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技術、投資、監管?區塊鏈穿越牛熊的驅動力是什麼?

瀏覽數

99+

1月10日,2019零壹財經新金融年會——“新銀行、新互金、新技術、新連接”——在北京舉辦。會上,零壹財經分析師孫爽發布了《區塊鏈產業發展報告(2018)》。她從行情、技術、投資和監管等角度回顧了區塊鏈2018年的發展狀況,提出2018年是區塊鏈的轉折之年。她認為區塊鏈的前景在於比特幣等幣種擴容技術的發展和大型機構的入場探索。

以下是孫爽發言稿全文:

大家好,我是孫爽。一會兒我講完就是午餐了,希望我的演講能給大家一個好胃口。

我先簡單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在零壹剛開始看的是徵信和網貸,過去這一年看區塊鏈更多

2018年,想必大家也聽“區塊鏈”跟“比特幣”這些詞聽了很多遍,那麼它到底是一個多大的產業?發展得怎麼樣了?您是不是應該像我一樣轉到這個圈子裡來?今天做這個演講,我想用我們的《區塊鏈產業發展報告(2018)》(注:近期會在我們公號發布完整版本)來幫助大家做出一些判斷和選擇。

01

開場

先來看幾張有意思的圖。

第一張是2018年“Blockchain”(區塊鏈)和“Bitcoin”(比特幣)這兩個詞在谷歌的搜索熱度,我們想用它來看這些詞的社會認知情況。從這張圖我們發現幾件事:1)2018年的前兩個月,“Bitcoin”的熱度是上下波動的,有時會超過“Blockchain”;2)3月份以後,“Blockchain”的熱度就穩穩地超過了“Bitcoin”;3)2018年,總體來看,“Blockchain”和“Bitcoin”的熱度都“涼”了很多,這可能跟大家的觀感不太一致;4)相比於其他地區,中國對“Blockchain”的關注度是全球第二,僅次於地中海島國馬耳他,這可能跟大家的直覺比較一致。

02

行情

第二張是比特幣在過去兩年的行情。說到區塊鏈產業,我們要重點講一下比特幣的原因是,其實很多人知道區塊鏈,是因為比特幣。區塊鍊是比特幣的底層技術。在加密貨幣不斷湧現的幣圈,比特幣仍然佔據了50%左右的市值。那麼在過去這兩年,比特幣在2017年經歷了一個大牛市,在2018年初達到了一個高潮,此後便急轉直下,步入它歷史上又一個可能會很漫長的熊市。2018年,比特幣的市值從2900億美元跌到了570億美元,也就是跟百度的市值差不多,幣價差不多回到了2017年“九四公告”時的水平。

比特幣的價格甚麼時候會下跌得比較多?因果難以判斷,我們看相關性。我們發現三種事發生時,比特幣的價格可能會有比較大的下跌:1)知名數字貨幣交易所被盜;2)Facebook與Google等門戶禁止加密貨幣廣告;3)知名幣種硬分叉(2018年有代表性的例子是比特幣現金硬分叉)。這可能說明安全、社會關注量和共識對比特幣來說很重要。

說到比特幣現金(BCH)硬分叉,它的故事是這樣的:2017年8月,比特幣現金從比特幣分叉了出來,這被認為是中國礦機廠商比特大陸主導的;到了2018年11月,比特大陸支持的ABC開發團隊遇到了“挑戰者”,自稱中本聰的澳洲科學家CSW所屬的nChain公司不同意ABC對比特幣現金的發展規劃,說要自己的路,於是兩條鏈出現。不幸的是,分出來的兩個幣的市值加起來才大約是分叉前比特幣現金市值的一半。

我們認為,分叉導致比特幣市值下降的一個原因可能是,大家發現,所謂的去中心化的比特幣社區,也可以被中心化的機構裹挾、不斷分裂,那麼就算比特幣本身說自己永不增發,市場上流通的“比特幣們”可能還是會越來越多,那它的價值可能就會越來越小。

加密貨幣世界另一個比較知名的幣種是以太坊(ETH)。過去的牛市中,有許多ICO項目方用它募集法幣,如果2018年他們沒有把它換成別的更穩定幣種,可能會有一種被“割”的感覺。2018年,以太坊的價格下降了大約70%。

整個幣圈的行情是怎樣的?市值從8000多億美元一路跌到了1000億美元,差不多跌去了一個蘋果。我們看到排名前十的幣種的價格和市值都是下跌的,除了USDT。這是一個穩定幣。它保持價格“穩定”的方法是承諾存儲等值美元。這是“去中心的比特幣社區會被中心化機構裹挾”之外,區塊鏈產業另一個比較諷刺的地方:熊市裡只有跟法幣掛鉤的穩定幣才能漲。不是說區塊鍊是信任的機器嗎?為什麼不是區塊鏈上原生的數字貨幣,而是必須掛鉤法幣才行?

03

投資

2018年,區塊鏈項目總融資262.04億,其中,ICO融資222億,佔84.72%;VC融資40.04億,佔比15.28 %。

跟幣圈的行情一樣,區塊鏈投融資的高潮也發生在2018年第一季度。其中,ICO金額從第三季度就有一個較大的下降,股權投資則是在第四季度才出現這一情況。

地域方面,不管是投融資事件的金額,還是筆數,中國都佔據了全球半壁江山。

傳統資本市場方面,擁有全網90%算力的中國三大礦機廠商都提交了招股書,但都沒上市成功,它們仍然沒被傳統資本市場接納,這其中或許不僅有來自傳統投資者對它們估值的擔憂(主要是現金流的穩定性),更多地障礙可能來自於監管層。

04

監管

我們主要從是否允許挖礦、ICO、銀行入金、開設交易所以及稅收政策和法定數字貨幣的籌備情況等幾個角度來總結各國數字貨幣監管政策。

我們發現,在我們的地區中(中國、日本、韓國、新加坡、泰國、菲律賓、印度、俄羅斯、馬耳他、瑞士、法國、英國、委內瑞拉、德國、美國、加拿大):

1、幾乎所有地區都允許挖礦;

2、中國、韓國、印度和俄羅斯目前禁止ICO;

3、中國、印度、俄羅斯明確禁止銀行入金;

4、只有中國和委內瑞拉沒有明確提出對加密貨幣的稅收政策;

5、只有委內瑞拉已經發行了法定數字貨幣;

6、許多國家提出在本國開設數字貨幣交易所需要申請牌照;

7、香港不去對加密貨幣定性(例如界定它們是否為證券)通過監管持牌機構來監管加密貨幣市場的做法可能會被其他地區借鑒。

和直覺一致的是,我們發現,將美元作為本國法定貨幣,並且受到了美國的經濟制裁的國家更有動機發行法定數字貨幣。它們可能想根據“區塊鍊是信任的機器”來為本國的法幣背書。

05

未來

我們認為,區塊鏈產業的希望在於技術和大公司的入局上:首先,比特幣等主流幣種已經在擴容上出現較大進步,這是區塊鏈被應用的前提;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和大型科技公司不斷探索區塊鏈,這可能會加速區塊鏈技術的落地。比如,我們獨家統計了銀行在區塊鏈業務方面的探索,發現它們已經涉入供應鏈金融、票據等場景,並且這些探索在最近三年保持了增長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