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礦圈深坑都在這:被騙錢被坑電還被迫做了接盤俠

瀏覽數

99+

 

我跳過最深的坑,就是礦圈的坑。

 

最火熱的時候,幣圈滾滾的暴利,讓想要搶占挖礦“風口”的人們來不及細思究竟,便紛紛跳入了挖礦大潮。

然而,挖礦是一個重資產行業,年初礦機價格成倍上漲,達到上萬一台的頂峰;建礦場需要資金和資源;找電需要來回奔波,需要懂得“潛規則”。一不留神,各個環節都埋伏好了陷阱,等待挖礦大軍的闖入。

Odaily星球日報採訪了多名礦工,回顧這一年挖礦踩過的“坑”。

“太多了!”一位礦工說:“簡直就是一部挖礦血淚史。”

還有礦工苦笑自己這一年的挖礦經歷,“'山頂'買礦機、找電被騙、被迫做客礦場'接盤俠',新人挖礦踩到的坑,我全踩了。”

遇到“霸王”條款

作為新晉礦工,劉昌霖今年最無奈的事就是,站在“山頂”買了礦機,在谷底遇到“霸王”條款。

今年2 月,礦機價格在數字貨幣牛市中登上“山頂”,劉昌霖用自己在互聯網圈多年的積蓄買了礦機。

這還不是最慘的,最慘的是,礦機還沒有裝好,他就遇到了“霸王”中介。

在託管礦機時,劉昌霖找了一個叫呂方媛的廣東人,雙方約定劉昌霖以0.4 元每度的價格拿電。

但劉昌霖的機器剛運到呂方媛的礦場,呂方媛就突然漲價,將電費漲至0.65元/度,並稱自己拿電的成本就是0.6 元/度,不可能虧本賣。

機器都已搬到礦場,如果不及時上架,“每天淨損失的就有數十萬的挖礦收益”,無奈,劉昌霖只得應下這個條款。

一不小心還成了礦場“接盤俠”

後來,劉昌霖才知道,這個礦場還不是呂方媛的,是呂方媛聽說有人在找礦場,臨時托四川的朋友李剛找電建起來的。

但他們都毫無經驗,也沒有電力資源,所以電價拿的比別人高。

如此昂貴的託管條件,讓劉昌霖考慮建一個自己的礦場。於是,他花了3 個月時間在西北某省建了礦場。但在搬走機器時,卻遭到了李剛的阻攔。

李剛稱,這個礦場是專為劉昌霖建的,到今天還沒有回本,要求劉昌霖賠償損失。雙方為此沒少周旋。聯繫呂方媛得不到回應。劉昌霖確信呂方媛坑人、老賴的事情已經做盡,她不會再管自己。

於是,劉昌霖只得用數百萬元將礦場買下,李某這才放行劉昌霖的機器。

“李剛那個礦場電費太高,不適合挖礦。到現在也還閒在那裡。”劉昌霖苦笑說。

談起為什麼會陷入這個“連環坑”,劉昌霖分析認為,主要因為自己是新手,同時在行業狂熱的大背景下匆匆簽下合約。

“當時預期收益很高,漫天都是錢,大家做決策都特別快。所以忽略了成本的合理性,導致匆忙跳了一些坑。到現在也還沒回本。”劉昌霖說。

那麼這種坑能不能打官司呢?劉昌霖向Odaily星球日報坦言,“十分棘手”。

“一來合同是和呂方媛籤的,實際卻託管到了李某的礦場,這中間經手多人,經營主體已經易位,舉證太難。另外,報案的話司法部門有可能將機器收走,如此更加重了損失。”劉昌霖說道。

“為了止損,只得認栽。”

礦場剛建好就被拆

下半年,婉靜貸款2000 萬,在四川建了一個能容納6 萬機位的礦場。跟當地供電局簽完合同,礦機也陸續到位,興奮的她已經開始幻想“家裡真的要有礦”了。

但,礦場還沒開機,供電局突然通知說供不上電了,要求終止合約。

“想要家裡有礦哪那麼容易?”婉靜感嘆這行潛規則太多,一不留神就失策,不容易做。

目前,國家對挖礦業並沒有明確的規定,婉靜想要上升到司法層面,但也很難站得住腳,很難受到法律保護。

現在,婉靜正忙著拆礦場。

找電遇到“資金盤”

一聽說湖南道縣有2 毛2 的便宜電,趙星宇很快就前去考察了。

那是今年10 月,他和同礦場的幾個朋友坐了6 小時的長途車來到道縣,迎接他們的是一個叫“億迅雲”的售電方,接待安排的十分豪華,勞斯萊斯接送、美女銷售作陪。

對方稱能給他們2 毛2 一度的電,幾個朋友還很高興,終於找到了便宜電。在億訊雲的安排下,他們中有四個人很快簽下了合同。

合同約定,乙方(趙星宇和他的朋友們)需要先繳納1300萬定金,當場交的定金在五十萬到上百萬元不等。

但到合同約定的時間,億訊雲卻拿不出電,也不給乙方退款。

剛進入行業,就被坑了幾百萬。趙星宇和朋友們無奈,只好去億訊雲維權,卻發現,被億訊雲坑的遠不止他們,還有很多人,都是先交了定金。

業內人士分析,億訊雲這個模式屬於典型的資金盤,“盤子裡的保證金規模在億元級別。”長期關注易迅雲的礦場主蔣源亮告訴Odaily星球日報。

礦工付費社群礦海會COO 俞陽也曾被億迅雲的低價電吸引,但經過調查後他及時發現了億訊雲這種賣電方式,實際上是個資金盤。

俞陽舉了個例子介紹億迅雲的套路。一開始,這個售電方拿的就是6 毛錢或是稍微低一點兒的正常電,價格不會太低。但在第一期出售的時候,他會給到客戶(一般是礦場主) 2 毛多的低價,總額度較少,可能只有一萬千瓦;買電的客戶用了之後一看,供電正常就相信售電方了。

接著就定第二期。到了二期售電方就“會有20 萬千瓦甚至更多的便宜電”,但實際上他們並不打算繼續賣電,只想捲走客戶的購電保證金。

“先補貼第一期,第二期狠狠割韭菜,這種賣電方式真是聞所未聞。” 俞陽評價道。

“現在,億迅雲的門前圍滿了投資人,還有人和億迅雲的老闆蔡潔同吃同睡的,監控著他。但維權者算完他的固定資產發現資不抵債,怕是難善了。”蔣源亮說道。

騙子幾千塊錢都不放過

上述說的這些坑,只是礦圈騙局中的冰山一角。礦圈老人朱哲已經見怪不怪。

“哪怕熊市,礦圈騙子也不少。最近有個礦工群來個騙子,幾千塊都要騙。”

朱哲早上6 點多就驅車往 400 多公里之外的某個水電廠去談電。他向Odaily星球日報總結了礦圈幾個坑:“像億迅雲是以少量低價電騙保證金的。更有甚者,會等礦場主把礦場建好了,再提價索取費用。”

“還有一些礦場主偷電辦礦場,用低價電吸引礦工將機器送來。而偷電的礦場一旦被查,礦場主極易面臨牢獄之災,礦機亦有被查封的風險。”

挖礦屬於資源、資金密集型產業。

即使在當下的熊市低谷中,那些有實力的礦場主和大礦工也在為牛市的來臨提前佈局,在雲貴川等地搶奪電力資源。

電力資源稀缺,行業持續低潮,礦工們對低價電的飢渴更是催生了騙子的市場。圈內圈外的蛀蟲紛紛爬向礦工,一個個資金盤在低價的幌子下悄然打開。

朱哲認為,“相對傳統行業,這個行業還比較新,由於利益鏈條之間信息不對稱,騙子才能在各個利益鏈條中靠信息不對稱賺錢。”

礦圈處於整個區塊鏈行業的最上游,屬於一個依靠手握千百里之外的電力資源悶聲發大財的圈子,但在這樣一個缺乏監管的灰色產業帶裡,挖礦這件事情本身無法得到法律保障。

以當前比特幣的行情,很多經驗不足的礦工受不了“足夠低的電價”的誘惑,進了各種坑之後,要么血本不歸,要么繼續被坑著。用朱哲的話講:“你去鬧,地頭蛇肯定不怕,反正你的做法又不合規。”

以億迅雲事件為例。早在12 月16 日的武漢全球共識安全產業峰會上,有一個受騙的投資者本想在大會上向礦友曝光億迅雲。後經odaily星球日報查證,該名受騙者正在和億迅雲協商私了,他擔心億迅雲詐騙事件被媒體曝光,“億迅雲一跑路,錢就再也要不回來了。”

被坑慘了的劉昌霖則看得更清楚:“不知道哪來的亡命之徒,年初看到礦圈的暴利就紛紛進來了。有的人根子有問題,沒見過錢,用土話說就是'農民翻身比地主還狠',對於錢騙一筆是一筆,到現在還在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