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區塊鏈巨頭2018:幾家歡喜幾家愁

瀏覽數

99+

2018年,面對行業整體規模的提升以及市場環境的巨大動盪,各大區塊鏈巨頭都呈現出各自迥異的生存狀態,可謂幾家歡喜幾家愁。

 

部分巨頭在擴張之下由於內部管理與發展戰略問題,雖然一定程度上維持了市場既有地位,但頹勢初現,負面新聞接連發生;部分巨頭則展現出較好的戰略眼光與管理水準,不僅鞏固了行業既有地位,還各自在合規、全球化或者衍生業務取得可觀成績。

 

在本文,鏈捕手據市場熱度、行業地位等因素選取了幣安、Coinbase等8個巨頭,對這些巨頭2018年市場動作與表現進行複盤,並以此呈現出巨頭們18年的發展境況。

 

01

幣安

 

幣安成立於17年7月,是現階段主流交易所中最晚成立的之一,但憑藉著堅定的全球化戰略以及較為出色的社區運營,短時間內崛起為全球交易量排名前五的交易所。

 

18年,幣安的主要戰略重心在於交易所業務橫向與縱向的擴張,以及試圖通過公鏈開發以及投資收購延伸拓展其邊界,並建立區塊鏈泛生態體系。

 

3月初,幣安首度公開其正在開發幣安鏈以及去中心化交易所Binance DEX的信息,此後大半年幣安時常會釋放其開發進展,並於年底公開演示其測試版。

 

在各大主流交易所中,幣安堪稱是對去中心化交易所最為重視的交易所,視其為未來最重要的戰略之一,而不僅僅是一個業務補充。同時,幣安表示其公鏈也定位為區塊鏈資產交易與轉換的公有鏈,表現出較為清晰的戰略目標。

 

3月初,幣安經歷了成立以來最為嚴重的黑客攻擊事故,由於部分用戶賬戶密碼丟失並被黑客控制,這些用戶的資產均被用戶拋售為BTC併購買為Viacoin,共計1萬個比特幣將Via的幣價爆拉上百倍,而黑客們通過提前在市場上掛空單以及拋售自己手中提前購置的VIA獲得巨額受益。此後的7月,該事故再度重演,幣種SYS被黑客爆拉數百萬倍。

 

這兩起安全事故實際上並不屬於傳統類型的丟幣事故,而是一種新型的黑客攻擊形式,即黑客通過控制API接口進行買賣,從而操縱幣價。雖然這類事故有較大責任要歸於用戶安全意識薄弱導緻密碼遺失,但同樣暴露出幣安存在的安全體系漏洞,畢竟其他交易所尚未發生類似事故。

 

3月下旬,幣安又遭遇了一個不小的麻煩,其日本總部收到日本金融廳的警告,要求幣安在沒有獲得許可的情況下,停止在日本進行經營,否則將面臨刑事指控。幣安的反應也很迅速,幾天后即宣布將總部遷移至馬耳他,並展示出與馬耳他政府高層的良好關係。

 

4月,原KPCB投資董事張靈入職幣安,並成為Binance Labs 的負責人,並就此開啟了幣安大規模對外投資的歷程。據報導,幣安作為LP成立了規模為10億美元的幣安生態基金,並在這一年投資了Certik、Oasis Labs、支點等23個項目。其中在7月底,幣安還宣布收購以知名太坊錢包項目Trust wallet,這是幣安首個全資收購項目。

 

6月底,幣安在烏干達上線其首個法幣交易所,此後幾個月又陸續在英屬澤西島、列支敦士登、馬耳他和新加坡等國家與地區宣布其法幣交易所計劃,但目前實際上只上線了烏干達與澤西島兩地的法幣交易所。

 

相比火幣等交易所在日本、美國等海外主要國家開拓市場,幣安則傾向於從政策較為寬鬆友好的小國突破,但從實際效果來看,幣安的推進速度較為一般,尚需要時間的進一步檢驗。但總體上來看,幣安的全球化仍要比其他幾乎所有中國交易所更出色,據估計約六成以上的客戶都是海外用戶。

 

7月底,幣安在馬耳他宣布成立區塊鏈慈善基金會(BCF)。此後的幾個月,幣安陸續宣布向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捐款100 萬美元、向非洲國家烏干達捐款賑災等進展,成為區塊鏈行業最熱衷於慈善的項目之一,也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其公眾形象。

 

8月中旬,幣安上線區塊鏈教育平台幣安學院,通過文章和視頻的形式為區塊鏈愛好者提供相關教育課程,以打造區塊鏈知識內容的全球樞紐中心。

 

10月初,幣安宣布上幣費將全面透明化,並且未來所有上幣費將100%捐贈給慈善機構,而上幣費由項目方根據預算填寫他們認為的合理額度。

 

11月底,幣安將「USDT市場」更名為「Stable市場(USDⓈ)」,並已經上線USDC、TUSD、PAX等多個穩定幣。

 

在18年,幣安也是各大交易所中最為積極推進平台幣應用場景的交易所,目前已經具有抵扣手續費、上幣投票、線上購物、旅行預訂等多個應用場景,官方稱已經擁有50多個外部合作夥伴接受BNB支付。

 

同樣不能被忽視的還有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的動作,她在18年繼續長期穿梭於區塊鏈各大社群之中,一邊回應用戶關切的問題一邊為幣安招攬人氣,對幣安的公眾形像以及拉新促活產生了重大作用。

 

總的來看,幣安在這一年圍繞著交易相關產業進行了廣泛佈局,除了發生多起安全事故,以及公鏈、法幣交易所進展略落後預期外,各方面總體上幾乎都呈現出較為正面或積極的發展態勢,稱得上是18年收穫最大的區塊鏈巨頭之一。

 

02

比特大陸

 

比特大陸成立於2012年,為全球ASIC礦機生產業務巨頭,市場佔有率達到90%。在礦機研發和生產的基礎上,比特大陸的主營業務還包括礦場、礦池及雲挖礦服務。此外,比特大陸還主導了比特幣分叉,力推分叉幣比特幣現金。

 

得益於17年末的行情大漲,持有大量加密貨幣以及礦機的比特大陸在18年初可謂順風順水,也是行業最耀眼的明星公司之一。

 

一方面,比特大陸繼續在礦機業務上持續發力,招募大量研發與銷售員工,鞏固自身在比特幣礦機領域的算力優勢,同時新發布了以太坊礦機Antminer E3、門羅幣礦機AntMiner X3等新產品。同時,比特大陸也因為過於集中的算力引起市場的大量批評,許多聲音認為這有違比特幣去中心化的初衷。

 

另一方面,比特大陸開始大量對外投資佈局,投資了Circle、Opera、Block.one、阿希鏈、Bizkey等至少30個項目,幾乎涉及區塊鏈行業每個垂直賽道。

 

伴隨著欣欣向榮的業務,比特大陸同期還獲得了資本的青睞,連續獲得多輪融資,投資方包括IDG資本、紅杉資本、GIC等機構。7月底,市場還曾盛傳比特大陸獲得來自騰訊、軟銀和中金的Pre-IPO輪10億美元融資,但均被否認。

 

9月,比特大陸還向港交所申請首次公開募股(IPO),招股書顯示比特大陸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陸營收為28.5億美元,淨利潤7.43億美元,同比增長7倍。但在漂亮的數據背後,比特大陸的巨大風險隨之浮現。

 

經專業人士根據招股書分析,比特大陸18年二季度大約虧損3億美元左右,一方面這是由於加密貨幣減值損失超過1億美元,另一方面則是礦機滯銷帶來的虧損。隨著加密貨幣市場的持續萎縮,比特大陸的虧損也在繼續擴大,隨時可能發生巨大動盪。

 

而且,比特大陸在礦機方面已經兩年沒有重大技術更新,用來支撐市場的礦機仍然是發佈於2016年6月的螞蟻S9,凸顯出比特大陸在礦機研發方面的吃力與困難。

 

11月初,比特大陸發布了寄予厚望的自研7nm芯片礦機螞蟻礦機S15和T15,同期還宣布進行比特幣現金分叉,但比特大陸沒有料到該事件間接導致全球數字貨幣市場暴跌,乃至於比特大陸手中的大量BCH大幅度貶值以及新型礦機嚴重滯銷。

 

比特大陸早前被曝光的財報圖表

 

12月,比特大陸的內部問題逐漸暴露在公眾視野之內,危機頻現。

 

該月中旬,比特大陸投資孵化大半年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出售給Bibox。比特大陸年初孵化的另一家主打交易挖礦模式交易所Coinex也未能跑出,日交易量持續低迷,還不時有無法提幣的消息傳出。由此,比特大陸在交易所方向的探索已經基本宣告失敗。

 

該月底,市場傳聞比特大陸正在進行大幅裁員,比例在50%以上。同期,還有消息稱長期不合的吳忌寒和詹克團將卸任比特大陸CEO、比特大陸將關閉所有採礦業務、以色列研發中心被關停,上市夢也完全破碎。

 

對於比特大陸而言,2018年可謂是極其不順的一年,在多個賽道屢屢受挫,稱其為18年最慘的區塊鏈巨頭也不也為過。

 

03

Bitfinex/Tether

 

Bitfinex與USDT發行方Tether都是區塊鏈行業相當知名的項目,雖然暫時無法確定兩者存在的股權關聯,但考慮到兩者業務的緊密度、高管團隊的一致性,本文將兩者置於同一場景討論。

 

Bitfinex成立於2012年,以P2P融資交易起家,支持多種法幣交易,並逐步發展為全球交易量排名前三的交易所。Tether則成立於2014年初,其發行的穩定幣USDT長期是穩定幣市場幾乎唯一的玩家,交易量也長期排名前三。

 

但在雙雙並進的背後,Bitfinex一直存在著巨大隱憂,即被公眾懷疑聯合Tether超發USDT、操縱幣價,而Bitfinex方面也一直沒有提供有效的資金擔保證明。

 

18年,隨著市場上合規穩定幣的湧現以及交易所競爭加劇,Bitfinex與Tether都遭遇了巨大的危機。對於Bitfinex,由於醜聞的持續發酵以及在合規、功能方面進展緩慢,致使其交易所持續萎縮,到年底已經在全球第10名左右徘徊;對於Tether,GUSD、USDC等競爭幣在下半年集體出現與爆發,並已經上線幣安等大部分主流交易所,自身卻陷入巨大的負面輿論之中,一度岌岌可危。

 

Bitfinex2018年交易量排名走勢

 

特別是在10月中旬,USDT作為穩定幣一度價格下跌11%,引起市場極度恐慌。不過從數據表現來看,USDT的交易量至今沒有出現下降,反而還在緩慢增加,這一方面可能由於公眾對USDT存在習慣性依賴,另一方面可能由於年底行情的多次暴漲暴跌導致穩定幣需求的集體上漲。

 

11月底,Tether又被曝遭美國司法部(DOJ)調查,調查重點是在去年比特幣飛速上漲期間,USDT是否被用於人為推高比特幣價格。

 

除了應對各種醜聞外,Bitfinex18年在交易層面也有一些新動作,例如在9月宣布上線了兩大去中心化交易所,分別是EOSfinex正式版、ETHfinex測試版,在12月推出針對穩定幣USDT的保證金交易服務。

 

總的來看,Bitfinex與Tether這一年遭遇了許多危機,但對既有業務影響有限。同時,這可能耽擱了Bitfinex繼續擴張的步伐,除了兩家去中心化交易所,很少出現Bitfinex投資佈局或者人才引進方面的公開進展,也是生態建設相對較弱的巨頭。

 

04

BitMEX

 

BitMEX成立於2014年,是一家專注於期貨交易的數字資產交易所,支持做多做空雙向交易,槓桿最高可達100倍,於17年下半年崛起為長期排名全球交易所交易量第一的交易所,日交易量達到數十億美元。

 

在18年上半年,BitMEX的動作並不多,基本上都是對期貨交易相關功能的修補與完善,同時新上線了ADA、EOS、TRX三個幣種,此後再無新增。

 

10月初,BitMEX聘請前香港交易所(HKEX)前董事總經理兼合規主管Angelina Kwan擔任其首席運營官,其人在香港多個金融監管機構工作過8年以上。

 

10月初,BitMEX宣布將推出自己的比特幣軟件客戶端,與Bitcoin core競爭,以糾正公眾對開放源碼軟件存儲庫的誤解。此前,BitMEX還曾表示已建立閃電網絡節點。

 

11月初,BitMEX則已經設立風險投資部門BitMEX Ventures,專門投資加密貨幣初創項目。12月初,BitMEX則被曝光通過其實體HDR聯合香港上市公司麥迪森收購了日本日牌交易所BITOCEAN,為進軍日本市場鋪墊。

 

此外,BitMEX的研究部門在18年頻頻出台各類研究報告並發聲,並且產生了較為廣泛的影響力與傳播面,成為加密貨幣研究行業的重要力量。

 

總的來看,BitMEX在18年主要還是圍繞著期貨交易業務開展工作,相比其他主流交易所更加專注與低調,並有效鞏固了其市場地位。

 

05

Circle

 

Circle成立於2013 年,曾先後獲得高盛、百度、IDG資本、比特大陸等著名機構的數億美元融資,擁有紐約州金融服務局頒發的首個數字貨幣許可證(BitLicense),以及英國政府頒發的首個電子貨幣許可證。

 

經過多年發展,Circle已經在數字支付、場外交易等方向取得漂亮的成績,旗下Circle Pay面向個人用戶提供基於區塊鏈技術的法定貨幣轉賬服務,並支持部分地區零手續費跨境轉賬,Circle Trade則面向機構客戶提供大額虛擬貨幣場外交易服務,這兩項全球領先的重要業務支撐其成為區塊鏈巨頭之一。

 

18年2月,Circle宣布收購老牌加密貨幣交易所Poloniex,補足其場內交易業務的缺失。通過本次收購,Circle將其Circle Trade、Circle Pay等產品與Poloniex對接,使得Poloniex兼容美金、歐元、英鎊等貨幣,並最終成為基於區塊鏈進行多種資產和服務交易的開放多邊市場。

 

3月,Circle推出了面向個人用戶的數字資產投資平台Circle Invest,但區別於Ploniex等常見的交易平台,Circle Invest並不能算是一款真正的交易應用,因為它去除了遞交限價單等功能,用戶只能存錢、取錢,以及根據市場價買賣​​虛擬貨幣。

 

9月,Circle宣布正式發行穩定幣USDC,允許機構及個人投資者以1:1交換比率將美元換成USDC,同時主打透明與監管,短期內登陸了幣安份大量主流交易所。目前USDC發行量已經超過1億,有效打擊了USDT的市場地位。

 

10月,Circle宣布收購股權眾籌平台SeedInvest,該公司成立於2012 年,擁有超過20 萬投資者和數千家私營企業客戶。通過本次收購,Circle認為可以更好地幫助初創公司發行數字資產,並為自己的客戶提供更多種類的代幣。

 

總的來看,Circle在這一年始終聚焦於交易所或區塊鏈金融相關業務,對與交易所相關度不高的產業鮮有涉足,保持了較高的專注度,且取得了較為可觀的成績。2018年,Circle也是區塊鏈行業最大的巨頭贏家之一。

 

06

Coinbase

 

Coinbase成立於2012年,由Airbnb前工程師Brian Armstrong和高盛前交易員Fred Ehrsam合夥創辦,過去幾年共獲得至少6輪、總計數億美元的融資,並獲得紐約金融服務部門頒發的Bitlicense等多個牌照,成為全球合規程度最高、聲譽最好的主流交易所之一。

 

自3月開始,Coinbase迎來了諸多金融與互聯網行業重磅級人才的加入,例如紐交所財務副總裁Eric Sc​​ro、Twitter前副總裁Tina Bhatnagar、Linkedin前數據科學負責人Michael Li 、Linkedin前併購負責人Emilie Choi、Facebook前技術通訊主管Rachael Horwitz、OneWest銀行前首席財務官Alesia Haas等,整體實力在區塊鏈行業可謂首屈一指,這也為Coinbase此後的種種動作奠定了基礎。

 

4月初,Coinbase成立風投公司Coinbase Ventures,專注於區塊鏈初創公司早期投資。不過18年Coinbase公開的投資案例數量並不多,甚至要接近於併購案例。同樣在4月初,Coinbase宣布收購以太坊瀏覽器Cipher Browser,此後Coinbase開啟了瘋狂的收購潮,接連收購區塊鏈付費信息平台Earn.com、去中心化交易所Paradex、數字身份項目Distributed Systems等。

 

其中,最重磅的收購當屬三家證券交易商Keystone Capital、Venovate Marketplace和Digital Wealth LLC,通過這三起收購收購,Coinbase將擁有另類交易系統許可(ATS)和註冊投資顧問(RIA)許可,同時有助於其成為美國證監會(SEC)和金融業監管局(FINRA)全面監管的數字貨幣交易所。此後,Coinbase也順利獲批上線證券型代幣。

 

6月,Coinbase宣佈建立建立慈善加密貨幣基金會GiveCrypto,旨在向全球各地有需要的人直接資助並發送加密貨幣,目前已經向委內瑞拉、敘利亞等地的難民捐贈價值數十萬美元的加密貨幣。

 

8月,Coinbase此前開發的移動dapp瀏覽器Toshi更名為Coinbase Wallet,該產品不僅希望成為用戶儲存加密貨幣的工具,還希望吸引更多開發者構建移動應用程序以及普通用戶訪問應用程序,以推進在全球範圍普及加密貨幣和DApp。

 

10月底,Coinbase逆市完成3億美元E輪融資,公司估值達到80億美元,由老虎環球基金領投,Y Combinator、Polychain等參投。

 

12月,Coinbase相繼宣布將推出面向個人投資者的幣幣轉換交易服務、做任務賺代幣的Coinbase Earn教育系統等,可見其對於普通投資者相關業務也越來越重視。

 

作為全球頂級交易所,Coinbase向來以幣種少而精著稱,幾乎每次上線新幣種都會引起該幣種的上漲,18年新上線的XLM、BAT、ZRX等幣種均是如此。不過在18年年底,Coinbase似乎試圖要打破這種局面,在12月初一次性上線4個幣種的同時,還列出30 餘種可能掛牌的代幣名單。

 

Coinbase考慮上線的幣種名單

 

總的來看,Coinbase這一年在吸納人才與投資併購方面取得顯著進展,極大地充實了其團隊與業務實力,並依此快速推進交易功能完善以及生態體系建設,是區塊鏈行業18年最大的贏家之一。

 

07

火幣

 

火幣成立於2013年,是當前市場上最老牌的數字資產交易所之一,日交易量長期排名全球前五。

 

18年,火幣的主要戰略佈局可以分為兩個方向,第一個方向是在交易所方向繼續深耕,完善其上幣機制與增加衍生品交易類型,以及推進其全球化佈局。第二個方向是加強生態建設,通過自建與投資的方式在交易所上下游領域廣泛佈局,試圖建立一個以自己為中心、完整而深厚的區塊鏈生態體系。

 

1月底,火幣宣布發行其平台幣HT,用戶可通過購買點卡獲贈HT,並表示未來HT將應用到火幣所有業務場景中。

 

第一個重大場景是2月初火幣推出的自主資產交易所HADAX,該交易所的上幣機制將上幣決定權交給了用戶,即用戶投票排名靠前的幣種將會在HADAX上線交易,唯一投票媒介即HT。

 

這個機制在早期的確為HT帶來了大量紅利,許多項目方為了登陸HADAX花了大價錢瘋狂刷票,帶動HT幣價上漲,但這個機制同樣致使大量低質量團隊登上HADAX,後來因六七月份的影鏈事件、諸多機構退出超級節點事件等招致大量負面,雖然經過多次規則調整,火幣最終還是放棄了HADAX這個品牌,並更名為火幣創業板。

 

3月底,火幣推出全球生態基金,同樣以HT為流通介質,通過大量投資來整合產業鏈上下游業務,並納入火幣生態體系之中。此外,火幣還設有專門投資Token的火幣資本,以及專注於孵化早期項目的火幣Labs,與火幣生態基金共同構成火幣的投資體系。

 

截至年底,火幣的公開投資項目在50個以上,其中多投資於區塊鏈底層基礎設施、數字資產交易所以及媒體、諮詢等區塊鏈項目服務商。不過無論是從被投項目業務表現還是幣價表現來看,火幣的投資項目都難言出色,沒有湧現出具有顯著潛力與知名度的項目。

 

同樣是在3月底,火幣也在全球化發展上取得較大突破,火幣韓國站正式上線,同期還獲得了美國MSB牌照。此後的幾個月,火幣的美國站、澳大利亞站陸續上線,李林甚至在7月底放下豪言,年底前早在市場排名前十的主流國家開設本地交易所。

 

但此後,火幣的交易所全球化彷彿陷入泥沼推進緩慢,不僅再無新的法幣交易所開設,既有的其他本地交易所交易量都比較低,為數不多的進展是收購了日本BitTrade交易所,以及在英國、加拿大等共計十餘國設立了辦公室或本地運營中心。

 

7月,在FCoin的交易挖礦模式以及OKex的交易所開放共贏計劃刺激下,火幣推出了火幣雲產品,將自己的技術系統以及流動性開放給第三方,支持合作夥伴快速搭建交易所。早期1-2個月火幣雲一度進展迅猛,稱上千個團隊報名並與近百個團隊展開合作與對接,但近期已經很少看到相關報導。

 

9月,火幣中國總部正式過戶海南,定位為「區塊鏈+產業服務一站式平台」,下轄火幣研究院、火幣大學(中國)、火幣Labs(中國)、火幣英才、火幣律林五大事業部,為產業提供諮詢、培訓等服務。

 

11月底,已經延期數月的火幣合約正式上線,直接對壘OKex的核心業務,為火幣攬得了不少客戶與交易量。

 

但在12月底,火幣又傳出大面積裁員的信息,反映出火幣也的確意識到環境的艱難以及自身的困境,採取了必要措施保證項目的收支相對平衡。

 

總的來看,火幣18年的成績只能算勉強及格,諸多新業務沒有取得實質性突破與成績,管理上也暴露出許多問題,但基本盤還在,此前種種佈局在19年實現爆發也尚有可能。

 

08

以太坊

 

以太坊成立於2014年,憑藉虛擬機、智能合約等特點以一己之力將區塊鏈行業帶入2.0時代,同時引爆了ICO的盛行,在17年崛起為全球市值第二高的加密貨幣。

 

但在18年,以太坊幾乎在各個層面都遭遇了挫折。在技​​術層面,由於以太坊存在性能較低、市場擁堵等現象,以太坊社區始終將Casper、Sharding、Plasma等技術作為開發重點,但始終未能開發完成,原定於18年10月舉行的君士坦丁堡硬升級也被推遲。也就是說,以太坊18年在技術與性能方面幾乎沒有任何提升。

 

在DApp方面,受到年初加密貨幣市場暴漲的刺激,以太坊的DApp數量仍在快速增長著,至今已經擁有上千個DApp,但根據DappRadar數據,目前以太坊所有DApp的活躍人數也不過數千,且以去中心化交易應用以及遊戲類應用為主,應用場景極其有限,更多的DApp只是利用以太坊炒作概念、完成ICO。

 

以太坊18年日活數據及其走勢

 

在幣價方面,由於ICO項目減少導致ETH需求下滑,以及以太坊技術緩慢不前、市場恐慌情緒等原因導致項目方與個人相繼拋售ETH,直接導致ETH價格在18年劇烈下降,從最高點1422美元下降94%至最低82美元。

 

總的來看,以太坊在18年進展平平,陷入巨大的公眾質疑聲中,同時EOS、波場等競爭對手正在積極爭奪開發者與用戶,不過以太坊目前仍然擁有僅次於比特幣的開發者社區,如果近期的君士坦丁堡升級能有效提升其主鍊錶現,或許能重振市場信心並引起市場反彈,並繼續穩居公鏈第一陣營。

 

09

總結

 

巨頭們之所以成為巨頭,定有其出眾的特殊實力,這些區塊鏈巨頭也是如此。它們大多成長並崛起於行業混沌之際,憑藉出色的戰略眼光、技術能力或者執行力從激烈競爭中跑出,成為牛市紅利最大的贏家。

 

但成為巨頭之後,「大公司病」往往就會出現,同時亮眼的數據表現也會掩蓋一些內部戰略與管理問題。在遭遇行業寒冬後,這些弊病就會遭到無限放大,成為掣肘巨頭擴張甚至維持市場地位的障礙,裁員、關停業務就會成為常態。

 

而那些「在陽光燦爛的時候修屋頂」的巨頭往往就會在熊市活得更好,它們會提前在人才、資金、戰略等方面做好相關儲備與佈局,保持居安思危、未雨綢繆,以防範未知風險。

 

不過退一步來看,困境實際上都是巨頭們的必經之路,過於順風順水反而不一定有利於長遠發展,只有經過困境的磨礪才能真正鑄就高壁壘、高戰鬥力的巨頭。

 

無論如何,區塊鏈巨頭們在經歷五味陳雜的2018年後,勢必會重新審視自身的戰略與管理機制,並在2019年繼續高歌猛進或者捲土重來,區塊鏈行業也將因此迎來更多看點。

 

來源:金色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