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019年區塊鏈的五大猜想

瀏覽數

99+

新年的鐘聲已經敲響,區塊鏈也迎來了自己的2019年。

如果說在2017年,誰都沒想到私募如此瘋狂,區塊鏈行業鋪天蓋地湧入市場,人聲鼎沸。那麼在2018年,無數人對區塊鏈的期許就此落空,加密貨幣市場情況急轉直下,大雪皚皚下世界又開始變得寂靜無聲。

兩年時間,區塊鏈經歷了從高潮到低谷,從火熱到冰封。正如前兩年變化的出乎意料,對於剛剛邁過2019年門檻的區塊鏈來說,未來依然充滿了很多不確定。

所以,我們只能猜……

猜測一:可能迎來落地元年

公共鍊是關鍵

可以確定的是,經過2018年一整年的清洗,區塊鏈的炒作已經臨近尾聲。現如今,包括有關部門在內,越來越多的人將目光放在了區塊鏈落地方面,毫無疑問的是,賦能實體,將是區塊鏈在2019年所面臨的的首要任務。

實際上,在2018年,就已經有相當多的區塊鏈應用在實體行業做了很多嘗試。包括百度、阿里、騰訊、京東等大型互聯網企業,都有各自的區塊鏈佈局。目前,這些企業在互聯網金融、供應鏈、產品溯源、物聯網、保險、醫療保健、版權等領域全面開花。

而政府在區塊鏈應用落地方面也取得了不小的成效,上一年8月,全國首張區塊鏈電子發票在深圳落地;9月,區塊鏈被最高人民法院認證為電子數據認證的有效手段;10月,北京市公安局開始利用區塊鏈對臨時車輛號牌進行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的落地應用大都是基於聯盟鍊和私有鏈,這也與政府支持發展區塊鏈技術但警惕發幣和炒幣有關。但是,正如肖風所說,“聯盟鏈對於區塊鏈的技術並沒有帶來什麼價值,所有的技術都是基於公共鏈創造出來的。聯盟鏈只是把某些東西去掉,譬如我們把數字貨幣這種激勵機製或者Token激勵機制去掉。”

誠然,在落地方面,聯盟鏈佔據天然優勢。記者曾採訪過有關聯盟鏈項目方,該項目負責人表示:“我們隨時都可以落地,而且一旦與銀行或者大型企業相結合,前景也非常廣闊。”但是,他也坦言,現如今大多數聯盟鏈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區塊鏈,只是藉用了其中某些特性,相比於公鏈,聯盟鏈缺乏廣度,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開發應用場景等基本面上,而在技術上的創新幾乎沒有,這也可能是聯盟鏈只能應用但無法普及的原因。

所以,聯盟鏈想要大規模落地和普及,並不能只做拿來主義,還必須有技術創新。而公鏈作為根正苗紅的區塊鏈,要擺脫“無價值”名頭,也亟需在落地方面加快進程。

金丘區塊鏈研究院院長洪蜀寧就發微博表示,和聯盟鏈一樣,中心化交易所、穩定幣、STO都是妥協和倒退,作為公鏈技術暫時不成熟時的過渡,注定不會長久。2019將會是公鏈結束嬰儿期,開始成熟落地的一年。

猜測二:比特幣ETF可能被通過

人心所向

如果說起2018年區塊鏈領域最受人關注,也最具“拖延症”的事件,比特幣ETF絕對名列前茅。

2018年7月份,受比特幣ETF炒作影響,10個交易日左右BTC價格上漲了將近2000美元。但到7月底,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否決了加密貨幣交易所Gemini創始人Winklevoss兄弟提出的比特幣ETF申請。BTC價格因此從8000美元以上一直跌到了7000美元之下。

當時,SEC給出的解釋是,加密貨幣交易市場還不夠成熟,不足以處理比特幣ETF。

8月份,ProShares和另外兩家公司提交了8支基於比特幣期貨市場價格的ETF。SEC再次拒絕了這8支ETF,並堅定地表示,比特幣期貨市場的規模並不大,無法為比特幣提供基本價值。

受此消息影響,比特幣價格出現暴跌,8月9日凌晨,BTC再度下挫,再次逼近6000美元關口,帶動整個幣市大幅度回調,加密貨幣總市值創新低。

12月初,SEC通知加密貨幣和投資者團體,將推遲對VanEck比特幣ETF的裁決,直至2月27日。SEC主席Jay Clayton表示,比特幣ETF存在市場操縱和資產託管問題,ETF的風險其實是其基礎資產的風險,而非盜竊或丟失的風險,近期不太可能會批准比特幣ETF。此時,市場已經麻木。

可以看到的是,磕磕絆絆,比特幣ETF最終還是進入了2019年,不過,對於2019年比特幣ETF的通過,不少人持樂觀態度。

此前,SEC專員Hester Peirce在接受采訪時公開表示,她相信未來的加密貨幣ETF絕對會推出,雖然她反复說她所表達的觀點不一定是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本身的觀點。

投資管理公司VanEck的總裁兼首席執行官Jan van Eck也表示,“我認為定價問題已經從根本上解決了。有很多不同的來源輸入大量的價格信息。我們現在可以為比特幣ETF定價了……我們可以獲取足夠多交易平台的價格信息,這些交易所都有監控機制,可以滿足SEC市場操縱檢測,從而讓SEC滿意。”

“ETF教父”Reggie Browne表示,比特幣交易所交易基金將“很快就會獲得認證”。他表示,比特幣交易所交易基金只有在行業內建立強有力的監管框架後才會獲得批准。

猜測三:STO模式會迎來新發展

需要時間考驗

2018年涼的最快,也是最徹底的是ICO。

上一年1月份,ICO單月募資超過15億美元,到12月份,全球ICO已經幾近歸零,只有寥寥280萬美元。

既無信用和法律背書,也沒有財富支撐的ICO,在堆起泡沫,完成斂財之後,成為了人們眼中的罪魁禍首,泡沫破碎之後,等待ICO的只有監管的重拳和人們的唾棄。

ICO死後,來自SEC和其他監管機構對證券型代幣監察的STO,被很多業界人士寄予了厚望。

STO的火熱,是加密貨幣市場對新融資模式渴求的必然。由於其將加密貨幣視為證券,背靠監管,既對區塊鏈項目的質量有了一定的要求標準,減少了垃圾項目和騙子項目的數量,降低了投資風險,也可以使區塊鏈上的證券更加透明、可轉移且更安全。

不可否認的是,這種把加密貨幣看做證券,將傳統真實資產上鍊的模式,已經成為了眾多人心中的烏托邦。但是STO面臨的問題在於,監管依託於美國的SEC,對其他國家而言,很難得到承認。而美國SEC也只是將BTC和ETH以外的數字貨幣視為證券,其具體監管政策也並未得到落實。

所以,STO這種模式可能會在2019年迎來新的發展(不妨礙其他國家在監管出台之後會有新的類似於STO的創新),但是STO本身仍然需要較長的時間驗證。

猜測四:穩定幣會迎來起勢

穩定、透明、接受審計

2018年,USDT被貼上了不穩定的標籤。

這一方面是由於上一年10月份,USDT的價格長期低於1美元,從而引發市場恐慌。另一方面,具有政府背書的新型穩定幣的出現,眾多新穩定幣項目的接連發力,讓原本一家獨大的穩定幣市場出現了缺口。

實際上,2018年的穩定幣市場已經迎來了百花齊放的局面,接下來的2019年,還會有越來越多的穩定幣出現。

對同類市場份額的爭奪,代表了人們對於穩定幣市場的看好。人們也開始慢慢認可這一種資產,接受這種支付方式自然會更多地使用。這個趨勢會從圈內蔓延到圈外,只要對美元有需求的人想必都會嘗試這種交易方式。到時候會形成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有業內人士認為,如果某一天穩定幣的市值超過比特幣也不必驚訝,因為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

可以想到的是,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承認、需要穩定幣。那麼穩定幣作為一般等價物,其地位也會水漲船高。

現如今,加密貨幣市場存在的普遍問題是比特幣漲,市場上揚,比特幣跌,市場下行。對此,有很多業內人士認為只有穩定幣才能改變這一現狀,而穩定幣作為一般等價物也理應挑起大樑,最直觀的表現就是各大交易所開始接連上線穩定幣交易對,逐漸下架幣幣交易對。

另一方面,穩定幣的競逐會讓項目方絞盡腦汁向人們證明自己幣種的穩定,今後的穩定幣發展,注定會走向穩定、透明、接受審計的道路。

猜測五:DAPP邁入多元化

不再是殘存的火熱

無論真假,不可否認的是,DAPP是2018年熊市中最後殘存的火熱。

據DAPPradar數據顯示,截至今日,共有1610款DAPP,而ETH上DAPP的數量為1324款,EOS也有228款DAPP。

可以看到,ETH和EOS佔據了區塊鏈DAPP中的老大地位。而EOS更是由於其TPS高,更適合溫養博彩DAPP,導致其交易量屢創新高,絲毫沒有過冬的跡象。

不過,DAPP的發展問題也顯而易見。首先,博彩類DAPP本身的生命力就非常短暫,而且隨著博彩類DAPP的氾濫,同質化現象嚴重,注定難以長久。其次,由於底層技術水平不夠,現如今的DAPP遊戲大都較為簡單,可玩性較弱。

除此之外,用戶教育成本過高、上線審核過松和監管不足等問題,這些都是製約DAPP們發展的瓶頸。

在2019年裡,DAPP或也將迎來全新的發展態勢。

在公鏈方面,ETH存在的問題是TPS性能較低。而EOS是安全問題凸顯,屢受黑客侵擾。不過,在2018年裡,無論是ETH還是EOS都在努力改善自身短板。預計在2019年,這些問題都將得到進一步完善。

而在2019年,DAPP或許會在其他方向有所突破。首先,由於區塊鏈技術本身的可追溯、不可篡改等特徵,版權流通領域或將成為DAPP開發者們的新寵兒。其次,隨著電商的不斷發展,保護客戶隱私等要求也在水漲船高,且Token還可以有較之積分更多的功效,因此在電商領域或也將迎來新發展前景。另外,隨著用區塊鏈賦能實體產業的呼聲越來越高,DAPP與某些互聯網產業結合、甚至與實體產業相聯繫也都不無可能。

走過了互聯網崛起之路後,我們細品區塊鏈的發展之路,今後,區塊鏈將會應用於各個行業,多個領域,甚至有可能出現區塊鏈+的盛況。

無論如何,可以肯定的是,2019年區塊鏈將會迎來新的發展。新的發展,或許出乎你我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