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礦主生死劫:8820台礦機停擺 熊市看不到盡頭 但我依然選擇死扛

瀏覽數

99+

“11月,幣圈雪崩,礦難降臨,不管在朋友圈還是微信群,都能看到甩賣二手礦機的信息……”

「天氣變冷了,別人早上是凍醒的,我們是虧醒的。」形容礦工當前的生存狀態,礦主歐陽這樣調侃道。
2017年入行,歐陽算是親歷牛熊市轉換的過來人,不僅銷售顯卡礦機,還經營著自己的礦場。不過,跟寒冬下的其他礦工一樣,他如今的日子也不好過,礦機銷售、挖礦收益雙雙折戟,8820台礦機已經歇業(共20000台)。

「礦機按斤甩賣」一度登上百度熱搜,實時排名第一。
回顧去年,他自稱「迎著風口母豬都能飛上天」;放眼當下,他已經關閉了部分礦機,「放在倉庫裏,冷冰冰的」。
在接受火星財經(ID:hxcj24h)采訪時,歐陽坦言去年礦機銷售火爆,找他的人一個接一個,根本沒時間跟記者聊,現在卻基本沒事幹……
以下為礦主歐陽口述內容,由火星財經(ID:hxcj24h)整理:

誤打誤撞進入礦圈
2017年之前,我一直在做電腦銷售業務,包括網吧、事業單位、中小型企業的采購需求,我們都會承接,生意還不錯。關於挖礦,我以前聽說過,但接觸不多,也沒有花心思去做。
到了2017年,電腦市場一片蕭條,網吧幾乎飽和,生意慘淡,我們於是跟全國比較大的顯卡廠商合作,每個月想辦法幫廠商完成銷售任務。
4月份左右,市場上對顯卡的需求突然變大,之前無人問津的顯卡賣得越來越好。我們隨即發動全國的業務人員收集信息,在了解到挖礦大潮來臨後,加入了一些挖礦群,一邊尋找客戶,一邊謀求轉型。
剛開始,我們直接把顯卡賣給礦工,每天幾千片往外拋,後來意識到既然自己手裏有好貨源,成本也低,為什麽不直接挖礦呢。
我們在雲南找了個有空位的地方,放了上千台傳統的掛卡式機器,挖的是ETH,電來自附近的水電站,3毛錢一度。

歐陽在雲南的礦場
那個礦場位於昆明山區,從市區開車過去需要5個小時。礦場內部空間大,擺放的機器排數也很多,熱量幾乎散不出去,導致所有機器批量死機。
迫不得已,我們派了9個人過去維護,但根本忙不過來。那時室內溫度超過40度,技術員一人穿一條褲衩幹活都受不了。
就這樣,我們前前後後折騰了近 1個月,幾乎沒有收益,便打算將機器轉讓出去。本以為這次投資以失敗告終,沒想到行情一天比一天好,ETH從年初的幾十塊錢漲到五六百,礦機也成了搶手貨。最終,我們光在機器上就賺了幾百萬。
初入礦圈,我們走得踉踉蹌蹌,覆盤下來,原因有兩點:一是機器不完美,性能太差;二是礦場不行,用別人的礦場始終不方便。
由於已經嘗到了甜頭,我們打算從這兩點入手,重新殺回礦圈。

挖礦的苦與樂
去年7月,我們設計出了自己的機器,將之前六張卡的掛卡機器做成了機箱式的八卡機器,同時也在籌建礦場,算是正兒八經地進入礦圈。
9月,機器陸續到位,位於雲南的礦場率先步入正軌。我們的機器一部分賣給礦工,一部分用來自己挖礦,礦工也可以將機器托管在我們的礦場。行情好的時候,每台機器每天的收益是二百多。

礦場內景圖
不過,內蒙等地的礦場受手續問題、山路塌方等影響,沒有趕上進度。無奈之下,我們只好找別的礦場托管,但沒想到的是,埋伏在前面的是一個又一個坑。
事實上,礦場大部分都是中介公司在賣。有的礦場同時跟幾個人簽合同,有的收了定金之後電費漲價,還有的經常停電……
有很多礦場至少需要一個月才能通電,卻告訴你一周就能通電。最離譜的是,我曾遇到過一個廠房,明明剛蓋了殼子,賣家卻說馬上通電,這類話千萬不能相信。今年光因為人家說馬上通電,我就白白跑了很多冤枉路,多花了幾萬塊機票錢。
押金問題也是很大的坑,幾乎沒有一個礦場能做到在機器離場後立馬退還押金。我們曾進駐內蒙的一個礦場,但這個礦場一個月停電20多天,還不讓你走。最後在中介的協調下,我們才把機器撤出,但押金至今沒退,損失太大了。
尋找礦場的路也不平坦。有一次我從康定去稻城,那邊海拔高,又趕上下雪,由於不熟悉路況,周圍一百公裏內都沒看到加油站和國道。我當時就穿了一件薄外套,好不容易到了稻城,就患上了感冒,還有高原反應,差點回不來。還有一次,雲南塌方,同事開車被埋了一半。

歐陽在尋找礦場途中拍下的風景
諸如此類的經歷不勝枚舉,雖然苦,但只能當旅遊了,何況有時也能遇到不錯的風景。當然,最讓人開心的是去年年底的大牛市,那時真可謂迎著風口母豬都能飛上天,我們去年年會抽獎發了好多ETH……

今年的目標是不虧錢
進入2018年,行情急轉直下,挖礦收益越來越少。
年初,我們的機器數量差不多有一萬台,都是顯卡礦機,沒有挖BTC、LTC的機器。4月,我們一次性采購了一萬台螞蟻礦機,此時的收益雖不及去年,但總歸有利潤。
這一萬台螞蟻礦機還是我去年年底到比特大陸北京公司預訂的,當時在他們門口足足等了40多分鐘。記得那時只有黃牛有貨,一台S9期貨礦機的拿貨價是一萬多,他們能賣到32000元,而且只賣給關系好的客戶。
不過,今年的情況截然不同,尤其是11月,幣圈雪崩,礦難降臨,不管在朋友圈還是微信群,都能看到甩賣二手礦機的信息,部分礦業公司甚至改行賣別的東西。

歐陽的朋友圈充斥著各類二手礦機甩賣信息
我們也好不到哪裏去,去年顯卡礦機賣得好的時候,找我的人一個接一個,但現在卻閑得很。相信其他單純礦工性質的都一樣,要麽死,要麽死扛。
以前,我們考慮最多的是回本周期,但現在想的是如何讓機器轉起來不虧錢。只要挖礦收益長時間低於電費,我們肯定會把機器關掉,因為相比挖礦,拿電費去買幣更劃算。
何況,我們還有一部分機器托管在別人的礦場,需要預交電費,機器多的情況下每次都要預交幾百萬。最近一段時間,我們已經陸續關掉了8820台機器,一部分留在礦場,一部分放在倉庫裏。至於自己的礦場,我們也關了一個,主要原因還是電費成本太高。
雖然現在熊市看不到盡頭,但我相信挖礦行業不會消亡,不過高算力、低功耗的機器得跟得上進度。
我們暫時不會購置新機器,但會繼續尋找更便宜的電費,等待春天的到來。
註: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所用人名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