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獨家金色沙龍圓桌論壇:EOS生態爆發的機遇與挑戰

瀏覽數

99+

1月9日下午,由金色財經主辦,貝殼公關承辦,節點資本、NodePlus和科技寺共同協辦的金色沙龍北京站第六期在北京成功舉辦。
本期沙龍以「EOS生態爆發的機遇與挑戰”為主題,邀請業內知名人士進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討。TokenPocket CEO付盼,EosStore創始人、EOS基金會董事陸海峰,Chaince CEO吳子臻,歐鏈科技CEO Harvey老狼,EOSBeijing聯合創始人孫玉石等行業打開參與了沙龍並發表了精彩觀點。

z6SHRVOjKZUxdXULiPufl8nnxMjQWtgXPVLcYovk.jpeg

在活動的最後,般若prochain創始人老白、比特派副總裁王海舟、TokenPlanet CEO斑馬、EOSPark創始人兼CEO楊敏、金色財經首席記者王瑜琨等人則圍繞EOS生態爆發的機遇與挑戰進行了圓桌論壇,把整場沙龍的氛圍推向高潮,以下是圓桌的精彩內容:

 Wli9C946XGEErhJAmgH2YxLxHj2Kp1T4cSqWhHha.jpeg

王瑜琨:第一個問題,近期有兩款基於EOS的DAPP進行代幣預售,這個在行業裏面是熱點。有觀點認為EOS有可能替代ETH,各位怎麽看呢?
王海舟:代幣預售我感覺有點古老的話題,上一個年度比較熱的是ICO。我們現在的觀點,包括前面很多嘉賓討論的重點都是在DAPP,在去中心化應用的方向。至於預售,做資金目擊的話,我不覺得有什麽差別,如果有差別的話,可能是轉賬速度慢一點。
斑馬:這個事情我不認為它是一個很新鮮的東西,首先它基於EOS這條主鏈發的Token,再來融這個主鏈的代幣。在在行業裏面包括比特幣、以太坊、量子,都是這樣做的,所以我認為這是基本的。
第二,為什麽說它不新鮮呢?EOS眾籌的時候,市面上已經有很多項目在利用EOS代幣來作為融資標的了,比如之前很火的雲幣國際,這都是用EOS來融幣的,所以這不是一個很新鮮的事情。為什麽這次熱點,會把這個推上來呢?我認為2018年下半年以來,就是一直是寒冬。所以沒有這種ICO的模式,沒有讓整個市面上有很大的反響。這次整個行業裏面,因為DAPP在整個2018年是非常火的,而且這兩個項目又是比較有實力的,所以它們利用DAPP這個熱點,來炒現飯,把熱度提升了一下。就算是ICO,我覺得ICO不會再到來了,就算ICO再次席卷過來,我覺得EOS不應該是取代。因為作為比特幣、以太坊、EOS這三種基礎代幣,他們都可以作為融資標的。作為EOS這種標的,在融資標的使用場景來說,對於EOS來說也算是一種進步吧。
楊敏:我看我們是把EOS作為融資標的來看,還是我們的新的代幣要發行在EOS這條鏈上。如果是作為一個新的融資標的的話,它是對現有標的的補充,並不是要取代比特幣或者以太坊的融資。第二種情況是說新的代幣是發行在EOS上的,這有沒有可能取代以前發行在以太坊的方式呢?我覺得不太可能,甚至EOS本身還有一些問題。首先EOS的合約是可以覆蓋的,包括合約內容可以去更新,可以去修改。你的賬號有多少代幣,是寫在某個的。如果項目方發了代幣以後,不小心把合約覆蓋了,在以太坊上這是做不到的,但是EOS是有可能的。它給一些作惡的團隊,提供了新的作惡空間,當然大部分團隊都不會這麽做,但是仍是一個隱患。
老白:非常認同楊總的觀點,EOS上面的Token和ERC20是不同的東西,EOS的Token是記載在合約開發者的表裏面,相當於數據庫,我記錄你有多少個幣,所以它更像一個積分,不像一個資產。像ERC20我轉給你多少個幣,是不可能更改的。但是這個東西,在EOS是可以的。所以它的應用場景是不一樣的,我更認為EOS是有自己的場景的,像遊戲幣或者廣告積分。所以像傳統互聯網積分類的產品,是比較適合的。所有一個融資的方式,我更覺得它像一個預售,它在提前售賣自己的遊戲道具或者使用功能。但是ERC20,它是不可逆的。
王瑜琨:我們聊完融資的話題,把這個話題轉到公鏈之爭上。2018年被稱為公鏈元年,8月的時候EOS交易額首次超過了以太坊,9月的時候日活把以太坊超越了。各位如何看待當下的公鏈之爭,有沒有可能認為EOS是新的王者呢?
老白:因為現在看到的公鏈,能夠跑應用的公鏈不多,可能就兩三條。EOS是目前做的生態最好的,包括錢包、去中心化交易所應用、節點,各方面的資源都是比較充沛的。目前來說做得還是比較不錯的,因為2019年也會有好幾條新的公鏈出來,面臨更強的競爭,但目前來看還是有一些優勢。
楊敏:說EOS是公鏈之王,這個時間點來講,還是有點早。今天的主題叫機遇和挑戰,我首先是個開發者,我們了解到很多EOS的東西。在我們看來面臨的挑戰比面的機遇多一些,今天的問題很明顯。今天的EOS才多少應用、多少用戶,這麽初級的狀態,CPU已經成為新用戶進入的門檻。而且這個問題在現有的體制下,是很難解決的。即便是一個租賃市場,也很難解決CPU的問題。因為無論你采用什麽模型,最後都會變成目前競價模型。因為CPU就是這麽多,功率就是這麽多,無論是排隊也好、搖號也好,最終只有一部分人能享受。今天號稱EOS是免費的,確實不花錢轉賬了,但是需要抵押EOS。我肯定不會抵押自己的EOS,我就花了10塊錢去租了EOS去玩遊戲。我認為這種底層技術上的挑戰,對於EOS來說還有很多挑戰存在,要成為公鏈之王,技術上要解決的問題還非常多。
其實你看到今天的競爭格局,一旦EOS上面有一種創新的東西,其他鏈立馬會抄。只要EOS出來什麽,其他鏈也會出來。你很難做出差一點,為什麽能做出差一點,還是從更底層的技術上,而不是從應用層面甩開其他公鏈。因為應用層面,開發者一定會把它從IOS移到安卓上。所以只有最底層的核心能力,還是公鏈真正的競爭核心力,而不是上面的核心應用。
斑馬:公鏈之爭,眾所周知我們知道公鏈相對於比特幣它最大的改進,因為它能跑智能合約。所以我認為公鏈相當於一個操作系統,作為一個開發者,我認為一個好的操作系統應該具備幾個條件。第一,低延遲,能承載大規模的用戶使用。第二,低門檻,甚至零門檻的使用它的基礎設施。第三,更新叠代,有BUG可以及時修覆。這三點可以滿足大量開發者在上面開發,目前來看以太坊和EOS相比的話,EOS肯定吧以太坊遠遠甩在後面了,這個相比肯定EOS是完勝的。但是EOS的賬戶使用體系,也是楊總說的,它的賬戶使用體系對於新用戶來說門檻太高了。所以這個問題,也是EOS需要解決的。當然像以太坊它現在也在不斷的優化,所以現在蓋棺定論還有點早,就看V神怎麽發展了。
就公鏈之王這個說法,我覺得可以變一下。縱觀現在市面上所有的公鏈,我覺得EOS目前是市面上公鏈的領跑者,這個說法更好一點。看了陸總那邊的數據,60萬個賬戶,8萬個日活。這在一個行業裏面,就可以稱王了。這在傳統互聯網裏面,會被人羨慕死。所以成王這個事,等到哪一天某一個公鏈用戶數過億,同時活躍度上千萬的,這時候稱王,才是比較合適的時機,這是我的觀點,謝謝大家。
王海舟:我很讚同前面嘉賓的觀點,確實在這個節點來討論公鏈之王可能自己都不太相信。因為畢竟到了現在很多公鏈無論從它的發展情況、新增用戶、幣價,都不是讓人那麽樂觀。所以與其說EOS或者別的公鏈是公鏈之王,比如我們換一個說法,我們看一下目前公鏈當中哪些鏈是跑得最快的,這些用戶有哪些共同點。這是大家可以從現在這個方向和時間點去 思考的,後面無論熊市持續多長時間,我們應該認真做事。
優秀的公鏈的特點,第一,非常高效、高並發,滿足商業應用。第二,它有一個很低的交易成本,幾乎為零的交易成本。這一點的話EOS並不是做得很好,楊總也分析了,它的交易成本很高,還要去CPU市場很租,租的成本也很高。這是EOS的缺陷,但是從它的缺陷也看到了改進的空間。無論是別的鏈也好,還是它的更新叠代也好,都可以往這個方向去發展。第三,公鏈跟錢包的無縫銜接。不是說我們做錢包了,就鼓吹做錢包有多重量。前面很多嘉賓提到了,在現在這個時間點,已經不是交易所的時代了,現在的金字塔已經逐步從交易所轉移到了錢包之爭。所以未來的權利中心會逐漸以錢包為核心,為什麽呢?是因為它存在很多鏈上的交互。私鑰在用戶手上,他才能進行簽名,但是在中心化的交易所沒有辦法進行。如果你作為一個公鏈,沒有辦法跟錢包進行很好的交互,交互操作和成本門檻很高的話,這個公鏈的應用也不會很快的發展。
王瑜琨:有的嘉賓回答問題過程中,聊到了後面公鏈整個的發展趨勢,現在這個問題聊一下,2019年就EOS這條公鏈來說,他什麽樣的發展方向?是不是會出現應用層面有殺手級的應用,技術層面有什麽突破呀。
王海舟:說到應用的話,回到最原本的點,我們要考慮未來要用區塊鏈呢?我個人的思考就是說,用區塊鏈無非就是跟資產相掛鉤,和財富相掛鉤無論是2018年還是2019年,如果你做的應用跟資產是沒有掛鉤的,跟財富效應不掛鉤,其實你是一個偽區塊鏈命題。
今後的話,有很多遊戲性質更強的應用,它和資產、財富也是緊密相關的。之前他們倆之間有一個區別點,做博彩要求更高的匿名性,無論是玩家也好,開發團隊也好要需要更強的匿名性。但是做遊戲性或者娛樂性更強的DAPP,它會賬務公開,以及資產的確權是更加強調的,這是本質上的劃分。另外一個是在遊戲領域,我們始終覺得作為不同的陣營也好、玩家也好,互相之間要有一定的摩擦和沖突,才能帶來可玩性和財富效應。我跟你之間是有一個此消彼長的關系,而不只是單純的消消樂,大家都開心。是我賺到錢了,你會虧錢,會帶有這種博弈性質在裏面,這是我的想法。現在也可以看到一些苗頭了。
斑馬:EOS在2019年的趨勢,我認為2019年是DAPP爆發的一年,同時也是有很多有創意、有新的項目爆發的一年。這裏說的DAPP,絕對不是2018年出現的博彩類和資金盤的遊戲。看EOS主鏈和開發者的關系,其實可以看到主鏈就相當於操作系統,它的目標是什麽?它的目標就是吸引更多的開發者到這裏來開發,這是它的使命。DAPP的使命是什麽呢?DAPP的使命就是吸引非區塊鏈,甚至吸引非EOS用戶加入到EOS生態裏面來。所以目前縱觀市面上的DAPP,有99%都是從主網上面來吸血,來吸之前持幣的用戶。所以這種現象是不長久的,2018年成也博彩,敗也博彩。現在大家也看到博彩類的積分已經出現明顯的頹勢了,所以我認為2019年一定是有一些有造血功能的DAPP和一些有新創意的DAPP爆發的一年。至於2019年會不會有殺手級的應用出來?這不好判斷了,這跟大勢環境有關系。如果在來一波2017年,很可能會有。如果真出現了殺手級的應用,我認為錢包應該是第一個殺手級的APP。
為什麽呢?因為只要用到EOS賬號的DAPP,基本上都要用到錢包。同時只要基於EOS發Token的資產,都要用到錢包。意思就是只要和EOS相關的,都要用到錢包,因此錢包是當之無愧的殺手級應用。另外一個我認為的是遊戲,本來我也是做遊戲的。遊戲它為什麽會成為殺手級呢?縱觀整個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只要是一個新技術的革命,遊戲都是沖在最前面的。因為遊戲它有特點,它的特點就是互動性強,可以跟用戶進行互動,不會讓你變得無聊。第二,遊戲可以自建應用場景,就是很多東西可以在遊戲裏面自己就完成了,我建一個虛擬場景代幣就可以勇了。所以殺手級的話,遊戲也會成為殺手級的應用。我們泰肯星球,從去年的3月份開始布局,我們瞄準了今年的DAPP的爆發。所以我們是作為非區塊鏈與區塊鏈之間的橋梁,所以我們會源源不斷、在2019年會引入很多非區塊鏈的人,來加入到這個生態裏面,所以我當時也希望我能成為2019年殺手級的應用。
王瑜琨:追問一下,剛剛你提到能夠造血的DAPP,也提到了錢包和遊戲的優勢。是不是意味著您認為在2019年能夠實現自我造血的DAPP,還是主要集中在這兩個領域呢?
斑馬:這裏說的自我造血,就是為了給生態提供價值,自我造血就是賺幣。你能提供價值,你就是賺幣了。我認為這兩個從用戶的習慣和接觸來講,就是錢包是大家逃不開的,遊戲是能吸引人的,所以這兩者的維度是不一樣的。我認為這兩者有可能會殺出殺手級的APP。
楊敏:說到2019年的趨勢,我覺得確實這種東西很難去斷定或者判斷,其實區塊鏈能做什麽事情,我們一直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想象力的匱乏。我們突然不知道哪一天冒出什麽樣的項目。像以前區塊鏈好像除了轉賬不知道能做什麽,忽然有一天ICO能賺錢了,好像現在除了ICO,不知道能做什麽了,加密貓又來了。然後又覺得沒有什麽事情可以做了,然後Fomo3D又來了,然後又很長時間不知道幹嘛的,然後是博彩。博彩到今天,大家又覺得不知道幹嘛了。所以這種趨勢很難預測,靠大家的想象力,可能在明年有大的爆發,也有可能是沒有爆發的一年。
如果說未來EOS要想走得遠,我想撥一點冷水,我覺得EOS面臨的問題還很多。雖然上面有錢包、有DAPP、有博彩應用,看起來很繁榮,但是它的基礎並不牢固。在2019年,甚至在接下來的幾年,它必須在底層架構上做一些調整,才能可能承載起白體書,才能達到那個打完折扣的用戶體量。比如要解決資源的問題,網絡分叉的問題,甚至解決一些激勵的問題。說實話今天EOS上面的基礎設施,就是給開發者用開發工具,現在EOS的數據很好看。但是我們認為這不會長久,它依賴於第三方開發者,去為這個基礎設施去搭建。如果2019年或者2010年,沒有很好解決這些基礎設施的問題,我個人的角度我也挺悲觀的。老師講,它有點不容樂觀的。
老白:這看怎麽定義,大家覺得EOS是價值互聯網,按照傳統互聯網的規律,最早是遊戲落地的,然後是媒體、社交。參照移動互聯網,最早是遊戲和工具最早落地的。因為現在大部分是博彩類產品,它們主要的目標用戶是存量的大戶。這些人資金消耗完了以後,因為市場的存量畢竟是有限的。就要想辦法怎麽去拓展用戶,遊戲是很好的切入點,它和傳統遊戲有什麽區別呢?大部分的散戶在這個過程中可以賺到錢,尤其是新用戶,進到以後,刷刷道具、賣點裝備,可以賺到錢,是為大戶打工,大戶就是願意花這麽多錢。
另外一點是提高用戶的規模。所以破局點是遊戲。
王瑜琨:我下面的問題是一個選答題,最近以太坊馬上要分叉了,金色財經在最近對相關方做了采訪。這兩天會推出一個專題,周五也請到了以太坊基金負責人,給我們做線上分享。在這個過程中,我們詢問了嘉賓對於以太坊分叉的看法,很有意思,有的嘉賓覺得這個東西就是一個正常的,沒有必要關註。有的人認為,這個東西有可能會成為以後它的大都會裏程碑的事件。還有的人認為,這不是一個特別好的趨勢,會有這麽幾種觀點。如果台上嘉賓想回答,比如分叉對以太坊有什麽影響。
老白:以太坊的升級,2017年是拜占廷的升級,這是一個歷行的維護,向新的協議遷移的過程。今年也是為後續的PoS轉型做一個鋪墊,我覺得不會有明顯的BUG。
王瑜琨:比如升級以後,它想把PoW改成PoS。
老白:它的性能如果沒有辦法大規模提升的話,還是存在一些問題。
斑馬:因為以太坊的文化已經規劃好了,這是一個必然的。而且以太坊跟EOS是作為操作系統,操作系統它需要不斷的升級、優化,它裏面有很多BUG。現在來看,以EOS來說,現在EOS的代碼和它6月份出來時候的代碼已經不一樣的,它的更新很快。所以作為操作系統,應該按它的既約定來修改,這是正常的事情。
我認為任何一個優化,都是站在之前的問題解決問題的,應該是優化作用。我相信大家很想知道幣價會不會漲?我覺得在這種大趨勢下,整體環境不好的時候,再做任何一些小的動作,也不能挽回大趨勢的下跌,所以2019年還會繼續寒冬,當然也要看有沒有真正殺手級的應用出來,尋找真正的區塊鏈與實體經濟的價值,這才能讓更多的用戶和企業去關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