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資本惜“餘糧” 項目練內功

瀏覽數

99+

“幣圈一天,人間一年”,這曾是形容加密貨幣市場火爆時賺錢效應遠超其他行業的調侃。此時,人間一年已過,幣圈則陷入日日難熬的窘境。

 作為最能​​感受行業的凜冽和生機的一環,投資機構已不知不覺減少了資本投放。

 幣信COO熊越描述投資機構人士碰面的場景:大家相逢一笑,都兩個月沒出手了。九州資本創始人何瓊說,好的獵人,不會選擇在冬天打獵。

 資本的熱情下降,下游的項目方自然不好過。不少項目團隊拋售了當初募集的ETH來求生,也有大批的項目在這個冬天銷聲匿跡。

 泡沫破碎,投機退散,投資機構和項目方共同迎來了現實版的絕地求生,畏縮過冬還是迎難而上?

 一級市場減投二級市場破發

“資本寒冬”是2018年被反复提及的熱詞,在幣圈,寒冬的冷還要放大十倍。

 火幣區塊鏈研究院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11月,全球範圍內共29個區塊鏈項目披露獲得資本投資,項目數量相比前月增加4個,平均融資金額下降了59.65%。這意味著,投資機構在熊市中仍有動作,但心態謹慎。

 

投機機構減少了糧草輸出

 二級市場也不樂觀。當月,全球共184個項目完成眾籌,項目數量環比下降9.8%,平均眾籌金額環比下降61.48%;在此期間,39個項目上線交易所,相比前月的157個,環比大幅下降75.16% ,且披露成本價的項目破發率高達100%。

 一級市場投資銳減,二級市場破發不斷,勾勒出寒冷熊市中幣圈的真實輪廓。當年豪氣沖天的投資機構,已減少了糧草輸出。

熊越回憶起牛市的景象,頗為唏噓,“那時候大家一出手就是幾百上千個ETH,後來降到了100ETH,到現在,很多機構都已經減少或乾脆不投資了。”

 投資機構“冬眠”的原因很簡單:回報率降低,退出週期變長;主流交易所減少上幣,項目上幣越來越難;哪怕上幣,也不見當初瘋漲數十倍的盛況,大多以破發收場。

 回望2017年,根據不完全統計,新成立的區塊鏈投資機構多達46家。此外,以真格基金、丹華資本為代表的傳統VC紛紛進場,數不清的Token Fund應時而生。

 泡沫就在這時被造就。創世資本CEO豐馳回憶:區塊鏈項目半年時間就能從天使輪衝到“IPO”,資金退出比投資傳統項目快了十倍,“大家都說區塊鏈不睡覺,你在幾個月內從天使輪到IPO,哪有時間睡覺啊。”

 造富神話讓投資家們紅了眼,又一不留神掉進了“冰窟窿”。“有新入行的同行,在高位買了以太坊,然後投了一堆破發項目,算是給幣圈交學費了吧。”熊越告訴蜂巢財經。

 2017年6月份著手幣圈投資的Finbit創始人宣露,目睹了投資圈遇冷的全程,“牛市時,幾乎每個區塊鏈項目都會有一家Token Fund,但很多Token Fund並不具備風控能力和雄厚的資金儲備,在熊市來臨時,就死了一大批。”

 “今年處於缺錢的狀態,特別冷”,宣露認為,在熊市不虧錢就相當於賺錢了,先活下去最重要。

項目方資金、用戶雙短缺

 資本市場的快速冷淡,讓項目方體味了什麼叫“冰火兩重天”。

 一些在牛市時動輒募資價值數千萬美元ETH的項目團隊,在全球加密貨幣市值大幅縮水的情況下,陷入資金困境。

 Pinmo首席戰略官黎禕煒說,他身邊很多項目由於沒錢已經垮了,手頭仍有“餘糧”的也謹慎了很多,放慢了擴張的步伐。

 一個月前,ETC的一家開發團隊ETCDEV就因市場下跌,資金緊張,宣布停止運營。在做出這一最壞的決定前,他們曾向社區募資,但692名社區成員中有59%的人拒絕了提供資金支持。

 國內知名公鏈項目“元界”也於近日陷入了“欠薪門”,這一曾經流通市值達到4億多美元的項目,在熊市裡顯出了掙扎。

幣圈項目在熊市頗為掙扎

 於區塊鏈項目方而言,熊市里短缺的不只是資金,還有用戶。

 地圖公鏈項目Hyprion聯合創始人羅凱告訴蜂巢財經,項目方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用戶從本來就很少的狀態變成了完全性的稀缺,原來在市場裡面的用戶幾乎無法再被撬動起來,說明現在整個市場依然在存量博弈,並不是增量博弈。

 “由於熊市的關係,很多幣圈KOL、各類區塊鏈自媒體都大量死亡,導致運營分發的渠道也在減少,引起的量能極其弱。”

 羅凱認為,熊市對項目方的運營提出了挑戰,在獲取新用戶時面臨諸多門檻。比如用戶因開錢包賬戶、上交易所流程繁瑣而放棄入場;很多產品沒有場景剛需,對用戶沒有吸引力;即便用戶使用產品,但如何將其轉化為代幣購買用戶,也是一個難題。

 缺乏資金和用戶,區塊鏈項目團隊已經倍感艱難,此時,各大交易平台不僅放緩了上幣步伐,還紛紛下線了不少幣種。

 據不完全統計,OKEx交易平台下架或隱藏幣種交易對近百;火幣、幣安緊隨其後,也接連宣布下架了一些存在風險的幣種。

 交易平台紮緊了項目方登陸二級市場的口子,項目方“上市”獲取用戶和資金的渠道又少了一個。

機構 “變向”  不投 Token投股權 

 沒有新的資金進場,幣市難以盤活,各投資機構也開始重新審視市場,希望尋得突圍的方向。

 市場上一個明顯的變化是,Token投資正逐漸減少,投資機構們開始“變向”,回歸傳統VC的套路,轉向股權投資。

 熊越表示,Token的市場太差了,現在股權投資明顯增加,“相比於牛市時的激進,我們現在的策略偏保守,只投非常看好的項目,方向、團隊都很靠譜的那種,基本上都是投股權,算是做戰略佈局。”

 比特時代創始人黃天威也更傾向在熊市對項目提供更長期的支持,“投資人投token類的項目可能是以套現為主,套現結束項目跟投資人就沒關係了,後續不會為項目提供更多支持。但股權投資搭配投資Token的方式,對於投資人來說,更會願意提供各種資源支持項目長久運營下去。”

 機構在熊市裡“調頭”反倒實現了過去一直高喊的“價值投資”,成了市場去泡沫的直接體現。

幣圈投資機構向股權投資傾斜

 宣露告訴蜂巢財經,牛市時可能會根據市場做一些快進快出的投資,但熊市裡,會嚴格考慮項目產品、市場環境和項目團隊的拉力三要素,謹慎投資,長期孵化。

 投資機構的“變向”和減少出手,則是在為“春天”的到來做準備。

 何瓊表示,好的獵人不會在冬天打獵,情願保守一點,持有法幣和BTC度過寒冬,錯過一兩個機會也沒關係。等春天來了再出手,回報會豐厚得多。

 他認為,區塊鏈遊戲很有可能成為行業未來破冰的重要因素,“遊戲能夠快速帶來流量,帶入更多資金。目前區塊鏈行業還是需要冷靜做事,把底層設施建設完備。”

 JRR Crypto董事總經理張璐也認同在細分領域發現新的機會。“比如錢包、交易所等通用工具和媒體社區,一個是資金入口,一個是流量入口。公鏈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跟資產或者其他技術結合的相關應用,可能會有比較好的發展前景。 ”

 對於投資機構而言,在熊市裡生存不僅需要銳利的眼光,也需要耐心等待。“現在,我們80%都在投二級市場,比如通過二級市場的合約交易等,進行資產保值和套利。等到市場好轉之後,再加大一級市場的投資力度。”何瓊說。

  項目方放棄“上交易所”執念

 熊市如一面照妖鏡,投機者現出原形,黯然離場;水落石出,露出一些還依然存在的項目和團隊。

 一名行業人士告訴蜂巢財經,在熊市裡,項目方已經不再把上線交易平台當成第一要務。

 “一方面,上交易所很難再帶來大量流量,大家都沒錢了,不會過於關注新項目;另一方面,項目方登陸交易所也需要一筆不小的成本,所以很多團隊不再對上線主流交易所那麼執著。”

 在糧草短缺,投機退散的情形下,項目方的一個熊市必備技能就是耐住寂寞,踏實幹活。

 此前曾被幣安下架的BCN項目的中文社區負責人冀純強告訴蜂巢財經,“目前為了保護大家的利益,我們只對技術做開發,不做過多的宣傳。”對於被幣安下架一事,他認為對項目本身的運營影響不大,“做事熬過熊市最關鍵。”

 應對熊市資金、用戶雙短缺的局面,羅凱選擇堅定“緊兇型”打法。

 他表示,雖然之前融了一筆錢,但所有支出都會縮得很緊,幾乎不會盲目花錢上交易所以及上媒體宣傳或去全世界開論壇。“目前200%的精力都放在產品開發上,也嘗試去先落地一些入門級產品,吸引新用戶進來。”

 此外,羅凱認為DApp的發展將是未來市場轉折的一個重點。“現在的DApp大多還是在存量市場博弈,並沒有帶來新增用戶,但相信很快就會出現新類型的DApp,能夠滿足剛性場景,帶動場外用戶進場。”

 可以明顯看到,波場近來就將DApp的發展視為頭等大事。根據波場最近的周報,新年第一周,波場新增DApp 20個,目前DApp總量達到114個。雖然大多數DApp日活量僅為個位數甚至為0,但波場思路明確,即抓穩DApp這一潛力市場,儘早佈局。

 從市場的整體情況來看,多數項目都減少了對外營銷,轉而苦練內功。當然,收縮止血仍是一個有效手段,不少項目用裁員來緩解資金壓力。

 知名天使投資人薛蠻子希望,在熊市裡,創業者要按規律辦事,爭做下一個區塊鏈獨角獸,用區塊鏈技術和激勵系統,做一個殺手級應用出來,這才靠譜。

 熊越明顯感覺到,圈子少了很多浮躁,認真做事的項目變多了,行業在暗地裡完成了一次升級,“熬過這個熊市的人和公司,在下一個牛市都會提升一個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