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分布科技創始人兼CEO達鴻飛:區塊鏈挖的「坑」越深 才越有可能出現落地應用

瀏覽數

99+

 

由海南省商務廳主辦,FINWEX、六維量子、LatiPay聯合承辦的「創新再出發|海南GFIS全球金融科技創新峰會」在海口召開。分布科技創始人兼CEO達鴻飛在活動現場進行了演講。

以下是精彩觀點提煉:

1、 區塊鏈行業現在的市值很小,但是對於整個人類社會和經濟發展帶來的影響會比微軟、蘋果這些科技巨頭多,只是今天它的潛力仍然沒有顯現出來。

2、 區塊鏈更多是新型制度新的泛式,通過區塊鏈不僅僅可以實現技術上的突破、商業模式上的突破,甚至能夠實現人類制度、經濟結構的突破。

3、 在數字經濟的時代裏,實體世界所有的關系、實體都有一個數字化的代表,它可以是一個證券、房產證、法律關系,或者任何的物體。

4、 和造樓一樣,坑越深樓越高,區塊鏈也要挖的足夠深才能看到落地的應用。 

在演講開始,達鴻飛回顧了自己的創業經歷:「我在2014年的時候創立的項目叫小蟻,後來叫做NEO,這是一個開放的網絡,它是未來智能經濟的開放網絡。NEO是比較國際化的項目,我做NEO的時候遇到了很多困惑,首先有很多企業找我們做聯盟鏈和私有鏈。2016年我又成立了分布科技,目前除了我們創始人之外,還得到了包括覆興、丹華資本、紅杉的投資和認可。在做2B企業服務的過程中,我們發現區塊鏈和真實世界之間要做真正的連接,其實非常缺少能夠把真實世界的法律關系、人與身體之間的各種關系映射到一起的一種服務,就是數字身份。所以我們就發起了一個項目叫“本體網絡”,這個項目可以把真實世界,人與人之間,與法律之間的關系上鏈,這與我們公司的品牌是符合的。」

oEEon8fni9IgaIShMvc6pRBiIreCUigolLeTVrPt.jpeg

緊接著,他講到了區塊鏈泡沫的問題。他說,2018年的時候,他曾在多個場合公開說過這個行業裏泡沫非常嚴重,即便到今天為止,很多所謂的價值還不能夠支撐起市值。但是看問題的時候往往要長遠一點,一個月以前蘋果還是最大公司,現在變成微軟了。整個區塊鏈行業跟科技巨頭相比還是非常小的狀態,可對於整個人類社會和經濟發展帶來的影響,比上面任何一家公司都多,今天仍然沒有能展示它的潛力。只是今天市場的價格,很可能某種程度上透支了當前所創造的價值,但是天花板遠遠沒有達到。 

「從2013年到現在來看,幾乎可以看到比較穩定增長的趨勢。能夠非常明顯的發現,未來的一段時間會上升到百億元,我相信這一天一定會到來,而我們目睹了行業的大泡沫。我們在2000年2001年經歷過互聯網的泡沫,整個納斯達克、一級市場,很多主人翁的資金都參與到裏面去。但是在今天整個區塊鏈行業吸引主流市場的資金比較有限,它還是另類的金融市場,我認為在未來很可能會見到更大的泡沫,在那一次泡沫之後,很可能會迎來真正全面的落地。」達鴻飛說道。

充分展示了區塊鏈的信心後,達鴻飛也分享了他的信心從何而來。他解釋了他眼中的區塊鏈:「傳統區塊鏈出現之前,記帳模式是中心化的帳本,他們之間想進行交易的話,最簡單的方式是在一個屋子裏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需要金融的時候要有可信第三方,跨時間跨地方的交易。隨著市場的演變,漸漸發現把第三方集中在一起是最高率的。當有了區塊鏈之後,非常神奇的是有了新市場結構,每個人都可以維護自己的帳本。這個帳本通過分布式系統密碼學的機制,實時維護,大家可以維持同樣的數據狀態,這就不需要中間可信第三方的存在了,這個時候可以做跨區域跨空間的金融交易,這是我所認為區塊鏈的本質。」

而區塊鏈到底是什麽,達鴻飛覺得,它首先是一個平台型軟件,需要工程師開發的,在這個平台上可以在開發自己的應用來運行,這有點像IOS遞進式的開墾。但它也不僅僅是遞進式的平台。通常來說平台是專有的,單一的主體控制,更像是網絡的協議。一旦是協議規範被控制之後,任何人都可以開發,按照這個協議開發自己的客戶端、時限,時限之間能夠相互連通而不需要通過中央機構來批準。從這點來看它是一個網絡的協議,一個價值互聯網。在今天的互聯網上傳遞信息很容易,但是信息是否有效,進入金融的信息可不可靠都是帶問號的。通過區塊鏈就能夠輕松實現價值的轉移,所以定義為價值互聯網。

但不限於此,在達鴻飛看來,區塊鏈更多是新型制度新的泛式,通過區塊鏈不僅僅可以實現技術上的突破、商業模式上的突破,甚至能夠實現人類制度人類經濟結構的突破。

為什麽能夠實現這些?達鴻飛認為,首先是經濟增長的原因。一是基礎技術的進步,當你發明文字之後,你的運輸和交通就可以改善。二是資源分配,合適的資源在合適的人手上可以產生更大的價值。這兩點加起來是經濟可以得到增長最根本的原因。而資源的分配基本上通過兩種途徑完成,市場或者政府。政府基本上是通過稅收的手段對社會財富進行再分配,或者通過福利對弱勢群體進行補足。區塊鏈在這裏面的作用,就是更好的實現在市場中以低成本的方式進行資源分配,卻保障政府運行的更有效率,這是典型市場分配的例子。

他舉例:男生有一個蘋果,他想吃香蕉,女士有一個香蕉,她想吃蘋果,他麽明確了交換意願後,兩個人的福祉都顯著提高了。他們自願交換,男士更喜歡香蕉,女士更喜歡蘋果,整個交易行為讓人類變得更好而不是更差。區塊鏈可以幫助交易最大的作用是降低摩擦減少成本,這裏最重要的成本是信任成本。柯斯寫了一本有關企業的書,企業再大都有邊界,你會發現跨部門的溝通比在市場上溝通更難,當你想找另外的部門協調事情的時候,你還不如找老板拿預算到市場采購變得更簡單,這就是在管理機制下,你們已經到管理邊界了。區塊鏈做到的是讓市場交換所產生的信任成本,它是一個創造和傳遞信任的機器。

其次,區塊鏈在人類協作上是人類記帳技術的眼睛。從泥板、草紙、木棍來記帳,然後有電子表格,今天有分布式帳本或者區塊鏈新型的記帳方式。在不同的記帳技術下,協作的規模受到技術限制。早一點是發生在小規模部落之間,那時候沒有辦法記清楚所有權。進入農業社會之後,開始有了紙、筆,能夠相對清晰的記帳,在這個記帳模式下面,出現了混合所有制。土地是皇族所有的,但是個人也是有私人財產。到了封建社會的體制,出現了城市規模的協作,這個時候要做全國的協作規模非常難。然後出現了工業型經濟,制度化以資本主義模式為主,這裏有國家級別協作的範圍,這時出現了比較完整的私有產權,以電子記帳的方式進行記帳,通過資本市場的股票市場可以對公司的產權進行記錄。

達鴻飛提出,在下一個階段,人類將進入數字經濟時代,甚至是智能經濟時代。它的定義是在數字經濟的時代裏面,實體世界裏所有的關系、實體,都有一個數字化的代表。它可以是一個證券、房產證、法律關系,或者任何的物體,IOT的設備都可以是以區塊鏈為基礎的網絡上的代表,因為是高度數字化的,一切可以用計算機的語言,甚至用自然語言編程進行管理。如果是按照舊的泛式設計這個網絡,由中心化機構控制來控制,這時候是吸引黑客的蜜糖怪。所以需要分散式的系統,它才不會成為單點並且不轉變。在智能經濟的形態下,大家有分享式的產權,所有權變得不那麽重要了,關鍵是什麽樣的時間上有什麽樣的控制權。也就是說,過去在法律上定義的所有權、收益權、轉讓權,它的細分不夠。未來用自然程序語言,用大家享有的權利進行更細的劃分,然後這些權利可以在全球範圍內的市場上進行自由交換,這是未來會進入智能的區塊鏈平台。

在演講的最後,達鴻飛還分享了區塊鏈面臨的很多挑戰。他指出,當前公有鏈的形態,功能非常差,大部分區塊鏈最多達到幾百TPS秒鐘。當然有很多解決方案,比如第二層鏈解決方案、跨鏈、分片的解決方案都在做改進。再來是隱私保護問題,分布式的數據庫裏每個人都是數據庫的一部分,怎麽做隱私保護,怎樣提高安全形式化驗證,存儲都是很大的挑戰。比特幣還在挖礦的方式,是否是可持續的經濟模型都有很多疑問。另外,也缺少管理的機制怎樣對公有鏈進行治理,最後還缺少開發者的工具,最後,放的更長遠一些,量子計算機對密碼學和基礎產生動搖也是需要探索的問題。

「今天上午分享的時候提到,區塊鏈至少有兩三年時間來完善基礎設施。上海最高的樓建造時,你走近會看到很多工人業夜以繼日挖坑,挖坑越深樓會越高,區塊鏈也像挖坑一樣,挖的足夠深的時候,才能看到落地的應用。」在演講的最後,達鴻飛說道。

來源:金色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