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偷電挖礦暗史:勾結供電公司內鬼偷電案例黑龍江省最多

瀏覽數

99+

文| 比薩

對於挖礦業來說,電費攸關生死。許多礦工為了廉價電力,踏遍全球,逐水草而居。

與此同時,在一些看不見的隱秘角落,偷電挖礦的“碩鼠”們,正在蠢蠢欲動。

用著偷來的電,他們在混亂的棚戶區挖礦,在學校的電教室挖礦,在停業的超市裡挖礦,在鐵路旁挖礦,在偏僻的產油區挖礦……據統計,在2018年中國涉及比特幣的犯罪案件中,偷電挖礦已佔12%的比例。

更有甚者,偷電偷到了國外……暴利誘惑著人們鋌而走險,不顧一切,直到墜入深淵。

01 偷電挖礦

”我偷過電。”山西礦工孫濤直言不諱地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

他是一個白領,平時在一家工廠的銷售部上班。2017年,一個朋友告訴他,自己用顯卡礦機挖以太坊,賺了10萬。

那是孫濤第一次聽說挖礦能賺錢。沒過多久,他便跟著朋友,開始了挖礦生涯。

他用自己存的3萬元買了5台L3+礦機,挖萊特幣,“就想賺個零花錢。”

買完礦機之後,他就沒多少錢交電費了。看著幣價一天天上漲,他決定鋌而走險——偷電挖礦。

他在一個棚戶區裡,租了一個房間放礦機。之所以選擇棚戶區,是因為這裡“比較亂,偷電的人也多”。

隨後,他找了一個認識的電工,從那一片的主線上拉了一根線,通向他的房間。

一台L3+礦機平均一天能挖到50元的萊特幣,5台就是250元。4個月後,他就賺回了礦機錢。

因為怕被發現,不久之後,孫濤把機器遷出了棚戶區。

湖南郴州市嘉禾縣普滿中學的校長雷華,則倒霉得多。

2018年11月,媒體報導稱,他把8台礦機放進學校的個人宿舍和電教室,不分晝夜地挖以太坊,1.47萬元電費全由學校報銷。事發後,雷華被免職。

像孫濤、雷華這種偷民用電的做法,在偷電挖礦的領域,是最初級的,也是最普遍的。

真正的“偷電”,是偷企業用電。比較出名的一個案例,是2017年底大慶油田的比特幣礦機偷電案,該案的偷電金額達到了321萬元。

這個偷電的礦場,建在大慶市郊區的一個電修廠裡,歸大慶油田的採油廠廠區管。廠房大門緊閉,但傳出的嗡嗡聲,50米外就能聽到。牆上還一個挨一個地安裝了大約10個風扇。

大慶油田的保衛部門巡邏後,懷疑廠房裡有比特幣礦機,便向警方通報。警方調查發現,在這個廠房裡,一共擺放了1000台正在運行的比特幣礦機。

警方查獲正在運轉的礦機

神奇的是,這個廠房已經運行了1個月,卻只消耗了200度電。實際上,這1000台礦機,即使只開機一天,耗電量也不止200度電。

警方還發現,這個廠房的接電方式非常正規:每台機器都分出了配電櫃,用成年人手腕粗的電纜,接到離廠區30米遠的一處高壓線箱裡。而高壓線箱裡的鉛封早就被人為打開,並做了手腳。

經計算,這個廠房共偷電388多萬度,偷電金額達321萬多元,而工廠的負責人每月只交一兩千元電費。

另一個案例發生在2017年8月的延安產油區。根據群眾舉報,警方在一天之內就查獲了5處從油田的高壓線上偷電的礦場,每處礦場都有一兩百台礦機。

很多時候,礦工與供電公司工作人員內外勾結,是偷電得以順利進行的前提。

2014年4月的一天,桂陽縣供電公司職工張旺,被好友雷伶俐找上門來。

後者說,自己準備開一個生產比特幣的工作室,“一個比特幣能賣3000元,最低也能賣到1000多元。”

但挖比特幣需要大量用電,如果交電費就沒有什麼錢賺。雷伶俐表示,希望張旺幫他偷電。

張旺想到了郴州電業局桂陽開閉所。那裡有台容量為200千伏安的專用變壓器,專門為電力局培訓基地供電。

按照規定,桂陽縣供電公司每個月都應把用電量上報郴州電業局。但張旺發現,這事根本沒人管,用電量已經幾年沒核驗過了,這個變電站沒有專人負責,大門也不上鎖。

於是,雷伶俐便在這個開閉所附近的村里,租了一個村民家的二樓,開起了比特幣工作室。他們雇了兩位民工挖溝,將電纜從工作室接入了桂陽開閉所變壓器。

在那個ASIC礦機還未稱霸的時代,工作室有30餘台挖礦的電腦主機,每個機箱每小時的用電量是0.8-0.9度。

直至2015年7月東窗事發,這個工作室一直未安裝電錶和繳納電費。事後統計,該工作室累計偷電94349KWh,偷電金額8.38萬元。

02 黑龍江偷電案最多

2017年是比特幣最風光的一年,其價格從年初的900美元,漲到接近2萬美元,翻了20多倍。與比特幣相關的違法犯罪活動,比如偷電挖礦活動,也隨之猛增。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檢索“比特幣”三個字,共顯示363份裁判文書,其中2014年11份,2015年15份,2016年51份,2017年111份,2018年169份。

一本區塊鏈記者統計發現,在2018年涉及比特幣的169起案件中,偷電挖礦案達到了20起,佔總案件數的12%。涉案者被起訴的罪名皆為盜竊罪。

而這些偷電事件的發生地,集中在黑龍江、河北、遼寧、湖北、遼寧、山西、安徽6個省份。

其中,發生在黑龍江省的偷電挖礦案最多,有9起,佔總案件數的45%。此外,出現在安徽的偷電挖礦案達到了2起,河北、遼寧、湖北、山西各1起。

在這20起案件中,盜電金額最小的案件為2882元,主犯被判處有期徒刑7個月,緩期一年執行;盜電金額最大的案件為10.4萬元,發生在山西大同,主犯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並處罰金10萬元。

在盜電金額10.4萬元的這一案件中,主犯徐興華偷的是鐵路用電——2017年11月和12月,他三次從大同口泉車站的一根電線桿,搭線到自己借住的平房裡,那裡有45台比特幣礦機。在案發前的不到5個月裡,他一共挖到3.2個比特幣,盈利12萬元。

案發後,徐興華被責令向大秦鐵路股份有限公司大同西供電段退賠所盜電費,礦機被沒收。

在分析偷電案件數據時,一本區塊鏈記者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黑龍江省的9起偷電挖礦案件,全部出現在大慶市。

在這9起偷電挖礦案中,有8起盜竊的是大慶油田用電,其中涉及的最小竊電金額為5359元,主犯被判處罰金1萬元;最大竊電金額2.73萬元,主犯被判處一年零六個月有期徒刑,緩刑兩年執行,並處罰金2.7萬元。

“在大慶,很多礦工都是瘋狂偷電。被判刑的有9起,但是抓到的、沒被判刑的,不計其數。”礦工張遠堅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今年比特幣大跌之後,很多二手礦機都流向了大慶。

他還透露,大慶之外,另一個偷電挖礦很流行的城市,是唐山。

“唐山和大慶情況類似。儘管2018年唐山只破獲了一起偷電挖礦案件,但當地偷電挖礦的行為,非常普遍。”張遠堅表示。

03 出國偷電

為什麼偷電“碩鼠”們喜歡在唐山和大慶這樣的城市出沒?

這類城市有一個共同點:或有油田,或有煤礦,資源豐富,容易得手。

以大慶為例。“大慶的油井很分散,很多油井都在偏遠的村莊,缺乏監管。”張遠堅表示,在油井的高壓線上搭線,並不容易被發現。

一個私拉電線偷電的礦場

老家在唐山的礦工孫旭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唐山有偷電傳統。早在十年前,唐山的偷電現象就十分猖獗。最嚴重的時候,由於偷電導致的電壓不穩,他家的燈泡“都不能完全亮”。

而從比特幣礦機出現後,很多已經習慣偷電的人,就開始轉向偷電挖礦。

在百度貼吧唐山吧,有一個叫《現在還在偷電的注意了,這次玩真的了》的帖子。有網友在裡面稱,唐山開平區的礦機多,是偷電的主戰場。

在2018年11月《法制日報》的一篇報導中,這一說法得到了印證。該報導稱,2016年以來,唐山市開平區域損失電量20多億千瓦時,造成國有資產流失達數億元。

在這樣的情況下,唐山有關部門當然不會坐視不理。在2018年的打擊偷電專項行動期間,唐山公安機關共收繳了3100多台比特幣礦機。僅在10月破獲的一起偷電案件中,就收繳了比特幣礦機790台——在涉案人員中,還有一位供電公司的職工。

“我身邊的朋友,已經有好幾個被抓起來了。”孫旭表示,今年6月,在一位偷電礦工被判刑三年零六個月,並處7萬罰金後,很多礦工都不敢再偷電了。

在唐山之外,大慶也開展了針對偷電的專項整治。12月20日,大慶油田保衛工作會召開,史上最嚴“打擊整治油田領域黑惡犯罪暨冬季竊電盜油違法犯罪活動”專項行動啟動。

“除了監管越來越嚴,監管科技也在進步。現在供電局有專門的監控機器人,一旦監控到用電異常,就會直接下來調查。”張遠堅表示,現在還敢偷電挖礦的礦工, “都是沒錢過年的。”

在中國,要想大規模偷電,已經越來越難。在這樣的情況下,有礦工開始選擇去國外偷電。

“我的礦機在馬來西亞的一個礦場託管,他們的電就是偷的。”礦工張恆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

他表示,要想在國外偷電,必須和當地電力部門搞好關係,並與其中的線人分享收益。

看上去,這條黑色的產業鏈,還在繼續野蠻生長。

在幣價低迷的熊市,用低價收購二手礦機,靠偷電做“無本生意”,已經成為一部分礦工的選擇。

他們的挖礦成本,遠遠低於市面上的普通成本,穩賺不賠。

但這是一個高風險生意,人可能踉蹌入獄,礦機可能被沒收。對此,他們都有了心理準備。

“發到國外的機器,都是國內用不了的。萬一哪天出事了,就不管了。”一位礦工表示。

這是一場刀尖上的危險遊戲。

來源:金色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