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楊望:區塊鏈--綠色金融的另一種可能

瀏覽數

99+

5c95a275-006a-4e03-83ff-78ba7f7d1e8b.jpeg

文: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長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研究員楊望| 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副研究員王立仁肖子琛

導讀

無論是傳統金融還是互聯網金融,其最終的目的都是服務實體經濟,實現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區塊鏈金融要發揮對綠色產業的促進作用,首先要取得政策及配套技術支持,其次要發揮區塊鏈獨有的技術優勢,加速產品創新,著眼於生態建設,最終達到多方共贏、金融共享的局面。

正文

經濟新常態下,綠色金融對我國經濟轉型和生態文明戰略建設的重要性日益凸顯。近年來,我國綠色金融蓬勃發展,形成了基本的體系框架,但主要以傳統金融和政府推動為動力,多元化程度尚遠不能滿足市場的需求。與此同時,區塊鏈技術所具有的去中心化、開放透明、自治匿名、不可篡改的特徵為綠色金融帶來了新的思路。面對發展瓶頸,區塊鏈如何激發市場的嶄新活力,從而“點綠成金”?

4733b6b1-f63b-4adb-8108-e6d285dc5bcd.jpeg

瀚德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長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所研究員楊望

| 我國綠色金融發展現狀及不足

綠色金融是利用多樣化的金融工具,引導社會資金進入綠色產業,最終實現產業結構轉型、改善環境質量、實現可持續發展的金融創新。由於金融機構和企業追求利益最大化,難以依靠市場自發地解決負外部性問題,因此為了矯正市場失靈,在綠色金融發展初期,更多地需要依賴政府的政策引導。一方面,明晰產權,排放污染物必須獲得相應的排放權;另一方面,通過市場機制買賣排放權;將環境風險作為金融風險納入評價體系,利用市場機制為企業提供各種金融服務。

過去30年,我國經濟保持了高速增長,同時環境與資源問題日益突出。據美國智庫蘭德研究機構測算,近年來,中國空氣污染成本佔GDP比重達6.5%,水和土壤的污染成本分別為2.1%和1.1%。中國亟須實現從資源消耗型經濟到環境友好型經濟的轉型。2009年11月22日,國務院發布了“到2020年我國單位國內生產總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的目標。與此同時,在相應政策的支持下,各商業銀行紛紛開展綠色金融業務,取得了一定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我國已成為全球三大建立綠色信貸指標體系的經濟體之一,是全球最大的綠色債券市場。據估算,2015〜2020年,中國綠色投資需求約為每年2.9萬億元,其中,新增綠色金融需求約為每年2萬億元。巨大的生態建設資金缺口蘊含著廣闊的市場前景。但是,傳統的金融模式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弊端。

一是交易成本高。以碳資產為例,目前碳資產從發起到上市的交易流通時間長、整個交易環節涉及碳資產交易企業、監管部門、行業管理部門、碳資產交易所、第三方核查和認證機構、專家委員會等多方參與,交易過程的摩擦成本居高不下。

二是覆蓋範圍有限。目前,綠色金融服務主要由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提供,融資方式主要依賴綠色信貸。由於大企業資金雄厚、受關注程度高,通常會配備較先進的環保設備,相反,規模較小的企業難以承擔環保設備的高額負擔,向銀行等金融機構融資時又缺乏信用擔保,往往難以滿足融資需求,形成惡性循環,導致真正的高耗能行業企業參與較少。儘管近年來,商業銀行有向互聯網金融發力的趨勢,但受制於自身風險控制的要求和長期形成的行業偏好,難以在短時間內作出調整。

三是是產品創新不足。目前,綠色金融體系包括貸款、綠色債券、綠色保險、綠色基金、排放權交易等。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綠色金融起步較晚,相關的製度安排和產品體系尚不完善。以碳金融為例,我國碳交易市場化程度較低,缺乏自身價格調節機制。產品創新緩慢,碳期權交易、碳證券、碳期貨、碳基金等金融衍生產品尚未形成,市場缺乏有效的風險對沖手段,投資者面臨較大的風險暴露,可能會對投資意願產生一定的影響。在產品規模上,受傳統融資渠道的局限,已有的金融產品主要針對大型投資機構,缺乏針對家庭、個人等中小投資主體的信貸產品,難以滿足不同投資者的需求,使得資金在二級市場上的流轉過程受到阻礙。

四是金融機構風險管理能力欠缺。傳統金融業雖然資金規模大,但銀行業對風險控制的要求導致難以開展互聯網金融業務,尤其是針對個人的金融業務發展滯後,對新型風險的管理經驗不足。

與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碳金融發展滯後,碳交易市場價格形成​​機制缺位,缺乏對核證減排量的定價權,處於國際碳交易產業鏈的底端,難以形成有效的交易市場。傳統金融服務的中心化屬性,制約了綠色金融向普惠金融的進一步發展,而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則能夠加快這一進程。

| 區塊鏈助力綠色金融生態發展

互聯網金融與綠色金融在理念上有著天然的聯繫。二者都是在我國經濟轉型期提出的,可持續發展既是綠色金融的必要條件,也是互聯網金融的內在要求。區塊鏈思想的出現適應了移動互聯、萬物互聯、隨時互聯的時代,滿足了對安全、可靠、透明應用系統的需求,以及對信息時代隱私保護商業秘密保護的需求,為互聯網治理體制中的共享共治奠定了堅實的技術基礎。

區塊鍊是脫胎於比特幣的一種底層技術,是一個可按照數據結構規則存取的分佈式賬本。每一筆轉賬都是在賬鏈上的一個公開記錄,含有輸入值和輸出值的數據結構。作為一種全新的技術範式,區塊鏈彌補了互聯網體系結構中的技術缺陷。在上一代互聯網TCP/IP Networking中,存取是基於IP地址的,是整個網絡系統最關鍵的地方,IP相當於門牌號,獲取信息的時候,需要根據門牌號去尋找物品。但是在Block Networking中,存取信息是根據具體物件信息的索引去拿取的,這意味著準確的、精細的管理,而且總體成本更低。借助區塊鏈的可編程性不僅可以有效控制參與者資產端和負債端的平衡,還可藉助數據透明的特性使整個市場交易價格對資金需求的反應更真實,進而形成更真實的價格指數。

從交易成本角度看,區塊鏈最顯著的特點是去中心化,採用分佈式的定價、交易和流通,真正實現了點對點的價值傳遞。系統每個節點之間進行數據交換無須信任,系統運作規則公開透明。相比於傳統機房,應用區塊鏈技術的分佈式金融存儲基礎設施僅需要1%的建造成本、5%的運營成本,目前所有現代云計算模式無法與其競爭。這一點與綠色金融旨在減少資源佔用、降低成本投入的初衷不謀而合。

從覆蓋範圍看,區塊鏈的信息記載和回溯,易於建立基於關鍵字或其他智能方式的信息檢索和提醒,提升信息的有效性,助其開放性的優勢,讓信息更加快速的傳導至需求者,減少市場的不對稱。由於節點和節點之間無須信任,因此系統中每個參與的節點的隱私都受到保護。傳統的金融服務依賴於物理網點和人工服務,區塊鏈金融則基本不受時空的限制,靈活性較強。隨著智能終端的普及,綠色金融業務更容易滲透到家庭及個人投資者,推動零售業務發展。特別是對於農村、西部偏遠地區等金融服務盲區來說,這些地區通常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但資源利用率低,此外,受經濟狀況的製約,相應的環境污染問題更加嚴重。通過區塊鏈技術引入綠色金融,能夠更好地提高資源利用率,充分發揮金融的資源配置作用。

從產品創新角度看,區塊鏈開源的設計使其數據對所有人公開,任何人都可以通過公開的接口查詢區塊鏈數據和開發相關應用,能夠加快市場創新的速度。區塊鏈與商業票據、股票、基金、期貨等多種衍生品市場結合,將進一步擴大綠色金融多元化程度。

從風險管理角度看,區塊鍊是一種對市場經濟中確定所有權(確權)的核心製度的全新安排。這就使得區塊鏈具有不同於傳統互聯網金融的許多特性。工作量證明機制保證共識攻擊只能影響有限幾個區塊的共識,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整個區塊鏈被篡改的可能性越來越低。同時,共識攻擊也不會影響用戶的私鑰以及加密算法。因此,區塊鏈的數據穩定性和可靠性極高。將區塊鏈技術應用於碳交易系統,基於區塊鏈的全網共識確保了信息的可信任性和精確計量,能夠在很大程度上對綠色金融業務的道德風險、操作風險、信用風險和市場風險進行防範和控制。

區塊鏈的去中心化、開放透明、自治匿名、不可篡改等機制的設計,顛覆了傳統的碳交易模式,成為綠色金融體系多元化建設新的“加速器”。

| 區塊鏈綠色金融的路徑選擇

無論是傳統金融還是互聯網金融,其最終的目的都是服務實體經濟,實現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區塊鏈金融要發揮對綠色產業的促進作用,首先要取得政策及配套技術支持,其次要發揮區塊鏈獨有的技術優勢,加速產品創新,著眼於生態建設,最終達到多方共贏、金融共享的局面。

一是創建區塊鏈碳交易系統,健全區塊鏈基礎設施建設,包括政策支持、監管體系、評級標準等。在政策方面,我國在碳交易市場方面已出台一系列相關政策,2011年,國務院出台《關於開展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工作的通知》,深圳、上海、北京等七個地區加入碳交易試點,全國範圍的碳排放交易系統預計將於2020年成立。截至2016年11月28日,各碳交易試點市場合計成交8386.8萬噸,成交額合計19.56億元。面對龐大的國內市場,成立區塊鏈碳交易系統具有深遠的意義。目前,我國碳交易試點相對獨立,在立法情況、配額分配、抵消機制、未履約處罰機制上各不相同,在這種情況下,有必要加速區塊鏈基礎設施的建設,建立用戶——通用服務層——區塊鏈節點層的IT硬件佈局,推進數據和信息的共享,引導更多金融機構參與,從而輻射全國市場。以貴陽政府為例,於2016年12月31日發布的《貴陽區塊鏈發展和應用》白皮書以建成區塊鏈應用示範區為目標,提供廣泛的區塊鏈應用場景,包括政務、民生、商務等多個領域,為區塊鏈發展奠定了良好的技術支撐,特別是在綠色扶貧領域將大有可為。在監管方面,我國綠色金融法律和監管體系相對滯後,長期以來排污權責不明確,部門之間缺乏有效的溝通機制,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執法效力,市場的不成熟也會加大應用區塊鏈的風險,因此,形成協同監管框架勢在必行。在評級體系方面,採用標準化的衡量指標有利於增加市場透明化程度,環境與社會信息披露,進而吸引更多投資者。2016年12月,中債資信評估有限公司推出國內首個綠色債券評級體系,包括對綠色募投項目環境效益的評定標準和操作標準。其他監管機構如證監會、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也開始著手製定綠色債券的發行指導。

二是利用大數據優勢,加快產品創新。綠色金融面臨的重要“瓶頸”在於市場缺乏多元化的產品體系,現有金融產品與客戶需求匹配度低,二級市場流動性不足,反過來也會影響一級市場的交易積極性。通過區塊鏈特有的大數據和雲計算優勢,可以開發針對個人的綠色消費結構化產品。國外在個人綠色金融零售業務方面取得了較多進展,例如加拿大推出的節能型住房的貸款,荷蘭發行的氣候信用卡、加拿大低排放汽車貸款等。此外,大數據風控使得評估企業的信用更加方便快捷,可以創造適合小微企業風險與收益的綠色金融產品,拓寬綠色金融融資渠道。現有的互聯網金融與綠色金融結合的嘗試提供了經驗借鑒。以螞蟻金服為例,近日簽署的《關於環境和可持續發展的聲明書》標誌其正式加入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可持續金融倡議(UNPE FI)。2016年8月,螞蟻金服在支付寶中推出綠色森林項目,個人的綠色行為可以轉化為碳減排量,積累到一定數量後可由環保企業、公益組織購買並用於種植樹木。根據2016支付寶賬單顯示,螞蟻森林每天低碳減排量達1000噸,累積植樹52萬課。目前,螞蟻森林已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個人碳賬戶交易平台,未來有望引進更多機構投資者。

互聯網金融在網絡小額貸款方面也產生了不少實踐, 不少P2P網絡借貸平台已發布綠色貸款標的,幫助環保型中小企業解決融資難的問題,互聯網金融對綠色產業的支持力度逐步擴大。一方面,互聯網的促進作用能夠激勵消費者和中小企業培養低碳觀念;另一方面,連接資金的供給方與需求方,形成“自下而上”的綠色金融。

三是整合產融生態圈。如果說區塊鏈1.0是定位於具體某一應用,區塊鏈2.0是定位於平台,那麼,即將到來的區塊鏈3.0將實現不同領域的跨界融合,其中就包括區塊鏈在綠色金融領域的應用。以易鏈科技為例,其區塊鏈整體解決方案已經應用到碳排放權交易綠色環保金融領域,並即將在應用於資產證券化、智慧城市、銀行、數據信息銀行領域,幫助企業構築多方共贏、高效的供應鏈協作環境。在產融結合過程中,區塊鏈吸納碳生態圈相關方形成節點,通過橫向、縱向的產業鏈結合,使得各生產要素、人才、資源在跨行業間相互滲透和融合,共同建設全方位、多層次的能源區塊鏈生態圈。贛州簽約“綠色金融和區塊鏈金融”四方戰略合作協議,簽約四方將充分發揮各自在技術和市場的優勢,在金融、科技、服務多方面跨界合作。隨著綠色金融升溫,全國各地將湧現出更多實踐,為區塊鏈綠色金融的進一步發展提供豐富的借鑒經驗。

綠色金融的發展離不開有足夠廣度、深度和自由度的市場。金融業的業態從早期的演變成以銀行為核心,到以資本市場為核心,再演變到區塊鏈金融業態,未來還可能會實現人人共享的自金融,在實現信息對稱的過程中,不產生價值的中介平台將逐漸退出舞台。可以預見,區塊鏈將在綠色金融領域扮演越來越重要的角色,激發市場潛力,製造新的增長點,推動產業結構轉型,成為綠色金融騰空起飛的重要載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