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9年區塊鏈行業中的小趨勢與邊緣機會

瀏覽數

99+

今天又把上週羅振宇的跨年演講翻出來仔細看了遍,有了一些新的體會。

不可否認,羅胖是個很優秀的PR,演講中不斷的推銷他的知識分享產品:得到APP。也不可否認,羅胖是個很優秀的佈道者,能把一些新名詞,晦澀的名詞用比較通俗的話語和案例說清楚。很多人對羅胖的演講嗤之以鼻,但我認為挺有價值。

這兩天,很多人都用他提出的小趨勢概念來做演講,寫文章。我也來趕下時髦,嘗試用他的“小趨勢”和“非共識”的邏輯來聊聊區塊鏈行業。

01

小趨勢

在跨年演講中,羅胖將小趨勢定義為:

第一,它小,所以很難察覺。第二,它不發生在我熟悉的領域裡,它是通過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才滾動到我面前。

正如演講中提到的,大趨勢的紅利一般不會落到普通人頭上,大廠會率先把住大趨勢的各個核心關卡,玩贏者通吃的遊戲。留給普通創業者的只是這些大廠並不太關注的邊緣地帶。但是,這些邊緣地帶非常重要,我之前把他稱為“邊緣機會”。現在來看,“邊緣機會”和羅胖提出的“小趨勢”,有異曲同工之意。

邊緣機會很容易被忽略,並且往往存在於與其他行業的交互地帶,所以,要發現“邊緣機會”或者“小趨勢”,跨界思維非常重要,這個跨界思維在跨年演講中,羅胖定義為“多元思維”。

近年來,娛樂圈流行明星“跨界”,也出現了很多跨界的娛樂節目。用傳統的觀點來看這些類型娛樂節目,似乎不入主流,但事實是,他們產生了巨大的商業價值。與中央台的一些核心價值文藝節目相比,這些處於“邊緣地帶”的節目看似不登大雅之堂,但其商業價值往往更高。

因為“邊緣機會”和“小趨勢”太多,太頻繁的出現,會被很多人誤以為難以長久,更沒有權威機構在它一開始的時候就給予正面評價,甚至更多的是懷疑和嘲諷。無論是創業者自己,還是投資人,即使有時候抓了一些“邊緣機會”,也往往會因為外部原因而產生動搖。所以,捕捉小趨勢,很難,堅持把小趨勢做大,更難。很多“邊緣機會”或“小趨勢”會在“偽需求”等帽子的無情打擊下,銷聲匿跡。而更多的人則埋怨“變化太快”,或者遺憾的大叫:“啊呀,錯過了一個大紅利”。

小趨勢的紅利每天都在出現,要捕捉小趨勢的紅利,要做的只有三件事:跨界觀察、立即開始、堅持到底。

結合區塊鏈行業,我們會發現,區塊鍊是個大趨勢,但真正的對於普通人的機會則是在這個大趨勢下隱藏的各種“邊緣機會”。

去年,很多做媒體和會展的朋友賺了很多錢,這些公司中的佼佼者都是橫跨區塊鏈技術和傳統行業的高手。

類似的還有幣圈,幣圈實際上就是鏈圈和資本圈的跨界,無論是萬向、分佈式資本還是眾多的TokenFund,最終我們會發現,成功者都是跨界高手,不懂區塊鏈技術的投資人會輸的很慘,只懂區塊鏈技術,拒絕資本運作的也基本上銷聲匿跡了。

還有鏈改,成功的鏈改必須是區塊鏈技術和某個行業的跨界,熟悉行業但不懂區塊鏈技術的玩不了鏈改,熟悉區塊鏈技術但不懂行業的,設計出的方案無法落地。

剛剛得到一個消息,上海某著名區塊鏈老企業,公鏈技術早已實現,但卻找不到與產業的落地應用。失去造血功能後,只能大幅裁員,以致鬧到與前員工對簿公堂的地步。問題在哪呢?就在於在跨界上沒做好。如果早點去尋找“邊緣機會”,說不定能走出困局。

我是國內第一個提出將分佈式存儲IPFS與物聯網產業結合的人,也是源於某個偶然的巧合,發現了分佈式存儲技術對於物聯網中的某個細分行業有著非常有價值的“邊緣機會”,即“小趨勢”。然後經過縝密的市場調查,深入研究,才最終完善了該設計。

02

做事人的思維

明白了以上道理,我們會發現現實生活中有兩種人:

一種人喜歡對大趨勢侃侃而談,對大趨勢中的大廠、大佬崇拜有加,同時,他們又喜歡對那些在“邊緣機會”上探索奮鬥的創業者指指點點,或者充當“事後諸葛亮”。

而另一種人,則埋頭在“邊緣機會”上耕耘,想方設法地把邊緣機會做大,然後得到大廠的關注並給予其主流的資源,最終把邊緣機會做成了一個大產業。

對於前一種人,最喜歡做的事情是“以全概偏”和“預測”。比如,他們經常會說:2018年形勢太差了,2019年也沒啥希望。而後一種人則會說:2018難嗎?哪一年不難啊!

對於前一種人,往往遇到點困難就退縮了,並找個大形式不好的理由來為自己的懦弱找藉口。而後一種人,他們會想:困難就不干了嗎?不會。按羅胖的話,後一種人就是傘兵,“傘兵,天生就是被包圍的”。或者用羅曼·羅蘭的話:“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認清了生活的真相,還仍然熱愛它”。

所以,我非常尊重在逆勢中仍舊堅持的人,無論他用什麼方式活下去,做下去,哪怕是“跪著”,也值的尊敬。這是一種對信仰的堅守,對初心的堅守,對小趨勢的堅守,對邊緣機會的堅守,只要堅守,肯定會有所收穫。這是個剩者為王的時代。

在區塊鏈行業,也存在上面所描繪的兩種人。有個最簡單的區分方法:到2019年年末,還堅守在這個行業的人,大多數屬於做事的人。

03

多元思維

我對多元思維的理解是:既然要抓住“邊緣機會”和“小趨勢”,我們就得學會跨界,要跨界,就得有多元化的思維。

如果你在華為、阿里這些大廠中的某個部門工作,也許不需要多元化思維,只需要把專注發揮到極致即可,因為這些大廠是“大趨勢”的驅動者。但如果是一個普通的創業者,“大趨勢”不一定是你的舞台,而要憑藉多元化思維去邊緣地帶尋找機會。當找到“邊緣機會”後,再發揮專注與極致的精神,在這個邊緣地帶把機會做紮實,做大,做成事業。

用多元思維去發現“邊緣機會”,再到“邊緣創新”,也許是未來創新的主要模式。

04

理性樂觀

對於這個觀點,就直接引述跨年演講中的幾句話吧:

1、當在描述小趨勢機遇時,羅胖把機遇比作班車,並說到:壞消息是,每一班車停靠的時間都很短,而且看起來都像末班車。好消息是,真的沒有末班車,車是一會兒一趟,越來越密。小趨勢的邏輯裡,沒有末班車。

2、“凡殺不死我的,都讓我更強大。”,小趨勢信奉者的態度:凡我趕不上的,我就做好準備,到未來等它。

3、他引用了沈帥波的一句話:“在中國,再眾所周知的事情,都起碼有一個億的人不知道,而大多數時候,是十個億的人都不知道。” 這句話意思是在中國做任何事情,都有足夠的市場空間任你馳騁。

4、他引用了巴菲特的一句話:沒有一個人可以靠做空自己的祖國成功。說明不要企圖在大環境中逆勢賺錢,與大環境同步發展才是正道。

因此,最聰明的做法,就是做一個理性樂觀派。

如果去年的區塊鏈大熊市讓很多人慘淡離場或失去信心的話,2019年將會出現很多行業機會,但這些機會都會以“邊緣機會”或“小趨勢”的方式呈現。需要以多元化的思維模式,採用跨界方式去發現這些機會。而不是在區塊鏈公鏈一棵樹上“吊死”,除非你有諾貝爾獎或圖靈獎的加持。

我在去年下半年提出了可信網絡框架,包括區塊鏈、可信計算、分佈式存儲、可信身份以及5G網絡五個非常大的板塊,後來又提出了Web3.0的大趨勢以及DWeb瀏覽器等概念,以及IPFS與物聯網產業結合的方案。最終我認為2019年的區塊鏈行業會以:擁抱產業為特點。這些觀點都屬於跨界,即跳出區塊鏈,站在互聯網甚至數字經濟、工業4.0的高度,一切將充滿樂觀。這種樂觀並非盲目,而是來源與對宏觀經濟的認識,對經濟周期歷史的了解,以及5G通訊技術將掀起的新一輪網絡大變革的理性認知。

05

非共識

本次演講後,很多人都在談“小趨勢”,但是我認為,比小趨勢更有價值的是“非共識”。

先來看概念,“非共識”是指從被排斥到被承認,從脫離共識到再造共識的過程。

任何創新在它誕生的那一刻,很容易被當作“異端邪說”,然後成為“偉大革命”,最後還原為“稀鬆平常”。

用這個過程用來描述比特幣和區塊鏈的發展非常恰當。比特幣誕生的最初,被當成了“異端邪說”,遭致全球主流國家的封殺,後來隨著區塊鏈概念產生,在2017年到2018上半年間,被當成了“偉大革命”;但隨著幣價暴跌,回歸理性,還原為“稀鬆平常”。

這個過程就是區塊鏈技術的“非共識”過程。但這個過程還遠未結束。因為區塊鏈要建立的理念,是一種分佈式的共識機制。這種共識機制還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被廣泛接受,

在區塊鏈行業內部,也存在廣泛的“非共識”。比如2014年前後,POW共識機制盛行,POS被當成異端,但後來POS的價值逐步被接受,直到被當成了能改變POW低效高耗能的共識良方,以至於後來出現了更為激進的DPOS。如今,這些共識算法都成了“稀鬆平常”的東西。

這個過程,BM和EOS應該是最有體會的。

我們現在都在猜測,下一輪牛市會被哪項技術或者項目點燃?會不會出現另外一個V神?其實,關注行業內的“非共識”就夠了。

下一個關鍵性的技術革命絕對不會出現在有廣泛共識的領域,她只會以一個“非共識”的方式出現。她會像一顆深埋在地下的種子,艱難地穿透厚厚的土壤,出現在人們面前。即使有幸被有些人觀察到,也不會受到重視,會寂寞的成長。隨後,伴隨越來越多的關注,她開始招致各種懷疑、討論,甚至被當成異端。直到哪天,它突然竄成了參天大樹,而且枝繁葉茂,於是被無數人膜拜、進貢、模仿、神化。

羅胖是個文科生,創造出了“非共識”這個名詞,其實這並不是新生概念。

在科技領域,著名的Gartner曲線則用圖形方式演繹了“非共識”的一生。

在《易經》中的乾卦爻辭中,則形像地用潛龍勿用、或躍在淵、現龍在田,飛龍在天、亢龍有悔等階段來描述“非共識”的一生。“非共識”狀態非常像潛龍勿用、或躍在淵的狀態。但事務發展的規律決定了,終有一天會飛龍在天,也終有一日會亢龍有悔。

06

人文主義

自從2016年AlphaGo橫掃全球圍棋高手,成為獨孤求敗後,人工智能一直是人們最為關注的高科技話題之一。很多人擔心人工智能會不會取代人類的方方面面,甚至威脅人類的未來。

我與羅胖擁有類似的觀點,即:“人工智能會是無比聰明和強大的工具。但是另一方面,別忘了我們自己身上藏著的感知能力,那份良知良能是大自然幾十億年進化出來的極其靈敏的工具。這玩意好用得不得了,它一直都在。”

這是人文主義的觀點,基於此可以得出以下結論:這個世界絕不會只變成機器的世界、算法的世界、代碼的世界。這個世界在很多場景下,完全呈現為一個人推動人的世界。機器對人的威脅從幾百年前的第一台蒸汽機就開始了,但人類始終保持著領先一步的優勢。

作為一名區塊鏈行業從業者,這句話簡直就是離經叛道。但是,我卻認為需要一分為二來看這句話。這就是我一直持有的一個觀點:在技術層面上,一個去中心化的算法世界也許在未來會出現,但是在治理層面上,仍離不開人、情、法的中心化治理結構。即使算法治理再美好,他也需要一步一步的實現,而不是一蹴而就。

07

長期主義

演講中提到:只要你能足夠強大,跳出時間設置的陷阱,而且持續、長期地守住目標,你就能成為時間的朋友。這種行為模式,叫作“長期主義”。只有長期主義者,才能成為時間的朋友。長期主義不僅要堅持你想做的事情,而且不能中斷你在做的事情,還要持續地不被誘惑。一旦中斷,前功盡棄。

最後,羅胖打通了小趨勢、非共識以及長期主義,強調:小趨勢的信號即使再微弱,只要一旦被識別出來,長期主義就能把它放大。

所謂的偉大,就是堅持努力,在長期主義的複利下,會積累成奇蹟。時間幫助了他們,他們成為了時間的朋友。

因此,雖然這個世界充滿了不確定性,但是你可以用自己的超級確定性,來對沖外界的不確定。

至此,演講結束,邏輯已非常清晰。即:

1、提出問題:當無法把握或掌控大趨勢時,小趨勢成了最觸手可及的邊緣機會。

2、實現方式:即三大思維模式,包括多元化思維、做實事的態度以及理性樂觀。

3、目標:發現處於交叉地帶、邊緣地帶、尚未被覺察到的“非共識”。

4、實現目標的途徑:通過不斷堅持,用時間來將“非共識”的小趨勢放大,成為主流共識與大趨勢。

以上是作者在看了《時間的朋友》2019跨年演講後的一點心得,希望與讀者交流與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