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獨家EOSBeijing聯合創始人孫玉石:EOS是「寒冬」中的絕對熱點

瀏覽數

99+

1月9日下午,由金色財經主辦,貝殼公關承辦,節點資本、NodePlus和科技寺共同協辦的金色沙龍北京站第六期在北京成功舉辦。

ojtfwur7QT4u9nFEWq4urqDtrIuM0oR7KGiLKqPr.jpeg

本期沙龍以「EOS生態爆發的機遇與挑戰」為主題,邀請業內知名人士進行了深入交流和探討。TokenPocket CEO付盼,EosStore創始人、EOS基金會董事陸海峰,Chaince CEO吳子臻,歐鏈科技CEO Harvey老狼,EOSBeijing聯合創始人孫玉石等嘉賓將在現場進行了主題演講,為現場嘉賓帶來了許多精彩觀點。
般若prochain創始人老白、比特派副總裁王海舟、TokenPlanet CEO斑馬、EOSPark創始人兼CEO楊敏、金色財經首席記者王瑜琨等人則圍繞EOS生態爆發的機遇與挑戰進行了圓桌論壇,把整場沙龍的氛圍推向高潮。
EOSBeijing聯合創始人孫玉石在現場發表了主題演講,其主要觀點如下:
EOS是寒冬中的絕對熱點。
EOS這一路走來,從頭到腳都充滿了“八卦”。
EOS節點不可能跑路,只會因為投票不夠而退出。

88XG8UGg1tbQvC6I0NNsFmrwfxRT7jLEqKdiy5HH.jpeg

孫玉石以「熊市熱點,八卦柚子」為主題進行了演講。他在演講中表示,他表示,EOS是寒冬中的絕對熱點,沒有之一。他解釋說,從今年年初開始,EOS從3月份不到30塊錢人民幣,漲到了4月中旬的137多美元,只用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大概翻了接近6倍,所以相當於帶來了一波幣圈的高潮。
他說,如果沒有DPoS機制,很多人不知道EOS,甚至不可能關註公鏈,而且EOS的DPoS機制,它的超級節點競選以後,帶來的風潮,DPoS和超級節點成為了主流。
孫玉石說,EOS確實從一個當時被人詬病的空氣幣,變成一個主網上線、實實在在的區塊鏈,這也算是給未能完成白皮書計劃的空氣幣做了一個榜樣,而且主網上線以後,確實帶動了其他各條主網的上線,包括中國很多的鏈
孫玉石進一步指出,EOS主網上線以後,才出現了CPU這些概念,而這些價格的劇烈起伏,也引起了幣圈很多人的關註,尤其是對於公鏈的機制激勵和公鏈設計。他說,EOS開了一個先河,而且為大家直接打了一個樣,雖然目前還有一些問題沒有解決,但是至少它是第一個腳踏實地做出實際性探索。
關於DAPP,孫玉石表示,真說DAPP的話,無法避開的一點是加密貓,加密貓是第一款真正意義上的殺手級應用,但是除此之外,目前絕大部分活躍的DAPP都是靠EOS帶起來的,因為EOS讓大家看到了開發DAPP獲利的可能性。他指出,DAPP改變了幣圈圈錢的風氣,現在不一定非要發一條鏈,非要去募資了,可以真正利用自己的產品、技術和團隊優勢,去做一個應用,可以通過應用賺錢,不需要通過募資來賺錢。
孫玉石指出,EOS這一路走來,從頭到腳都充滿了八卦,首先是當時募資的時候,EOS從最開始就被定義為一個空氣幣。而且,在首次募資結束以後,還要再「割韭菜」一整年。當時很多人說,EOS就是幣圈最大的空氣幣,沒有之一,因為40多億美金,它什麽都沒有,竟然募了一年。
第二,EOS在中國能夠推廣起來,是因為李笑來老師的宣傳,包括雲幣的上線,才讓EOS在中國的持幣者熟悉。李老師和EOS的關系,一直是匪夷所思的,一直沒有人能說清楚。
此外,孫玉石說,在EOS的超級節點競選方面,像節點有沒有賄選,有沒有作惡,這些八卦是經久不衰的;另外關於EOS本質上到底是不是區塊鏈的問題,最近很多人說EOS不是區塊鏈,它是一個雲計算。
關於大眾比較關心的EOS節點是否會跑路的問題,孫玉石表示,非常技術來說,EOS節點可以簡單理解為PoW系統裏面的礦工,只不過PoW裏面礦工是只要買一台設備,就可以接入區塊鏈網絡,進而成為礦工去競爭記賬權,但是EOS裏面出塊必須有資格,全球全網只有21個節點有資格出塊,而誰有資格出塊,是所有持有EOS的人選出來的,誰的選票多,誰就有資格出塊。所以節點是不可能跑路的。
他進一步解釋說,首先是因為節點的成本遠遠低於PoW的礦工,因為它不需要買大規模的礦機,也不需要維護礦場,也不需要雇那麽多的人去維護礦場,所以它的成本相對於PoW的礦工來說,是便宜的;第二,節點最看重的並不是收益,哪怕EOS跌到1塊錢,絕對還會人會做EOS的節點,因為這個節點全球只有21個,是極為珍貴的一個席位,雖然看上去是有21個節點,當時從數百個備選節點裏面競爭出來的。它是一個極高品牌形象的存在,可以說它甚至是一個品牌的背書,這個東西不是花錢就能買來的。
所以,孫玉石指出,節點不可能跑路,只會因為投票不夠而下來,而且節點目前還能維持運轉,還沒有到集體大規模虧錢的程度。
關於私鑰是否是神聖不可侵犯,孫玉石表示,從EOS長期願景來說,想實現建立一個高度自治的全球去中心化社區,進而保障所有參與者的生命權、自由權和財產權利,這幾個權利就是自然權利裏面包含的最初因素。他指出,如果改了私鑰,改掉你的自然權利,就意味著我可以賦予你自然權利,這時候是一個質的問題,雖然從情理上,幫這些用戶找回了財產,但是會造成一系列的系統效應,很可能會導致最終這個權益無所束縛,導致所有人的權利沒有根本上的保障。
他說:「這個事情像潘多拉的盒子,你可以打開,但是打開以後你是否有能力去控制,這是很難講的。所以對我個人來講,我是不太讚同。我還是願意相信人一定要對自己的某一些行為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