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區塊鏈時代最大的蛀蟲:傳銷行騙

瀏覽數

99+

​摘要:新年伊始,祝福的聲音還在耳旁,人民網聯合騰訊新聞、微信安全、較真平台等權威內容媒體,發布了2018年涉及傳銷的項目名單。       
新年伊始,祝福的聲音還在耳旁,人民網聯合騰訊新聞、微信安全、較真平台等權威內容媒體,發布了2018年涉及傳銷的項目名單。

記者註意到,在被爆出的78個涉及傳銷的項目裏面,假借區塊鏈進行傳銷發幣的項目竟然達到了11個。

龐氏騙局 經典案例

假借區塊鏈進行傳銷造成的損失,遠甚於尋常犯罪,通過看不見的手讓巨額財富完成了轉移,是區塊鏈時代最大的蛀蟲。剛剛過去的2018年11月24日,曾經叱咤風雲、逍遙法外許久的維卡幣One Coin主犯塞巴斯蒂安•格林伍德被FBI與泰國犯罪征繳局成功抓獲,主犯被引渡回美國受審。巴斯蒂安•格林伍德就是全球性龐氏騙局維卡幣One Coin的主犯。據悉,維卡幣會設置一個“One Awards”獎金制來獎勵參與的會員,這些會員往往參與這個組織發起的項目,而所謂的項目會為其全球基金會募集資金。

但是很快就有人披露出:「維卡幣利用宣傳和境外搞活動,裝的很‘高大上’,再通過高回報率和熟人拉攏,實際上構成一個龐大的傳銷體系。」國內監管機構在2018年5月就發現有大約720萬美元的資金,與One Coin龐氏騙局有關。

虛擬貨幣騙局由來已久,有些傳銷手段並不高明,但卻害人不淺。

2016年4月2日至2016年6月22日期間,中山女子李女士經鄰居阿君(化名)介紹認識了一名叫徐某賓的男子。期間,徐某賓、阿君多次向其推銷虛擬“馬克幣”,並以分紅、升值為誘惑,她信以為真,最終分9次共計購買了約60萬元“馬克幣”。直到2017年2月,“馬克幣”網站關閉,李女士才發現自己被騙。

而在諸多的傳銷幣案例中,最為經典的案例當數著名的案值過百億的“五行幣”。早在2013年,國家工商總局就將張健的“雲數貿聯盟”列入傳銷案例中;2014年10月,張健被捕;2016年12月,張健出獄不久即推出五行幣傳銷項目。據悉,五行幣項目上還有張健的頭像,而張健其實只是個真名宋密秋的初中生。2017年6月張健從印尼被緝捕回國,一場荒誕鬧劇就此收場,傳奇人物張健終下神壇。

據記者了解,在此次11個傳銷幣項目裏面,還有“真假美猴王”的劇情,傳銷組織假借全球市值排名第六的恒星幣,發行自己的“恒星幣”,投資者稍不留神就掉入了陷阱。

比特幣得道,狗狗幣升天

再講一個狗狗幣的故事。2017年,狗狗幣就被央視列為350個資金傳銷組織中的一個,但是在欲望的操縱之下,並不能阻擋狗狗幣的強勢崛起。

狗狗幣,一個乖萌的表情包狗頭,英文名叫Dogecoin,代號DOGE,誕生於2013年12月。聯合創始人Jackson Palmer表示一開始只是把它當做笑話來做,就是為了嘲諷比特幣。後來在reddit(美國社交新聞站點)的推波助瀾之下,不過兩周的時間,狗狗幣項目的網站立馬就火了。可以說,狗狗幣的誕生和美國的互聯網文化有很大的關系。在美國的貼吧reddit上doge表情就和國內表情三巨頭一樣火爆,意思相當於國內的土豪。

創始人表示,Dogecoin並不像比特幣那樣,人們不是為投機才參與其中,是為了表達分享與關切的情感。這也造就了在創始之初,dogecoin的傳播途徑都是靠著人與人之間的分享。Messari的OnChainFX數據顯示,Dogecoin在2018年12月平均每日活躍地址比2017年12月還要多,除了比特幣和以太坊之外,狗狗幣是第三日常活躍地址最多的加密貨幣。目前,Dogecoin在日常活躍地址方面僅次於比特幣和以太坊,一天達到72955個。比特幣目前有536738個有效地址,以太坊有235004個,而Tron則僅有21255個。狗狗幣的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根據加密貨幣追蹤網站Coinmarketcap的實時數據顯示,今天狗狗幣的價格在0.0023美元附近徘徊,市值較2018年1月9日的最高17億美元已經下跌到2.68億美元。同大多數其他幣種一樣,一年時間,跌幅超過了80%。但是,狗狗幣的市值依然位列全球市值排行榜24名。相對於2000多種加密貨幣而言,依然是藐視眾生的存在。

傳銷與區塊鏈

時至今日,比特幣在區塊鏈的光芒下被撥亂反正,鮮少有人提及其被暗網一手推動的陳年往事。但無法否認的是,依舊有大量借區塊鏈之名行傳銷之實的傳銷幣。區塊鏈一邊承擔著極客的技術理想,一邊也被有心者漁翁得利。

目前,在區塊鏈技術發展初期,逐漸形成了一個理想主義者和欺世盜名者兼存,投機者驅逐務實者的怪圈。隨著幣圈寒冬降臨,一個個項目方倒台,劣幣驅逐良幣也在不斷上演。有個段子曾講過,一個做區塊鏈的和一個做傳銷的聊天,做傳銷的居然大驚:“你這個可是違法的啊。”

其實,傳銷的人無時無刻不在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何才能夠合法。拿到直銷牌照就能夠光明正大地招搖撞騙嗎?事實證明並不能。天津權健事件爆發後,今年1月1日,權健自然醫學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和虛假廣告罪被立案偵查。然後,在眾人翹首以盼的等待中,1月7日傳出消息,權健老板束昱輝等18名犯罪嫌疑人已被刑拘。

社會財富的大轉移,經常伴隨著技術革命,這種技術革命更多的是依附於物質屬性,而不是虛擬屬性。資本為了追求利益,不擇手段,這無可厚非。因為這是資本的屬性。同時,技術是沒有價值觀的。誰掌握了技術,技術就替誰服務。

以往,傳銷組織在不掌握資本,也沒有技術的情況下,試圖通過拉人頭實現財富自由。如今,傳銷組織找到了新的“致富”途徑,還能有效避開法律的監管,那就是假借區塊鏈發行傳銷幣。百聞不如一見。全年24小時無休的數字貨幣交易、一天翻千倍的不知名幣種、一幣一別墅的造富神話。區塊鏈大火的同時,也帶火了數字貨幣。

「區塊鏈不是泡沫,比特幣才是。」馬雲不止一次在公共場合宣揚自己的觀點。可惜,在大部分投資者看來,區塊鏈就是數字貨幣,數字貨幣就是區塊鏈。記者了解到,一些假借區塊鏈發幣的傳銷項目,會搬出政府大力扶持區塊鏈產業的條條框框,卻對相關的數字貨幣監管避而不談。

“很多傳銷幣僅僅借用了區塊鏈的名頭,並沒有運用任何區塊鏈技術,和幣圈有名的空氣幣還是有所區別的。起碼人家是實打實運用了區塊鏈技術。”一位投資者表示。

“才華不足以支撐野心就夠慘了,更慘的是全身都是野心,智商卻被擠進了地獄。”在家人被“恒星幣”迷惑的神魂顛倒,傾家蕩產時,一位網友的留言發人深省。

亞歐幣詐騙40億元,7萬余人受騙;GCB光彩幣涉案金額上億元,坐擁數十萬註冊會員;EGD網絡黃金涉案金額109億元,註冊會員多達50萬人;萬福幣涉案金額20億元,註冊會員13萬人;暗黑幣涉案金額15億元,註冊會員逾3萬人;維卡幣涉案金額6億元,註冊會員180萬人;萊匯幣涉案金額5億元,註冊會員20萬人……

據記者了解,目前市場上存在的傳銷幣遠遠不止此次曝光的名單數。

記者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獲悉,2018年,我國虛擬貨幣的傳銷案件高達166起,2017年是94起,2016年是46起,2015年是10起,2014年5起,近幾年年均增長率超100%。

對比我國整體的傳銷案件,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從2002年到2018年,我國傳銷案件總量是14658起,其中2014年1869起,2015年1417起,2016年3085起,2017年3313起,2018年3612起,整體增長趨勢遠小於虛擬貨幣傳銷案件。

按2018年虛擬貨幣傳銷案件166起算,僅經過幾年,虛擬貨幣傳銷已占我國總體傳銷比例5%(166/3612)。這還不帶為數眾多、註冊於海外、暫時無法在國內離案的各種ICO(首次代幣發行)傳銷項目。

傳銷幣的本質其實與傳統傳銷並無太大差別,拉人頭、發展下線、發實物作為抵押品等手段已經玩爛了,但在這樣熟悉的套路面前,投資者還是毫無抵抗力。

貧窮和經濟疲軟之下,無處安放的貪婪和饑渴成為傳銷幣最大的溫床。傳銷幣又如何?欲望面前,不需要智商。

在這個市場裏,面對層出不窮的誘惑,大部分人沒有能力辨別,這究竟是一本萬利的投資,還是血本無歸的騙局。在貪婪的誘惑下,傳銷已經搭上區塊鏈的列車。

但請記住:傳銷自古如虎狼,黃粱一夢終成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