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OK資本周子涵:區塊鏈落地金融產業“雷聲大雨點小”

瀏覽數

99+

 

1月4日,《區塊鏈金融產業全景及趨勢報告》在線上發布,OK Blockchain Capital、中科院大學數字經濟與區塊鏈研究中心是報告內容的聯合調研者。

 

這份120多頁的報告歷時3個月完成,用大量案例呈現了區塊鏈技術在支付清結算、供應鏈金融、保險及徵信這四大傳統金融領域的應用現狀,以及前景趨勢。

 

OK資本投研負責人周子涵是該報告的主要作者,她認為,區塊鏈在支付清結算上的應用最有前景,但也最難;它在供應鏈金融領域的落地相對容易。

 

在與傳統金融行業的人士交流時,周子涵發現一個令人無奈的現象:當她和一線人員、專家學者們探討區塊鏈到底怎麼改造傳統金融時,對方常常將問題拋回來。“因為我不了解各種金融細分領域的具體業務,而他們又不夠了解區塊鏈技術。”

 

與此同時,行業存在的怪現像是當業內大聲疾呼“區塊鏈對金融領域有強大的改造力”後,卻沒有出現大規模的應用案例來佐證這一點。

 

在接受蜂巢財經專訪時,周子涵表示,這正是兩個團隊想要“追根究底”的動因,也是這份報告誕生的初衷,“我們希望能為讀者建立一個新認知。”

 

“區塊鏈能改造金融”共識強落地少

 

蜂巢財經:最新發布的《區塊鏈金融產業全景及趨勢報告》上百頁,你能簡要闡述一下報告的核心內容嗎?

 

周子涵:總結來說,我們對傳統金融業務的發展現狀、趨勢以及現在的痛點進行了研究,重點分析了金融業務能被區塊鏈改造的地方,對每一個業務都總結了幾種區塊鏈技術能產生改造價值的模式。

 

根據不同的模式,我們又選取了一些代表性的區塊鏈應用,來詳細分析這些應用的發展現狀,這就是我們整個報告分析的框架。

 

報告的分析重點是支付清結算、供應鏈金融、保險及徵信四大領域。

 

OK資本投研負責人周子涵

 

蜂巢財經: OK Blockchain Capital發布了很多行業研報,這次為什麼選擇在金融產業上單獨做深入研究?

 

周子涵:金融是最適合用區塊鏈來改造的領域,這已經成為行業的共識。區塊鏈技術能從比特幣的概念中脫離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的發展方向,主要是來自於金融業的推動。

 

從2015年開始,就有近100家銀行等金融機構進行了大量的區塊鏈POC(Proof of Concept,為觀點提供證據)案例探索。

 

2016年底,我國發布了第一份區塊鏈產業指導白皮書,明確提到金融行業是區塊鏈技術應用的第一個落地領域。

 

金融領域有極大的區塊鏈改造力,一些歷史的發展過程可以得出這個結論。但在已知它有很大改造力的基礎上,卻一直沒有看到大規模的區塊鏈金融應用案例出現,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值得研究的事情。

 

區塊鏈與金融有著天然的聯繫  圖片來源於《報告》

 

蜂巢財經:發起這份報告的具體觸動是什麼?

 

周子涵:我們去中科院與魏教授(中國科學院大學數字經濟與區塊鏈研究中心主任魏先華)和他的團隊交流,他們主要是金融背景,我們期待探討區塊鏈如何解決金融領域一些現存問題。

 

有意思的是每到聊到具體問題時就特別難深入地聊下去,因為我不了解各種金融細分領域的具體業務,而他們又不夠了解區塊鏈技術。這是一個很有意思但又讓人無奈的現象。

 

不僅跟他們,我們之前還跟好幾家銀行成員交流,抱著請教的心態想問問他們的業務人員,在金融領域怎麼運用區塊鏈技術。但每次剛一開始,都成了他們向我們提問區塊鏈技術在金融領域到底能做什麼。

 

總體來看就是區塊鏈很火,但行業教育做得不好,尤其是實際產業的一線人員,他們對於區塊鏈的理解程度非常基礎。

 

這些觸動讓我們有了聯合出一期比較紮實的區塊鏈金融報告的想法。

 

蜂巢財經:整體上看,目前區塊鏈 +金融的落地狀況如何?

 

周子涵:其實與之前的一年、兩年比,沒有特別大的變化,一直是雷聲大雨點小,總有人在說區塊鏈能重新塑造金融行業,但是具體怎麼塑造?沒有更進一步的答案。

 

“支付清結算的區塊鏈改造最有前景也最難”

 

蜂巢財經:報告的分析重點是支付清結算、供應鏈金融、保險及徵信四大領域,區塊鏈如何改造支付清結算?

 

周子涵:支付清結算裡,比較典型的是現在的支付體係依賴第三方來達成,這樣的體系實現不了交易即結算的高效率。

 

區塊鍊是一個具有 “交易即結算”特點的技術系統,在這個領域它有天然強大的改造力。

 

跨境支付尤其低效,跨境支付不存在所有國家都能相信的強金融中心。比如,A要給B跨境轉賬或支付一筆錢,可能要通過中間C、D、E、F很多節點,在區塊鏈這個共享系統中可以實現點對點支付。

 

圖片來源於《報告》

 

蜂巢財經:區塊鏈技術如何解決供應鏈金融的痛點?

 

周子涵:供應鏈金融兩大核心難題是確權和貿易真實調查。

 

針對這兩個難點,區塊鏈可實現把所有供應鏈上的各級供應商、核心企業以及經銷商串聯到一起,創新出基於區塊鏈發行的一種債權轉移憑證,讓這種憑證在多級供應商之間流轉。

 

蜂巢財經:很多保險企業也在探索區塊鏈,這個技術能解決保險行業的什麼問題?

 

周子涵:保險行業現在面臨的挑戰很多,一個是保險行業運作不透明,還有就是行業數據協同難。

 

區塊鏈可增加透明度,提供一些數據協同的方式,這種協同在直保和再保公司之間的體現更明顯一些。

 

另外,最近相互保險復甦了,這對於廣大的參與者來說,很難確認一些真實的理賠事件發生了,這就需要一種可信技術來解決,區塊鏈在這方面有很好的價值。

 

蜂巢財經:徵信的痛點是什麼?區塊鏈也能發揮改造力?

 

周子涵:徵信最大的問題就是數據共享,大家都有保護自己數據的需求,也都有從別人那裡獲取數據的需求,這時都想要一個第三方可信的徵信信用數據交易平台來交易數據。

 

當前,這個很難做大。因為這些第三方的平台可以積累大量的數據,自己做放貸業務,變成之前服務客戶的競爭對手,這也是用戶質疑第三方平台是否提供獨立數據交易撮合的原因。在這方面,區塊鏈也可以發揮價值。

 

當然,以上各個領域具體到合規來說,很多東西就不是靠技術就能實現,用戶的數據授權管理越來越嚴格,我們從來不倡導區塊鏈能解決所有的事情,它只能解決部分問題。

 

蜂巢財經:以上四大領域中, “區塊鏈+”在哪個領域最有前景?哪個領域落地最困難?

 

周子涵:最有前景和最困難的都是支付清結算。

 

比特幣的白皮書叫“一個點對點的電子現金支付系統”,區塊鏈天然用來改造貨幣和支付,在支付領域最有價值。

 

難點在於支付清結算系統可以說是所有經濟、金融活動中最重要的基礎,其基礎設施的構建往往要通過自上而下的引導,市場化推動不了這些重要基礎設施的構建。

 

所以,區塊鏈在支付清結算領域的價值從被發現到確立,還要經過漫長、謹慎的認證後才能實現大規模落地。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

 

從落地的情況來說,供應鏈的落地實現相對最容易。

 

蜂巢財經:除這四大領域外,傳統金融領域還有哪些地方可以讓區塊鏈技術發揮作用?

 

周子涵:這要看怎麼定義這四個領域的邊界。比如投資、資產證券化區塊鏈也有改造空間。

 

金融體系裡面很多的邊界定義很模糊,存在很大交集。比如投資,你乍一聽覺得投資是支付、供應鏈金融、保險以及徵信之外的,但在支付清結算的時候,也會涉及證券登記、證券發行,這麼看,證券這一部分也算投資。

 

再比如說,資產證券化聽起來是孤立概念,看上去在這四個領域之外。但我們也談到了保險的資產證券化也可以用區塊鏈來改造。

 

所以,按照較大的邊界來說,支付清結算、供應鏈金融、保險已經覆蓋了金融產業的很大一部分。

 

“非標準化的金融產品落地能力更強”

 

蜂巢財經:最終的案例呈現中,各個領域的調研應用目前發展如何?

 

周子涵:報告裡列了近 100家銀行的POC驗證案例,其中有20幾個區塊鏈應用;落地的成熟度方面,供應鏈金融是落地的成熟度最高的;支付清結算是銀行POC案例中數量最多的;徵信處於國家級案例的討論階段;保險業中,有央字頭企業進行一些產品驗證。

 

全球超100家銀行進行區塊鏈應用的探索  圖片來源《報告》

 

蜂巢財經:在國內,你認為推行區塊鏈 +金融的落地存在哪些困難和優勢?

 

周子涵:我覺得這不只是在國內,放到全球也一樣。

 

為什麼自上而下很困難?因為金融業跟其他行業有很大區別,在 IT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可靠安全性是放在第一位的,效率排在其後。銀行業的IT基礎設施更新一次的決策成本非常大,想要推行區塊鏈的大規模應用落地,天然阻力很大,很難短時間內實現。

 

從優勢角度看,不僅是我國,海外一些銀行已經做了很多 POC驗證,他們從意識上已經開始重視技術革新,革新時間長短是另外一回事,但他們已經意識到 “要創新”。

 

蜂巢財經:在上述背景下,如何打開區塊鏈在金融上的落地突破口?

 

周子涵:從目前發展看,一些非標準化的金融產品落地能力更強。比如 2015年,納斯達克就跟區塊鏈初創公司Chain合作開發了一個未上市公司私募股權交易平台。

 

除了非上市公司的私募股權交易,還有像票據、供應鏈金融,都不是標準化產品,在這些非標的市場上,區塊鏈的落地速度更快。

 

當然,更大的空間肯定在標準化的市場,不過要撬動它很難。

 

“希望《報告》幫助從業者建立新認知”

 

蜂巢財經:蒐集調研樣本的過程裡,最難的環節是什麼?

 

周子涵:首先,金融的概念特別大,也非常複雜。拿支付來說,表面上大家覺得支付是一個比較簡單的概念,但其實他的定義邊界非常大,有清結算的,還有像票據這些非實時支付方式。

 

再往大說,證券的登記結算機構也在清結算這個體系裡,所以我們前期遇到的困難是怎麼去理清定義。

 

蜂巢財經:調研過程中最難進行的部分是什麼?

 

周子涵:基礎定義界定,產業機構分析,案例的選取、分析,每個部分都有難度的。但因為我們本身已經做了很多研究,上述工作花時間逐步就能解決。

 

最難的?我換個角度來說一下我們這個報告最不滿意的一部分。

 

起初,我們想深入分析一些銀行業的 POC案例,希望能得出一個總結性的結論,不僅告訴大家這些案例是什麼,還想讓大家了解這些銀行到底是怎麼做的。但這一塊沒能實現預期,因為銀行業公開的資料太少,跟銀行建立聯繫去採訪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蜂巢財經:總體來說,你覺得這份報告的價值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周子涵:我認為,一個報告的價值是快速幫助別人建立新的認知,另外就是它提出了哪些具有稀缺性的觀點。行業內有很多報告,大多只告訴你有這件事,但沒告訴你事情具體是怎麼發生的。

 

在我們之前,很少有人這麼深入地回答這些問題,將區塊鏈的本質跟核心價值給呈現出來並進行總結,我覺得這是行業稀缺的部分。

 

對於“區塊鏈到底是怎麼改造金融產業”這個問題,我們也是極少數的認真回答者。

 

金融+區塊鏈發展現狀及趨勢總結  圖片來源於《報告》

 

蜂巢財經:目前看過這份報告的讀者給你的反饋怎麼樣?

 

周子涵:上週六( 2018年12月29日),我們在中科院大學舉辦了一場線下報告發布會,也是一個金融科技行業的討論會,現場來了很多嘉賓指導、分享,包括中科院的院士、工信部的領導、銀行業及一些企業的代表、專家。

 

我們發布了數量有限的一些紙質版報告,我覺得嘉賓們對報告的認可度還是很高的,中國科學院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院長汪院士特別提到,這個報告會拿給財政部的領導看。

 

1月4日報告在線上發布,從閱讀量(微信公眾號1.2萬)上看,我是覺得普通讀者的認可度也很高了,我也看到行業人士在轉發。

 

我目前還沒有得到讀者太多直面的反饋,來告訴我他們看完這個報告的感受。看到報告的人可能會感嘆說這個報告太長了。

 

蜂巢財經:你最希望這份報告能夠影響誰?

 

周子涵:最希望實現的影響當然是一些從傳統金融機構以及金融領域出來、想要在區塊鏈金融領域創業的人能夠認可我們的觀點。這些觀點進行了一些業務上的創新,這可能是我們的報告的最大的價值。

 

也希望一些金融科技領域的投資者能認同我們的觀點,報告能為他們投資決策給出一些建議,我覺得也是挺有價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