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已經死去的STO 讓我想起了90年代的柯達

瀏覽數

99+

來源:碳鏈價值
如果我們用一句精煉的話來概括,可以用這樣九個字來描述系統:人在做,天在看,鏈在記。人們做惡之前自然會仔細掂量,濫發空氣幣的事件也會隨之減少。

「圈內居然有如此之多的人們曾經追逐過STO這個概念,同時寄希望於STO引領下一波牛市的到來,這讓我深深感到吃驚。與此類似的,圈內也有某些人鼓吹將App上鏈,變成Dapp,這也不由令我覺得好笑。這些人的思路宛若90年代的柯達,他們總是站在老派的、傳統的立場去思考一樣新鮮事物,試圖把老的經驗照搬到新事物上來,或者直接無視新事物的特性,回歸到舊的敘事中去。本文要指出的是,這樣的嘗試最終會被新的趨勢淘汰。」
隨著監管態度的日益明確,STO這個概念現在基本已經涼了。曾幾何時,幣圈的某些右派們一度寄希望於通過放棄去中心化、展現出「擁抱監管」的態度,進而獲得監管的承認。不幸的是,他們所構想的那個世界不僅與真正喜愛區塊鏈的人所想的有天壤之隔,也沒有給政府帶來新的增量,最終被拋擲在一邊。
在我看來,推舉STO是在去年ICO泡沫破滅後,某些不懂區塊鏈、被裹挾進這個圈子的傳統人士的一種無奈之舉。他們可能沒有想到的是,一旦引入了中心化監管機構,區塊鏈技術也就失去了它原本的魅力,STO和傳統證券市場也沒有了根本性的區別。既然如此,政府還要引入STO做什麽呢?
同時,圈內居然還有如此之多的人們曾經追逐過STO這個概念,並寄希望於STO引領下一波牛市的到來,這又讓我深深感到吃驚。前段時間,我又跟朋友深聊了一次,我的觀點是STO不值得浪費時間深入研究,因為它必將成為歷史長河中的一朵水花,並且無法激起任何波瀾。
與此類似的,圈內也有某些人鼓吹將App上鏈,變成Dapp,這也不由令我覺得好笑。這些人的思路宛若90年代的柯達,他們總是站在老派的、傳統的立場去思考一樣新鮮事物,試圖把老的經驗照搬到新事物上來,或者直接無視新事物的特性,回歸到舊的敘事中去。本文要指出的是,這樣的嘗試最終會被新的趨勢淘汰。

01
柯達的戰略敗局:舊技術扶貧,押寶新興市場
100多年來,柯達一直是膠卷工業的代名詞。提起“Kodak Moment”(“柯達時刻”),人家自然聯想到那些曾記錄美好時光的照片。然而在2012年,這個曾經的巨無霸企業正式申請破產保護,彼時,柯達公司負債總額達到67.5億美元,而包括專利在內的所有資產的價值總額只有51億美元,已經資不抵債。
柯達的失敗是源於數字技術的興起。上世紀90年代,數碼相機的出現嚴重的沖擊了柯達在歐美市場的相紙業務。經過詳細的分析,柯達將眼光盯在90年代後期,剛剛戰勝日本富士,重新奪回市場主導低位置的中國市場。柯達判斷,中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經濟在飛速發展,人們對於生活記錄的需求也在快速增長,這個擁有全世界最大人口規模的增量市場,必將發展成為世界最大的膠卷市場。所以,柯達決心在中國市場實施龐大的發展計劃。
1994年初,柯達公司新總裁裴學德剛剛上任兩周,就率領公司代表團訪華,提出並最終完成收購中國七家感光企業,成立柯達(中國)股份有限公司,柯達占80%的股份,中國七家感光企業加起來占20%的股份。 根據協議,柯達承諾投入10億美元,並把世界一流的感光技術帶到中國。
中國市場成為柯達的救命稻草。2000年中國市場銷售額超過5億美元,2003年,柯達中國公司銷售超過10億美元,中國成為僅次美國的第二大市場,而且成長迅速。柯達還在中國建立了龐大的市場渠道,據統計,截至2002年年底,柯達彩印店在中國的數量達到8000多家,是肯德基的10倍,麥當勞的18倍。
出乎柯達預料的是,沒過多久,數碼相機就以潮水般的速度快速蠶食中國膠卷市場的份額。數碼相機是從1996年下半年才開始進入中國市場,但因為數碼相機操作更簡單,可以即時成像,即時存儲,還省去了繁雜又昂貴的沖洗流程,快速受到了大眾的歡迎。根據市場研究公司IDC提供的統計數據,2010年數碼相機市場前五位的品牌分別是佳能19%,索尼17.9%,尼康12.6%,三星11.1%,松下7.6%。柯達僅居第六位,而且還在下滑。
2008年,智能手機的出現更加速了膠卷相機被淘汰的過程,隨著各家手機廠商對相機的優化,高清攝像頭、AI成像等技術的運用,智能手機徹底改變了我們照相和分享照片的方式。膠卷也逐漸淪為小眾攝影狂熱愛好者的需求。柯達也因此退出了歷史舞台,諷刺的是數碼相機的第一架原型機就是柯達發明的。
柯達潰敗最重要的原因是新技術的沖擊。然而在新技術趨勢下,柯達用膠卷時代的經驗來判斷新技術下的市場前景,押寶中國這樣的新興市場,加速了潰敗的過程。

02
STO的「柯達謬誤」
STO全稱為Security Token Offering,即證券型通證發行,其目標是在一個合法合規的監管框架下,進行token的公開發行。
STO的流行要追溯到ICO。這種利用eth智能合約興起資金募集形式,在比特幣減半引發的牛市中,吸引了大量增長資金和區塊鏈項目方入場,但火爆的背後是項目魚龍混雜,詐騙幣、空氣幣充斥市場,目前多國政府已經命令禁止ICO類的融資活動。在ICO泡沫破滅不久後,在合法合規監管框架下橫空出世的STO,一下子成為區塊鏈圈的救命稻草,吸引了足夠多的市場眼球。
我們仔細分析這個邏輯,在區塊鏈這一新技術快速發展過程中,因為ICO缺乏合規性,所以推出一個合規性的STO,希望解決合規的問題,是不是很像數碼相機技術快速發展過程中,因為歐美、日本市場受到沖擊,因此本能的反應選擇新興市場中國嘗試突破?
這種想法如此簡單易行,幾乎是下意識的。然而,最容易走的那條路,往往是錯誤的。如果說區塊鏈創造了什麽新的東西,那就是信任,這種信任建立在將寫節點分離出去的技術基礎上,它無需準入,能夠面對系統中有壞人而不被擊潰。但STO則放棄了區塊鏈技術的訴求,又把區塊鏈想要去掉的中心請回來了。

 

與柯達類似的還有諾基亞,面對智能手機的沖擊,逐漸退出歷史舞台。面對顛覆式的新技術沖擊,運用在舊有的邏輯對未來做出判斷,往往會付出慘痛的代價,預測未來需要,需要走出自己對世界的舊有認知,嘗試理解新事物的內在邏輯,用新事物的運行規律來預測,才有可能成立。
03
STO降低了攻擊成本
提到區塊鏈不得不提到一個詞「去中心化」。從我了解區塊鏈開始,去中心化就成為最高指示,無數的人對其進行解讀。傳播最廣泛的是V神在《去中心化的意義》中做出的解讀,他提出去中心化的三個原因
1、容錯:去中心化系統很少會因為某個局部故障而導致整個系統崩潰,因為它依賴於很多獨立工作的組件;

2、阻止攻擊:想要攻擊或操縱去中心系統的成本更高,因為他們基本上沒有敏感薄弱的「中心弱點」,而中心化系統的攻擊成本則要低得多;

3、抵制合謀——去中心化系統參與者們很難合謀勾結在一起,而對於傳統企業和政府領導者而言,他們通常會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勾結,最終損害的是公民、客戶、員工和廣大人民。
把這三點綜合起來理解,容錯是提高了系統崩潰的成本,阻止攻擊是提高了系統攻擊的成本,抵制合謀更容易理解,因此,三者合在一起,可以理解為去中心化是一種手段,最終提高了任何參與者做惡成本。
我們常聽到人說:「區塊鏈是一個不可篡改的賬本。」這並非說區塊鏈完全不可篡改,「51%算力」攻擊就是利用算力優勢篡改區塊鏈的記錄的典型案例。但在pow設計中,節點每一次記賬都需要付出很高的算力成本,包括礦機的成本、電費、礦場建設費、人工費用等等。而對於價值高的項目,比如BTC、BCH,由於競爭節點數量較多,發動51%攻擊所需付出的成本更高,況且攻擊後,幣價肯定會大幅波動,更加得不償失。
同理,POS需要鎖定一定數量的幣,鎖定越多的大戶越希望項目良性發展,獲得更多獎勵,而不是高價買大量的幣,再破壞整個體系,讓自己手中的幣一文不值。
從做惡成本的角度來看,STO在去中心化的基礎上增加一個監管機構,由這個機構來監督。但這個監管機構的增加,看似設置門檻,實則降低了門檻,因為這個機構幾乎不承擔做惡的成本,不做惡他沒有獲得收益,做惡他也不會明顯喪失收益。不像現有區塊鏈的體系裏,任何一次做惡實際都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甚至是殺敵八百自損一千,只有傻子願意做這種事情。
可能有些人寄希望於這個監管機構獨立公正,然而事實卻是,存在著太多的方法影響這個機構的決策——就連EOS的21個節點競選都曝出過賄選問題。我們永遠不要低估人性的惡,只要有利可圖,利益集團就會想盡辦法幹涉中心化決策機構。所以說,這種靠中心化的邏輯去解決去中心化的問題,無異於在數碼相機時代,在相對落後國家推廣膠卷技術,或是在智能手機時代,在非洲賣單一功能手機。

04
應在「請回中心」的方案之外,尋找新的解決之道
既然STO不能解決飽受詬病的ICO亂象,那麽區塊鏈的世界會不會更加混亂,空氣幣橫行呢?我認為,傳統思維無法解決區塊鏈時代的問題,但以比特幣為代表的區塊鏈項目在10年間顯示出旺盛的生命力,這意味著區塊鏈有能力叠代出解決價值橫行問題的能力,就像互聯網用搜索、關系、算法解決了信息橫行的問題一樣。
這裏我開個腦洞:既然「去中心化」最終提高了參與者做惡的成本,那麽順著做惡成本這個思路,我們或許可以找到解決方案。
在一篇名為《Web3.0世界的身份及聲譽》的文章中,作者提出了一個觀點:未來的身份就是賬戶地址,比如以太坊的以太坊賬戶地址。身份可以用來證明自己和他人曾發生過一些事,這些事稱作聲明。隨著時間推演,聲譽會隨著身份體系建立起來。身份和聲明都記錄在一個不可篡改、去中心化的區塊鏈上,普通用戶可以通過被授權的方式訪問身份、聲明,從而判斷這個人的聲譽。
在這個體系裏,一個人無論是自己做了惡事,還是參與過某個惡事,代言過某個惡事,站台過某個惡事,都成為聲譽中的重要組成部分,並成為下次做惡的巨大成本。也就是說,你發了個空氣幣,未來你可能就徹底跟發幣無緣了。
如果我們用一句精煉的話來概括,可以用這樣九個字來描述系統:人在做,天在看,鏈在記。人們做惡之前自然會仔細掂量,濫發空氣幣的事件也會隨之減少。在我看來,這樣的一個系統,比所謂的STO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