫他們做到了一些有意義的開發者數據,估計 2019 年將有超過 50 款 DAPP 上線。

24)我幸災樂禍於那些“主節點”項目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牛市之後,我預計,除 DASH 外,其他“主節點”將無法存活至 2020 年,因為它們根本就沒有任何流動性或社區支持(置信度:40%)。

25)通證精選註冊表 TCR,先前最為火爆的“加密經濟原生體”,現在看來,已經不像 2018 年那麽合理了。我覺得 TCR 是 2017 年通證過量和過度期待把所有事物通證化的一個典型。

這種模式太過覆雜,整個行業必將會從規模化 TCR 中轉移出來(置信度:60%)。

26)2017 年,不少形式化鏈上治理項目備受關註:Tezos、Decred、Aragon 等項目給人留下很大的想象空間。雖說形式化治理系統的目標,是獲取一系列利益相關方的意見反饋,以確保順暢的升級;但大多數項目卻受困於一些基礎性問題,囿於既得利益者的利益而無法真正推進公眾的參與程度。

過去,大多數形式化治理項目進展失利的原因往往在於缺乏合適的工具,如匿名投票。最近,一些新的進展還是值得關註的,比如 Commonwealth Lab 基於 Edgeware 所做的工作,但長遠看來,形式化治理系統的可行性尚不明確。

2019 年,我們有望看到一些有關核心協議的鏈上決策的出現。

27)令人興奮的是,隨著形式化治理系統研究的深入,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DAO 有可能在 2019 年卷土重來。

2016 年,The DAO 項目的失敗令人印象深刻,但兩年後,我們又看到了新的嘗試。今年,有一款看起來很酷的 DAO 產品——Moloch DAO,其目標是為以太坊基礎設施做出貢獻,並解決生態系統開放源代碼(基礎設施)開發中的常見問題。

我過去強調,“區塊鏈項目應該融入一個去中心化治理的模型。”我認為,2019 年,瑞士基金會將會被重構為 DAO 的首個“殺手級應用案例”。


非公開項目(5 項)

作者聲明:我並未投資這部分提及的任何項目或企業。

28)盡管加密貨幣公共市場持續萎縮,但非公開項目的估值(尤其是矽谷的項目)並未就此完全調整過來。Fred Wilson 最近註意到股票市場中公開市場估值之間的關系:

私有市場和公共市場有很大的區別,前進的步調並不一致。多年來,晚期私有市場的交易估值遠遠超過了其公共市場。這背後有很多原因導致。首先,私有市場投資者的投資期限更長,他們希望獲得3至5年的回報,而不是立即獲得回報。第二,私人市場投資者獲得清算優先權,理論上保護他們免受損失。最後,在私有市場進行的交易在類似拍賣的環境中結清,最高競價者的交易。所有這些因素都意味著,一家熱門公司可以在私有市場上籌集更多資金或達成更多交易,遠遠超過公開市場的投資和交易額。

區塊鏈行業最吸引人的還有另外一個理由——投資者不想錯過下一個區塊鏈巨頭,所以要尋找“下一個以太坊。”雖說不少區塊鏈基金都會將這裏投資計為成本,但很難相信在公開市場已經大幅下跌的環境下,5 億美元、10 億美元估值的投資能給投資者帶來像樣的回報。

預計 2019 年,許多團隊都將以較低的估值重新籌集資金(置信度:90%)。

29)關於 Dfinity、Hashgraph、Algorand、Filecoin、Ncent、Thunder Token 等網絡,僅有不到 50% 的項目能做到 2019 年上線(置信度:70%)。

30)2017 年 Q4 到 2018 年上半年,由於新的基金/熱錢不斷湧入,私有項目估值不斷創下記錄。然而,隨著流動性快速通道的消失,我們將會看多更多傳統募資方式的回歸,例如股權、商業模式,而非重覆造輪子的基礎層協議模式。

31)2019 年,Handshake 項目或將取得很好的發展。我很懷疑他們是否會發行代幣,但替換 ICANN 根服務器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它顯而易見是打破了目前的 DNS/證書授權系統。可能發生的進展是:Handshake 作為一種簡單粗暴卻有效的解決方案,服務於那些有監管風險的網站。

32)2019 年最無聊的事情,我認為是加密貨幣消息應用程序之間的戰爭,包括 Telegram (TON)、Signal (Mobilecoin) 甚至是 WhatsApp。它們都沒有資格成為潛在的非主權貨幣競爭者,也無法引起大家的興趣。

而 Facebook 最近做的另一件事卻讓人興致盎然——一個專為匯款而設計的穩定幣系統,它可以賦予數百萬人加密貨幣用戶的體驗,特別是在印度。

而 Telegram 的 TON 項目,我就沒什麽興趣了,他們確實拿到了 10 億美金的資金,但高銷售額只是因為公眾對於加密貨幣的狂熱、Telegram 本身的吸引力以及那無數頁的技術語言。


穩定幣(4 項)

33)顯然,2018 年是“穩定幣元年”,目前,市面上的穩定幣包括 Paxos Standard 的 PAX、Gemini 的 GUSD、Circle 的 USDC、Carbon 的 CUSD,以及 TrustToken 的 TUSD。

這些加密貨幣中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去中心化穩定幣。穩定幣應該叫做“價格穩定的以財產為支持的代幣”,又名“法幣”。

由於這些代幣允許交易者像銀行一樣對待交易,而代幣也要像銀行那樣需要接受 KYC/AML(了解客戶及反洗錢)等審查,也就不足為怪了。因為法幣意味著監管,即便某次交易中一個最不起眼的瑕疵,也足以讓文克萊沃斯雙胞胎親自關閉你的賬號。

持有法幣會讓發行者掌握你的財務命運,就好像從一個坑跳到另一個坑。由於對信貸風險高的擔憂,以及新項目的出現,Tether 的主導地位會降至最低,不清楚什麽樣的產品市場適合法幣。它應該用來做中間人的安全港還是交易者的結算貨幣?它是一種新的“數字貨幣”嗎?它擁有自己的產品生態系統?

2019年,我預計法幣生態系統的 Tether 共識機制會有所下降,然而整個法幣系統的市值將從現在的 25 億美元增長到 40 億美元以上(置信度:80%)。

34)雖然我對 MakerDAO 的長期可行性持保留意見,但 2018 年他們增長顯著。本文發表時,大約有 180 萬以太幣被鎖定。整個系統很穩健,主要是因為該系統中的過度擔保機制(目前大約為 370%)。

雖然該團隊分享了其他抵押債倉 CDP 的使用案例,但目前 MakerDAO 的使用僅限於以太幣中的利潤率需求。不斷增加的以太幣 CDP 儲蓄將會影響以太幣的價格,預計 2019 年 CDP 中的以太幣將會超過其流通量的 3%(置信度:60%)。

在我看來,風險波動更小的擔保物或類似 Compound Finance 的中心化產品可能更具吸引力。

35)Marquee 穩定幣項目 Basis 把資金還給投資者後,我們就失去了加密貨幣領域最有潛力的一個項目。風險投資人加上 20 出頭的聰明年輕人,真有希望純靠信仰來激發穩定貨幣的活力麽?

雖然遭遇了挫折,但是像 Reserve 這樣的一些團隊還在一些類似的項目上努力,比如鑄幣稅股份模型,並計劃通過實踐去進行去中心化。預計 2019 年不太可能看到以鑄幣稅股份為基礎的超過10億美元的穩定幣項目上線(置信度:80%)。

36)預計 Tether 真有它所聲稱的這批美元儲備(置信度:85%)。

2018 年,因為對銀行關系、價格操縱和資金“審計”的擔憂,大家無比擔心 Tether 能否獲得支持。盡管市場一直猜測 Tether 可能沒有十億美元的穩定資金,但年底彭博社一篇文章提到,這批現金儲備是到位的。

但是由於對洗錢、市場操控等犯罪行為的調查,消費者會發現自己的資金實質上是由美國當局所控制,取現流程極其冗長。


區塊鏈基金(4 項)

37)我最喜歡的基本指標仍然是價格走勢。今年早些時候,我談到了區塊鏈基金:

在區塊鏈資金周期的早期,許多累計型基金將分配給基金經理,以更了解該領域的情況,例如 Passport Capital、聯合廣場風險投資公司(Union Square Ventures)、A16z、紅杉資本(Sequoia),以及其他相關的基金。這是因為他們認識到,新的資產類別不同於他們所習慣的資產,但可能跟他們的戰略更加相關……隨著最初的炒作消退,第二代資本配置者將出現,他們將更有經驗,從第一波浪潮中搶錢的基金經理手中奪走資本。在這一新的資產類別中,最優秀的基金經理也不太可能是首先發現它的人。我們現在開始看到這一點,Matt Huang(前紅杉資本合夥人)和 Fred Ehrsam(Coinbase 聯合創始人 )的新基金,a16z 的新宣布的加密基金,還有一些未宣布的基金在今天的加密熊市中募集資金。

隨著新成立的第二代基金從以下渠道籌集資金。資金募集渠道包括包括:①更可信的有限合夥人(包括耶魯捐贈基金);②鎖定期更長的有限合夥人;③更可信的普通合夥人,等等。

話雖如此,我仍然認為 2019 年的融資將會放緩,主要原因是:①公開加密市場缺乏動力;②受市場規模限制,可投資機會有限;③Beta測試工具的擴散。

第三點尤為重要,許多大型基金都增持了 BTC 或 ETH,資本配置機構為 Beta 測試支付了過高的費用(只做長期的基金)。雖然經驗豐富的普通合夥人在籌集資金方面不會遇到任何困難,而且經常辯稱,BTC/ETH 的配置是投資組合決策,但我懷疑,許多有限合夥人傾向於選擇通過低成本的單一/多資產投資產品直接投資。

38)隨著今年的混戰,區塊鏈基金差異化的機會終於出現了——盡管回報看上去不那麽出色(Vision Hill的基準測試是一個積極的進展)。越來越多的基金開始找到自己在市場中的“合適位置”,例如,基礎的多頭基金、長線/短線基金、一般意義上的挖礦等等,而不是僅僅將自己定位為泛泛的“區塊鏈基金”。

預計 2019 年,我們將看到整個區塊鏈基金管道的制度化,從後端操作到托管、從上至下。

39)隨著基金倒閉和有限合夥人資本的重新配置所引起的資金合並,中心化將成為新的潮流。同時,基礎多頭基金/長短線基金中的“藍籌股”基金將會與 20-25 家相同基金的所有權存在嚴重重疊。

預計 2019 年,這將大大降低跨資產關聯。

40)傳統資本市場的投資策略,如 Layer 1 模型,一直沒有得到充分的研究。早期模型看起來有點像“區塊流與交易公司的融合”,但仍然存在一些問題。但我對這種發展感到興奮。

我尤其感興趣看到的一個積極模型來自一支尋求法律套利的基金。該基金努力從國債基金總價值超過市值的項目中獲得國債。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創新能力是很有必要的。


區塊鏈產品:(5 項)

41)我一直對企業級區塊鏈持有懷疑態度,並曾經立下 flag,不會在企業區塊鏈上面浪費時間。而隨著價格的低迷,企業對於 Capital-B 區塊鏈的興趣好像也真的也沒有那麽大了。

綜合各種情況來看,目前我們處在在“區塊鏈,不等於比特幣”的第三年或第四年實驗中,該實驗始於 13-14 年的比特幣泡沫。我們已經開始見證第一批項目的受挫,包括 R3、Hyperledger 以及來自微軟、IBM 的其他項目都在被放棄。

鑒於實用性有限,預計 2019 年這些團隊將遭遇裁員潮甚至倒閉潮(置信度:75%)。

42)2018 年的一項積極進展,是出現了大量廉價的單盒節點硬件產品,包括 Coinmine、Nodl.it 等等。

雖然成本會依據成本和規格有很大幅度的變化,從投資者角度來看,商品化會有很多擔憂;但對於希望與公共區塊鏈互動而想要自我主權的用戶來說,這無疑是件好事。

一個全節點的盒子的行業平均價格大約為 150 美金,在 Raspberry Pi 上面運行可能更便宜。

43)2018年,證券型通證受到了極大的炒作,交易所、通證標準、發行方等都獲得了數億美元的投資。

我認為幾乎所有代幣化證券產生的價值都將被承銷商、資產持有者、安全代幣發行 STO 早期投資人、基礎設施提供商等等所攫取。

關於 STO 的一點心得分享,就目前而言,STO 沒有什麽吸引力,而且這個領域充滿著承銷商——除了承銷費用,他們經常會作為主要投資者從優惠定價中直接受益,其激勵機制往往也言行不一。

盡管曾有豪言稱潛在市場規模 TAM 有 80 萬億,但我懷疑證券代幣是否適合投資者市場。目前尚不清楚安全代幣發行 STO 的精準受眾是誰。肯定不是機構型投資者,他們缺乏有效的方法來對沖或管理這些多頭基金的風險。

Oaktree 資本管理公司聯合創始人、億萬富翁 Howard Marks 在 2015 年一封關於流動性的信中提到:

我的一個長期規則是,“任何投資工具都不應該承諾比其基礎資產提供更大的流動性。”如果這樣做,流動性增加的來源是什麽?因為沒有這樣的來源,增加的流動性通常是虛幻的、轉瞬即逝的、不可靠的,就像龐氏騙局一樣,它會在一段時間內行得通,到市場凍結會變得行不通,流動性的承諾需要在艱難時期受到考驗。

 

熱門搜尋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