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以太坊君士坦丁堡:是利好?我不這麽認爲

瀏覽數

99+

1月9日,距離君士坦丁堡升級計劃剩下一周時間。

以太坊官方發文提醒硬分叉註意事項:分叉時間預計在1月16日,區塊高度在7080000。並強調,此次硬分叉就像Office軟件升級一樣,會出現一些兼容類的問題,節點需要全部更新升級。此次更新是無爭議的硬分叉更新,不會像BCH那樣分叉出現新的幣種。

「主要是減產,減產才是重點問題。」礦工張強在2018年年初,已經清掉了手上所有的以太坊。分叉在技術上的調整不大,主要是信息處理方法、代碼執行、定價方法等。其中異議較大的提案,是將塊采礦獎勵從3ETH減少至2ETH,以及將難度炸彈延遲12個月。

「這次升級也沒有特別好的技術展現,所以它也就這樣了。」曾經是世界最大比特幣礦池的創始人神魚,如今對以太坊技術的更新預期也越來越低。

技術上無重大突破

 

2018年12月9日,以太坊開發團隊在核心開發者會議上達成一致,從區塊高度7080000開始,用戶可自行選擇是否更改代碼,進行升級。若選擇升級系統,則只要塊被挖掘,更新就會生效。據以太坊開發人員表示,該區塊預計會在2019年1月16日被挖出。

「以太坊在過去幾年的基礎叠代中,的確是傷了很多人的心。」神魚對以太坊的基礎叠代表示不夠滿意。以太坊硬分叉是對以太坊底層協議的改變,從而創建新的規則,提高整個以太坊系統運行。

2015年,以太坊創始人V神及其團隊推出以太坊「四步走」發展路線:Frontier(前沿)、Homestead(家園)、Metropolis(大都會)和Serenity(寧靜)。2015年7月30日,以太坊前沿階段正式進行。該階段將挖礦和交易所交易運行起來,建立起一個讓人們可以在裏面測試分布式應用(DApps)的地方。2016年3月14日,以太坊發布「家園」,與前沿相比,家園沒有明顯的技術性變革。以太坊提供了圖形界面的錢包,在易用性上得到改善,普通用戶也可以方便地體驗和使用以太坊。 

當以太坊網絡升級到「大都會」階段時,由於開發者精力有限,因此升級大都會需要經過兩次硬分叉,即拜占庭硬分叉與君士坦丁堡硬分叉。2017年10月16日,拜占庭硬分叉在經過數次推遲後,終於按照原定計劃於第437萬個區塊高度進行第三階段升級,實現了拜占庭硬分叉。「大都會」第二步——君士坦丁堡硬分叉,時間原定於2018年11月。

不過,事與願違,2018年10月中旬,核心開發者部署測試網絡,但沒有得到社區礦工們切換算力的支持,同時其技術仍然欠缺,最終導致測試網絡失敗。測試網絡無法進行,核心開發者不得不宣布推遲在測試網絡Ropsten上發布君士坦丁堡系統升級項目的計劃。隨後,君士坦丁堡計劃的實施被推遲至2019年1月中旬。

此消息發布後,無論是礦工、技術人員、還是投資者均對深鏈財經表示,推遲是在預料之內的。至此在發展的三年多時間裏,以太坊自始至終均沒有在技術上發生大的跟進。「就只是少出了一個塊兒而已。」礦工俞隊長對此次君士坦丁堡計劃的實施不以為意。

以太坊的難題

 

以太坊成立於2013年,彼時創始人V神剛過19歲不久。徐義吉向深鏈財經表示,其清楚地記得,V神第一次來中國參加峰會,進行宣傳時,大家一起進行合影,瘦弱的V神還站在很小的一個角落裏面。而今,V神始終反覆講,以太坊回到如今位置,是正常,「很好,降溫,控制控制大家的預期,挺好。」當項目方不再進行lCO時,以太坊的輝煌時代貌似也隨之而去,低潮已是以太坊不得不面對的窘境。

神魚回憶,2014年夏天,初次見V神時,主要在聊以太坊早期共識機制、PoW算法等相關事宜,但當時對智能合約的感受不深。2015年底,神魚再次研究以太坊時,才開始慢慢想明白,隱隱約約看明白了智能合約未來的可能性,於是切換算力進行挖礦,跑測試。「其實以太坊的發展並不好,當時火起來,只是因為lCO導致。」神魚曾在以太坊20元時,進行過大量拋售,縱然後來幣價飛漲,他依然認為以太坊的發展一直不夠好。

2018年,市場中lCO的項目方在逐漸減少,流通的以太坊在增多,但其利用率卻在降低。幣價永遠是靠著共識決定,而共識的決定基礎是被認為有商業用途。「2017年,基本所有項目在用以太坊進行lCO,幣的價值就被體現出來。」礦工張強對以太坊的評價如此。

張強在以太坊價位最高時,將其全部出掉。與此同時,在2018年1月份,礦機銷路略顯下滑時,也出掉了全部礦機。以太坊火於lCO,卻止於技術瓶頸。

被迫推進的改革

 

2018年6月後,以太坊價格一直處於下行階段。2018年12月,以太坊的價格一度達到近一年半時間裏價格新低——597元人民幣。泡沫被狠狠刺穿,項目無法lCO,加上幣價讓投資者們徹底失望,市場的恐慌性拋盤,終於讓技術無太大進展的以太坊核心開發者也焦灼起來。

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迫在眉睫。針對硬分叉,多數人存在認知誤區,以為硬分叉必然會導致公鏈分裂。

2016年,以太坊由於出現黑客被盜事件,從而提出修改方案,進行硬分叉,但社區中爭議較大,並非所有人同意,所以共識破裂,導致分叉出ETH與ETC。但「大都會」中的拜占庭與君士坦丁堡計劃是被社區認可的,只是軟件更新叠代,不會導致社區分裂,所以,此過程均不會產生新幣種。

拜占庭硬分叉是大都會的第一階段,其為智能合約的開發者提供靈活的參數,對開發者更為友好等。並針對礦工的區塊獎勵降低40%,即從5個以太幣降低至3個。以太坊挖礦難度在降低的同時,平台交易速度在明顯提升,但挖礦收益在減少。

礦工利益多少的直接呈現形式是獲得幣的數量,面對拜占庭硬分叉減產,他們表示反對,可終究呼聲淹沒在歷史更替之中。如今君士坦丁堡硬分叉繼續演繹著拜占庭硬分叉減產之路。

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主要目的是以太坊的共識算法將會從工作量認證(PoW),轉變成工作量認證和權益認證(PoS)的混合共識算法。這只是一次小型升級,就像一次軟件升級:以提高效率、降低費用,並最終過渡到第四階段的純權益認證共識PoS算法。2019年後,以太坊價格在12月底進行回暖,價格一直穩定在1000元左右。

總體來講,君士坦丁堡計劃對以太坊是利好,但流通量減少將造成礦工成本上升,為以太坊性能奠定基礎的同時,間接刺激價格上漲。「供應減少,大家有一個上漲預期,所以ETH價格波動正常,出現一波兒反彈若更多人買進,可能價格就漲的誇張一些。 」進入2018年12月底,面對市場漲勢,神魚是如此解釋的。

將被消滅的礦工​

 

當以太坊的發展過渡到第四階段時,即純權益認證共識算法,便再也不需要礦工的存在。「當然不願意減產,即使市場環境再好,也不願意減產,畢竟這讓幣的收益減少。」在減產這件事情上,礦工付明有些懊惱。伴隨機制的轉變,整個模式裏面礦機生產商進不去,礦工進不去。於是以太坊的產業鏈中少了兩個很大的利益群體。

礦工袁寧稱:「君士坦丁堡計劃之後,礦工的收益將會大打折扣,我的朋友在四川幾萬台顯卡礦機的規模,已經準備轉型。」目前,挖以太坊的礦機多為顯卡礦機,顯卡礦機單台成本較高。利益既得者面對如此改變,不支持是常態。

但礦工們卻又無能為力,唯一能做的事情,只是表達不滿。面對不可控因素,只要不虧錢,礦工隨時打開礦機。付明的礦機在目前行情之下,每台每月凈利潤200元左右。「以太坊已經讓大家失去耐性,除非有拉盤,不然沒有機會。」礦工張強對現階段以太坊的發展變化已毫不在意。

2018年12月16日開始,以太坊從近一年價格最低點開始回暖,關掉的礦機在行情回暖之際,又陸續打開了。「你的TPS到底能不能實現,我也不去管,若變得更好,我把幣留著,幣價可能會漲,那是一個更好的事情。 」付明明確表達只關心幣價。

 

先行者的窘迫

 

「它設計的比較早,所以它的發展沒有很多可以借鑒的地方,以至於有很多漏洞存在。」比起以太坊,Evolution Capital創始合夥人李泉更看好EOS。李泉認為,後來的公鏈擁有後發優勢,在以太坊的經驗上進行了改進。對公鏈而言,其最重要的是生態。而目前,以太坊在技術開發上處於滯後地位,於是DAPP開發受阻,甚至一度不如EOS與波場。

以太坊上Dapp開發速度在減緩的同時,日活情況更是呈現無人問津的局面。「以太坊已不再占據上風,這個市場還會出現更多新技術,未來以太坊的價格是否還能回到高位,很難預測。」李泉對以太坊持懷疑態度,認為以太坊積累了這麽多年,它已經有很多包袱在。

截止2019年1月9日,DappRadar上數據顯示,ETH上開發的Dapp總共1327個,其實際上排名第十的Dapp,FCK的日活躍量僅為231。而EOS共有247個Dapp,排名第十的應用Kuai3日活躍量達到1200。

「Dapp想要賺錢,目前排行榜上大概前10才有機會。」本是Dapp開發者的劉強,由於用戶規模太小,將公司業務變成公鏈與API的開發。劉強表示,Dapp開發的利潤為交易額提成,一般抽成比例是Dapp開發團隊自己定,抽成比例在1-5%之間。面對如此行情,基於ETH進行開發的開發者數量在持續減少。「如果實施君士坦丁堡計劃,以太坊性能變好,以太坊會漲價,Dapp的負載能力會增強,Dapp數量也會增多。」劉強期待君士坦丁堡計劃實施,但依舊認為短時間內變化不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