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區塊鏈去“偽” | 破·立2018

瀏覽數

99+

文丨互鏈脈搏·金走車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偽”——區塊鏈的沈痾。

2017年,央行等7部委聯合發表《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ICO(首次代幣發行)這種代幣融資模式被勒令禁止。但假借區塊鏈之名、行傳銷詐騙,或者其他商業目的的行為則愈演愈烈。

2018年,根據比特110的統計,一天就有1個“虛假幣”誕生。而隨著區塊鏈概念的火熱,一批項目、機構乃至上市公司打著區塊鏈的名號進行各種形式的謀利。

它們正是“偽幣”、“偽鏈”。

2018年,互鏈脈搏一直致力於揭露區塊鏈的“偽幣”、“偽鏈”,與此同時監管層也對其發布了針對性政策以及打擊。

去“偽”,成為2018年乃至2019年區塊鏈發展除了技術、應用之外的另一要務。

“偽幣”迷霧漸趨消散

2018年12月份,深圳市公安局破獲一起打著區塊鏈之名,誘騙受害人投資的“亮碧思”洗髮水傳銷案。據悉,2017年時警方就曾抓獲此案的犯罪嫌疑人。而後期,傳銷人員又通過搭建虛擬平台,以投資“挖礦”的形式,捲土重來。

傳銷幣正式“偽幣”的一種。

而這類假借區塊鏈之名,發行偽幣,做傳銷、詐騙的情況在2018年可以用猖狂形容。

互鏈脈搏根據比特幣110的數據統計,2018年發布的偽幣數量共有363個,幾乎等於1天一個虛假幣,其中有11個已破獲,22個已潛逃,而其餘的330個仍在行騙中。

偽幣狀態圖

1240

(製圖:互鏈脈搏數據來源:BT110 截至時間:2018年12月31日)

而在行騙行列中的ABS鏈較有名,互鏈脈搏曾對其進行過揭露報導。該項目假借馬雲、阿里釘釘以及弗蘭科公司的產品與部分核心成員等站台背書,其幕後黑手或已募資6億元。

6億元,在“偽幣”世界並不算多。

2018年8月末,互鏈脈搏對比較活躍的傳銷幣項目進行不完全統計。每個被破獲的傳銷幣後都有著較大數目的受騙人員和涉案金額:維卡幣,200餘萬人、150億元;暗黑幣,3萬人、15億元;紅通幣,20餘萬人、24億元……

2018年,針對“偽幣”國家部委出台了一系列的打擊措施。其中比較重要的是8月24日,銀保監會、中央網信辦、公安部、人民銀行和市場監管總局聯合發布《關於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進行風險集資的風險提示》 ,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提示公眾防範以“金融創新”為噱頭、“借新還舊”的龐氏騙局。

從行動上來看, 對“偽幣”的法律制裁也越發嚴厲。

互鏈脈搏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進行檢索,搜索關鍵詞“虛擬貨幣、傳銷”查詢傳銷幣案件。按裁判年份進行劃分,2016年共有52起,2017年共有120起,2018年共有204起,傳銷幣判決案件逐年增多。

1240

(製圖:互鏈脈搏數據來源:中國裁判文書網截至時間:2018年12月31日)

與傳銷幣相似,空氣幣是另外一種“偽幣”形式。而與傳銷幣不同之處是,空氣幣雖然沒有使用傳銷的金字塔模式。但假借區塊鏈ICO的概念,進行發幣融資。

空氣幣通常以創始人的背景和已經有的榮譽為項目代言,從而謀取用戶的信任。項目通常不重技術,重營銷,因而幣價暴漲不是因攻克某一技術難點或項目的進展,而是項目方通過營銷手段進行操控的結果。這種沒有技術支撐的應用,後期破發和團隊跑路也就成為了必然。

傳銷幣、空氣幣以“偽”為目的,破壞區塊鏈應用市場,但與此同時,有以“真”為目的,卻同樣對區塊鏈落地發展造成傷害的應用。

“偽鏈”將會被規範

在現行的法律法規中,偽幣可以定為“傳銷”、“詐騙”等罪名,承擔刑事責任,遵紀守法的企業尚不會為之。

但“區塊鏈”的光環也會讓他們“蠢蠢欲動”。“偽鏈”在2018年開始氾濫。

以上市公司為例,自2018年1月份以來,上市公司頻繁出現沾“鏈”就漲的案例,引起滬深交易所的警覺。為防區塊鏈概念炒作,一封封監管函劍指涉嫌“炒鏈”的上市公司。80家區塊鏈概念股中,23家被監管問詢,佔比達三成。而根據《證券日報》的調查,真正實現區塊鏈落地的不到三分之一。

上市公司通過“區塊鏈”概念,在年初實現了市值的快速增加。二級市場的“韭菜”被割。但上市公司卻不會因此而受到什麼處罰。

另一種“偽鏈”是假借區塊鏈之名,來拉流量。互鏈脈搏觀察到,2018年其中很多號稱DAPP的應用缺乏使用區塊鏈的必要性:一方面是,行業中存在的問題、行業試圖優化的應用點明明可以用常規的中心化模式解決,卻偏偏披上區塊鏈的外衣;另一方面是,雖使用了區塊鏈技術,但“刀尖”卻沒有對準行業的痛點,或對應用體系進行人為乾預,使應用浮於表面。

互鏈脈搏的專欄作家軒轅文武曾以網易圈圈為例,分析真假DAPP。其中,真的DAPP主要以四個特點區分於“偽鏈”:一是,使用公鍊或聯盟鏈;二是,項目代碼開源;三是,關鍵規則、流程寫入智能合約並通過智能合約執行;四是,可以發揮區塊鏈的優勢,解決實際問題。

1240

(互鏈脈搏專欄作家軒轅文武《網易圈圈是真的DAPP嗎?——如何識別DAPP真偽》文章配圖)

而網易DAPP的區塊鏈技術是基於私鏈。星鑽發行,抽獎,內容投資等並沒有寫入智能合約並通過智能合約執行,無法發揮區塊鏈的優勢。應用中的實名認證和版權確權,也因為缺少和現實場景的映射而淪為雞肋。區塊鏈技術在網易DAPP之中並沒有解決任何實際的問題。

但不可否認,借區塊鏈之名,網易圈圈確實圈住了不少用戶。實際上這類“偽鏈”項目並不在少數。比如已經有190萬用戶的“酒鏈世界”,據其介紹,會用區塊鏈來進行廣告確權、商品溯源。但截止到2018年年底,其區塊鏈技術究竟為何並沒有說明。是自身開發的區塊鏈技術,還是使用某條公鏈?共識機制為何?智能合約如何佈置?用戶數字資產是否是基於區塊鏈的技術進行存放?該項目亦被BT110列為虛假幣項目。

對於“偽鏈”,監管部門也有了相應的監管辦法。10月19日,網信辦發布了《區塊鏈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當第四條中規定:“區塊鏈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當在提供服務之日起十個工作日內通過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區塊鏈信息服務備案管理系統進行備案,備案信息主要包括服務提供者、服務類別、服務形式、應用領域、服務器地址等信息。”

如果是偽區塊鏈,備案定不會被通過。

蜀道難也要扶搖上青天

因為“偽幣”、“偽鏈”數量仍然較多,可以預測2019年,區塊鏈去“偽”仍然是重要的動作。

隨著大浪淘沙,經過監管與時間的考驗,2018年確實也留下一些優質的區塊鏈落地應用項目。但高度上,沒能進化為引領發展的殺手級應用;廣度上,大規模的應用落地也未能實現。

這崎嶇落地之路之所以難行,互鏈脈搏總結原因,不外乎技術、商業因素、政府政策、公眾認知幾方面。

一、技術尚不成熟

當前的區塊鏈技術仍存在著一定的局限性。區塊鏈的共識算法、智能合約、跨鏈機制、側鏈技術、穩定幣、加密算法等還需更加完善,來保障交易能力、隱私安全以及可執行性。

其中,安全性與跨鏈問題是關鍵,是判斷是否技術成型的兩個特徵。安全性的達標,取決於智能合約、整體架構等方面是否均能達標。而解決跨鏈問題,則是解決鏈與鏈之間的銜接,使區塊鏈不僅限於局部範圍內的應用。

與此同時,技術方面的問題也不單是區塊鏈本身的技術問題,還包括區塊鏈以外的技術問題。如在鏈上鍊下結合方面,目前物聯網技術還不成熟,物聯網設備的推廣與使用的成本過高,也是區塊鏈應用面臨的問題。

正所謂,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區塊鏈的技術問題恰是掣肘應用落地的根源。因此,尋求整個技術生態的發展也格外重要。

二、原有產業框架的束縛

區塊鏈技術常會挑戰行業固有的商業邏輯和發展軌跡,衝擊傳統的生產關係。行業是否適合去中心化的模式,區塊鏈與行業間能否找到適當的結合點,形成良好的商業模式。這些都是擺在項目嘗試應用落地前的問題。

而在與行業結合時,區塊鏈技術的介入也常會打破原有的利益結構。最初的既得利益者難免會因利益分割問題而將區塊鏈拒之門外。

三、政府政策

由於區塊鏈發展的不確定性以及一定程度上被“妖魔化”,目前在政策方面,區塊鏈存在著一定的監管受限。作為尚在起步階段的技術,區塊鏈既需要相關政策的正向引導,同樣需要監管給予適度的發展空間。

我國正在著手建立區塊鏈方面的國家標準,計劃從頂層設計推動區塊鏈標準體系建設。而政策的明確制定,勢必會推動應用的切實發展。

四、公眾認知

中心化的社會往往會帶來思維模式的中心化。而區塊鏈強調的則是去中心化、多中心化。因此,在這兩者之間尋求協調與突破,增進非區塊鏈從業人員對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的認知,也是區塊鏈應用落地需要攻克的問題。

正所謂,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但縱然如此,也期2019年的區塊鏈應用能扶搖直上九萬里。

本文為【互鏈脈搏】原創,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