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幣圈斂財套路多警惕陷入局中局

瀏覽數

99+

熊市沉寂良久,只有幣圈的一些犄角旮旯裡還在冒著歡騰氣兒,多以資金盤、傳銷盤為主。

聞著錢味兒進幣圈的投機者,在剛剛過去的2018年不但在二級市場被各種幣收割,還落入“代幣融資”大坑,面臨回本無望、維權無門的困局,甚至乾脆掉進了打著區塊鏈旗號的傳銷騙局中。

中外投資人聯手攬財,資金盤“暴利”引君入甕,落魄的互聯網項目進幣圈撈錢……儘管監管部門不斷發出風險提示,但仍有參與者落入圈套。

各式套路背後都有一個信口開河的團隊,在幣圈褪去繁華後現出原形,將投機者的暴富慾望變成了一道傷疤。

虧損者無奈地付之一笑,在年終總結時自我安慰,“就當買了個教訓”。距離陰曆新年不足1個月之時,多名受害者向蜂巢財經復盤了他們遭遇的坑,提醒他人警惕騙局崩盤導致虧損。

套路一

“中外”聯手斂財投資者20萬變250元

米榕(化名)說,他被外國人聯合中國人搞的項目騙了。

套住米榕的項目名叫Zippie,“它之前還叫Zipper,不是蔡文勝站台那個,現在看,就是故意打擦邊球混淆視聽。”

原本關注蔡文勝項目的米榕,點開這個同名項目的官網,聯繫到自稱該項目中國區運營負責人的劉政,還有一名美籍顧問Matthew(馬修),就這麼走進了這個“大坑”。

兩人告訴米榕,Zippie的核心團隊來自原諾基亞塞班Meego系統開發組,“塞班系統退出歷史舞台後,團隊志向遠大,要搞區塊鏈。”他們還告訴他,Zippie對標的是明星項目亦來雲,研發區塊鏈移動操作系統。

米榕知道“此Zippe非彼Zipper”,但沒經得住劉政和馬修的鼓動。2018年2月,他以1:5000的兌換比例,投進入去33個ETH。

按照當時ETH幣價6000元的價格,米榕總共投資了約20萬元,每枚Zippie代幣(ZIPT)的成本價約為1.2元。

隨後,劉政發來了一份文件,提到Zippie已與索尼公司達成合作。兩人還說,在2018年3月前,Zippie將上線韓國B網、Bitfinex、火幣等數字資產交易平台,蔡文勝也會投資Zippie項目。

幾個月後,米榕傻了眼。

Zippie並未如約上線上述交易平台,唯一登陸的交易平台滿幣網,上線首日便破發,歷史最高價格僅為0.28元,索尼壓根沒有搭理過這個系統,蔡文勝也沒投資。

ZIPT最高價僅為0.28元來源非小號

“被騙了。”米榕和其他投資者計劃維權,結果被踢出了社群。他介紹,Zippie的大多投資者都是中國人,“在大家的認知裡,國外項目會靠譜一些,沒想到還是被割。”

如今,ZIPT跌到了0.015元,米榕投進去的20萬元僅剩250元,他覺得這個數字有些諷刺。

而這個擁有“美籍顧問”的Zippie,從2018年2月熱鬧募資後再沒動靜,官方發布的最新推特停留在2018年12月21日,下面僅有一條評論,“Does zippie done for real?(zippie是真的嗎?)”

“現在馬修和劉政都不承認他們是項目方的人,說只是投資人。”米榕仍在嘗試挽回他的損失,但他覺得希望渺茫。

套路二

互聯網項目轉型入場 撈完錢消失

“神鏈黃了?到什麼進度了?”

“很快上交易所,預計6月。”2018年4月,神鏈(ILC)的官方電報群中,面對投資者的詢問,客服簡單回應。

 隨後的幾個月裡,類似的問答在電報群中出現多次。直到2019年,神鏈一家交易平台都沒上,冷清的電報群裡,只剩下零星出現的廣告。

 神鏈投資者質疑“跑路”

官方資料顯示,神鍊是個打算把中心化應用融入區塊鏈的項目,號稱要“促進去中心化應用的普及”。時至今日,去中心化應用沒普及成不說,項目的周報都從去年6月後停更。

神鏈的官方資料中,所有團隊成員的中國姓名都以英文名形式出現,且無真實頭像,投資者根本無從驗證項目信息。但在幣市大漲之時,沒人注意這些BUG,投機者只想搏一搏上市後的十倍、百倍回報。

神鏈公開的“匿名”團隊介紹

蜂巢財經調查發現,神鏈基金會主席“John Qiu”中文名為邱文城。創立神鏈前,他曾在移動互聯網領域打拼多年,開發過“我的神燈”、“漂流局”兩個社交APP。但無一例外,反響平平。

2017年,首次代幣融資ICO的風潮在國內刮起,邱文城果斷入局,創立神鏈。次年2月啟動ICO,募到了65個ETH,按當時幣價換算約為39萬元。

據知情人士透露,神鏈在啟動時,曾採用“拉人進群送幣”的模式,吸引了數万名用戶進群薅羊毛,然後快速發布私募。彼時,群裡還潛伏了多名“托兒”來鼓動大家投資。

如今,這個從互聯網轉型區塊鏈的項目,已徹底無人運營。神鏈的官方推特更新停留在2018年7月6日。

“他們跑路了,真是瞎了眼。”

“在中國割韭菜太簡單,垃圾鏈。”

 

向上拉動電報群的聊天記錄,徒留投資者憤怒的叫罵。 

套路三

資金盤 “換裝”引君入甕

號稱“創客區塊鏈投資平台”的瑞景之家爆雷了。

1月1日,中國經濟網報導,有受騙者在瑞景之家投資,因無法提現損失數万元,且無法追踪到背後實體公司和負責人。

陷入瑞景之家騙局的人不在少數。2018年11月,大學生小戈(化名)在朋友圈注意到“瑞景之家”這個“高回報”的投資平台,吸引他投入了2萬元。

僅僅幾天,瑞景之家崩盤,小戈的本金打了水漂,“我都不懂這是什麼,因為相信朋友才投的,出事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在瑞景之家的官方介紹中,平台定位為“一款主流網絡平台和多功能工具”,目標是讓所有人享有均等機會……提供點對點的金融服務。

投入者沒人關心這個是什麼性質的平台,高回報的收益模型才是他們眼裡的重點,其中顯示,靜態收益模式下,投資1萬元,10天后連本帶利便可提現12400元;而動態收益則需要投資者發展下線,下線越多,獎勵越多。

 瑞景之家動態收益驚人

靜態收益+動態收益的模型中是滿滿的傳銷盤套路。有律師指出,瑞景之家投資平台的收益利率明顯高於國家法定標準——年利率36%,涉嫌非法傳銷。

在業內,瑞景之家這類平台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資金盤,從保險到P2P再到區塊鏈,資金盤通過追逐資本熱潮的方式,不斷“換裝”,並用高回報率誘惑用戶參與這場零和遊戲。

倒了一個瑞景之家,還有千千萬的“瑞景之家”在行騙。掛著波場名頭、自認資金盤遊戲的“波點錢包”也在此列。

“註冊即送888TRX”、“存1萬送10萬,存10萬送100萬,存100萬送1000萬”、“推薦好友鎖倉直接獎18%”……波點錢包所謂的“創新定投模式”也在以高回報率吸引人入坑。

蜂巢財經以投資者身份詢問波點錢包的推廣人員,對方並不諱言這是個資金盤遊戲,“現在還可以拿收益,保守估計(維持)3~5個月。”換言之,這個遊戲可能將在幾個月後崩盤,總有接盤者難免被套。

“如遇騙局,可隨手舉報”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幣圈投資,多為投機,在收益和風險並重的鋼絲線上游走,儘管“警惕、小心”的提醒不斷,但仍然剪不斷線繩,更難剪斷的是慾望。

早在2017年8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布“關於防範ICO相關風險的提示”,指出國內外部分機構採用各類誤導性宣傳手段,以ICO名義從事融資活動,其中涉嫌詐騙、非法證券、非法集資等行為。

央視也多次曝光資金盤騙局,如MMM、北大糧倉、寶特幣等,提醒投資者遠離這種以高回報利率為誘餌的項目。

目前,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舉報平台(https://jubao.nifa.org.cn )也已將假借區塊鏈之名行騙的行為納入舉報範疇。 

套路不斷翻新,騙局層出不窮,而“入甕”的人往往虧了錢才反應過來,盲目投資終成別人刀下的“韭菜”。

層出不窮的騙術和圈套,給鏈、幣兩圈增添了污點和質疑。時至今日,不少人仍“談幣色變”,有被騙者將區塊鏈與傳銷套路掛鉤,外界也對此形成刻板印象,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行業的明亮度。

“都進入2019年了,投機者應該有點經驗教訓了吧。”一名比特幣的早期投資人提醒,陰曆新年將近,東方人有在春節回籠資金的習慣,一些騙局也恐將崩盤,投資者應警惕風險。

來源:金色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