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我並未看到區塊鏈行業進入低谷 | 專訪鄭玉山

瀏覽數

99+

「現在區塊鏈分裂的特別厲害,你問一個幣圈的人,問他2018總結,他可能說2018從頭至尾就沒有上行過,一直在下行,越來越慘。但是在區塊鏈從業者來看,我會覺得區塊鏈是在逐漸上升的,而且我覺得很有可能會在明年爆發。」

受訪者:鄭玉山,國家技術轉移東部中心區塊鏈產業融合研究院院長
采訪&撰文:唐晗

   01
虛擬貨幣進入了低谷,但區塊鏈行業沒有進入低谷

碳鏈價值:最近區塊鏈公司掀起來一股裁員潮,像比特大陸、火幣這樣的行業巨頭都裁得比較厲害。另外,隨著數字貨幣暴跌,很多人開始離場,並認為區塊鏈行業已經走向低谷。對此,你怎麽看?
鄭玉山:我認為,現在整個區塊鏈行業其實是分成了兩個極端,一個是幣圈,一個是鏈圈。你可以看到,裁員的公司基本都是跟幣特別相關的,要麽就是像比特大陸這樣的挖礦公司,要麽就是交易所。但是你會看到很多做區塊鏈研發的公司,或者做區塊鏈技術服務的公司,都活得很好。我並沒有看到一個區塊鏈行業的低谷,我只是看到了一個虛擬貨幣的低谷。
碳鏈價值:你覺得區塊鏈技術最有魅力的地方在哪兒?為什麽做鏈的人沒有離場,反而越做越好?你認為區塊鏈技術將對未來的世界會帶來哪些影響?
鄭玉山:我覺得區塊鏈技術有兩個地方非常有魅力。第一個是早期進場的人喜歡的區塊鏈,像比特幣和門羅幣這種匿名性比較強的數字貨幣,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用技術手段實現了私有財產的不可侵犯。當然,這一點跟現有的主流社會準則是有沖突的,在很多地方有一些風險,它是一個雙刃劍,既保證了財產的不可侵犯,又給了一些壞人可乘之機。
第二點就要說到主流社會為什麽擁抱區塊鏈。實際上,區塊鏈可以解決現在社會上的一些問題,一切有信任存在的場景都是適合區塊鏈存在的土壤,這也是它非常有魅力的一個地方,而且第二點是非常符合主流價值觀的,是一個讓整個社會共贏的情況。

 02 

政府非常支持發展區塊鏈技術,但警惕發幣和炒幣
碳鏈價值:現在國家,或者說上海市政府對區塊鏈是一個什麽樣的態度?
鄭玉山:不論從國務院的十三五規劃,還是央行以及各地政府的動作來看,政府的態度非常明確,他們對於區塊鏈技術是非常支持的。上海的步伐不算快,像杭州、南京、青島、湖南這些地方都是走在上海前面的。不過,今年上半年上海市出台了幾項政策,這次臨港也有幾項政策出來支持區塊鏈產業發展,力度都比較大。現在大家談到區塊鏈已經不再質疑了,而是非常肯定了,這讓從業者更加放心。但是,對於以區塊鏈名義的各種幣圈亂象,還是嚴厲打擊的。
碳鏈價值:比如說ICO和STO。
鄭玉山:對,這跟區塊鏈技術要嚴格區分。我總結了咱們國家對於區塊鏈的態度,可以用三句話來概述:一個是大力支持區塊鏈技術,二是謹慎對待金融創新,三是嚴厲打擊幣圈亂象。
碳鏈價值:2018年5月25日,區塊鏈產業中心在臨港揭牌成立。想問一下,截止到目前已經有多少的區塊鏈企業已經入駐,它的成果是什麽樣的?
鄭玉山:目前確定下來,已經完成工商註冊流程的企業有20多家。此外,臨港的創業園區正在建一座新的大樓,可能一月份就能正式使用。大樓落成之後會有更多的企業入駐。
碳鏈價值:臨港的大樓,就是之前被媒體報道過的區塊鏈大廈嗎?
鄭玉山:你說的區塊鏈大廈在楊浦。臨港也有個大廈,但不是楊浦區的那個,它是產業園裏的一個樓,會有很多區塊鏈企業入駐。這兩棟大廈屬於不同的區政府搞的。
碳鏈價值:我聽說虹口也建了一個亞太區塊鏈中心。
鄭玉山:不止臨港、楊浦和虹口,嘉定那邊也有。上海雖然起步晚,但是力度很大,各個區都行動起來了。
碳鏈價值:上海在政策上雖然起步晚,但其實在公鏈上做的蠻早的。以太坊就是在上海募集到了資金,慢慢做起來的。量子、本體和小蟻也都是在上海。所以,你們現在扶持的主要是公鏈嗎?還是會扶持一些其他的業務,比如說礦機、錢包等一些衍生業務,或者是都扶持?
鄭玉山:政府的導向主要是扶持區塊鏈和實體經濟的結合。比如說能用區塊鏈技術跟企業合作的公司。而像礦機錢包這樣的業務,政府既沒有明確的支持,但也沒有明確的反對。

 03 

上海要結合在金融和工業上的優勢發展區塊鏈
碳鏈價值:由於地理位置和文化相近,人們常常把上海和杭州進行比較。杭州也是一個區塊鏈發展比較早的城市,它既有礦機又有公鏈,也有一些其他的業務,再加上上海在互聯網領域比杭州要落後一些,杭州有人才聚集和先發優勢,有人覺得杭州才是真正的區塊鏈之都。你怎麽看待這一點?
鄭玉山:我覺得兩地其實各有特點。杭州確實在互聯網方面發展地比較好,我認為是領先於上海的,因為上海並沒有像阿裏巴巴那樣的,很大的超一流企業。但在區塊鏈行業,我看到的是兩個地方的側重點不同。
杭州的動作確實更早一些,而且發展更多元化一些。他們從很早就開始了這方面的探索,各方面都有嘗試。你可以去杭州的區塊鏈小鎮看看,附近有很多的初創公司,他們各個方向都有,你能想到的創業方向在那裏幾乎都能找到。
而上海因為起步比較晚,所以還是要結合自己的優勢。上海的優勢在哪裏呢?一,上海是金融中心;二,上海是工業重地。它的金融和工業在全國都是首屈一指的。區塊鏈技術正好是一個自帶金融屬性的技術,那就可以很好的將優勢結合。上海的這兩個優勢是杭州不能比的,我相信上海在區塊鏈方面應該會做得比較好。
碳鏈價值:你對北京的區塊鏈相關發展有什麽看法?
鄭玉山:北京比較多的是區塊鏈媒體和交易所,其他創業公司也有不少。但是現在名義上交易所都已經轉移到海外了。
碳鏈價值:北京也有一些公鏈項目,最近比較火的是Conflux,它是清華的姚期智先生帶領學生做的。清華在區塊鏈方面的研究還是比較領先的,但在上海,覆旦和交大似乎還沒有一些很明星的項目出來。你是否覺得上海的高校在區塊鏈上的研究應該更進一步?
鄭玉山:像姚期智這種科學家領頭的項目,上海這邊我確實不知道。但是據我所知,上海有幾個團隊,它用的也是姚期智公開發表的研究成果,將其應用到區塊鏈項目中,我認為從水平上來說他們跟conflux差不多。
從高校角度來講,清華在區塊鏈方面的動作確實比較快,比如亦來雲就是清華出來的項目。清華還有一個x-lab區塊鏈實驗室,我還去那邊講過課。上海這邊也有,但是規模沒有那麽大。
至於在區塊鏈技術方面的研究,據我所知,復旦大學是肯定有的。復旦其實有好幾個教授在研究區塊鏈,他們也跟一些比較有名的公鏈有著非常深度的合作,復旦大學計算機學院今年夏天舉辦過一個以技術為主的區塊鏈教學培訓班,我還是復旦大學的外聘講師。交大和同濟也有幾個教授也在研究區塊鏈。 
在非技術方面,上海的幾個學校像對外經貿、上海財大,他們都有準備設立一些區塊鏈的課程,特別是針對MBA班,講應用場景和商業盈利。

 04 
極客推動的是技術,但技術怎麽應用是整個社會的事

碳鏈價值:有些人認為區塊鏈是一個極客圈的東西,不太適合政府去推動它或者扶持它,你怎麽看這樣一個觀點呢?
鄭玉山:在早期確實是這樣的。如果我們回到2013年甚至更早,那時玩區塊鏈的人中,很多都有無政府主義者傾向。中本聰也是看到2008年金融危機,對政府和中心化的體系產生厭惡,才有了後面的比特幣和區塊鏈技術。
但是隨著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大家發現區塊鏈不只能做貨幣這一件事情,它還有更多的優點。除了虛擬貨幣作為價值載體,區塊鏈技術還可以做很多其他事情,這些其他事情都是政府可以支持的。像臨港的這次大會,會上提出了十大區塊鏈運用場景,這十大應用場景沒有一項是跟虛擬貨幣有關的,都是政府可以大力支持的。
碳鏈價值:也就是說,區塊鏈最開始是一個極客的玩具,滿足了他們的需求。但等它慢慢長大的時候,就成為一個公眾的產品,就不局限於一個小圈子裏了。
鄭玉山:極客推動的只是技術,但是這個技術怎麽應用,這個實際上是整個社會包括政府都在思考的事情,就跟互聯網一樣。互聯網最早出來也不是為了讓大家娛樂通信的,互聯網最早是美國軍方發明應對戰爭的,而現在每個人都在享受互聯網的便利。
碳鏈價值:在2017的ICO投機狂潮中,許多老百姓都被騙了。現在一提到區塊鏈,很多老百姓可能還覺得是一個騙人的東西,態度都比較負面。我們應該怎樣去教育公眾,去改變這個比較負面的印象呢?
鄭玉山:教育公眾正好是你們媒體的事情啊哈哈。之前一段時間很多非區塊鏈媒體報道區塊鏈都是負面的,從2018 年逐漸開始中立,我相信後面會逐漸正面一些。這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這跟互聯網是一樣的。互聯網最開始大家也覺得不是什麽好東西,剛上來也是騙子網站和病毒網站泛濫,但現在我們對互聯網的態度已經很正面了。
碳鏈價值:但是現在區塊鏈正處於一種很難落地的狀況。很多公鏈雖然建立起來了,但是它卻不能像互聯網一樣大規模的跑應用,沒有辦法讓大家感知到一點。普通人認為它很難懂,看不見也摸不著,感覺都是在說概念。
鄭玉山:對於公鏈是這樣的,但是你有沒有思考過,這麽多公鏈到底有沒有必要存在,我認為最終剩下的不會很多。你說的區塊鏈很難落地,我其實有點不太讚成,實際上區塊鏈落地已經非常多了。像電子發票區塊鏈二維碼、供應鏈金融以及溯源,還有政務鏈,區塊鏈落地已經非常多了。大家沒有覺得它很火爆的原因是,這些都是一些細分領域,應用沒有成為想象中的爆款。我本身對於區塊鏈應用在短時間內能夠出現爆款我是存疑的。我覺得未來區塊鏈會無處不在,可能大家真的感受不到它,等到普通的用戶不再去炒作它,不再去投機,說明已經落地到無處不在了。

 05 

2018是炒幣者的噩夢,2019是開發者的競技場
碳鏈價值:最後你能對2018 年做一個總結,對2019 年做一個展望嗎?
鄭玉山:現在區塊鏈分裂的特別厲害,你問一個幣圈的人,問他2018總結,他可能說2018從頭至尾就沒有上行過,一直在下行,越來越慘。但是在區塊鏈從業者來看,我會覺得區塊鏈是在逐漸上升的,而且我覺得很有可能會在明年爆發。因為在2017、2018年,推出的一些公鏈和技術,應該在今年年底和明年上半年落地的。據我了解,確實一些吹的牛實現了,已經實現的技術是可以作為基礎設施滿足一些大規模商用的,我是很看好的。
碳鏈價值:請你也對試驗港也做一個展望吧。
鄭玉山:臨港背靠上千家企業,是上海的工業和科技重地,讓區塊鏈技術來為這些企業服務,這是一個待開采的金礦。我們會在可信服務器基地以及區塊鏈應用場景研究方向發力,希望有志之士能加入我們。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