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YouTube再現廣告醜聞 區塊鏈如何拯救傳統的內容平台?

瀏覽數

99+

年終將至,YouTube官方按照慣例發布了今年的年終回顧視頻「YouTube Rewind 2018」。不過他們可能沒有想到,這個視頻會如此不討人喜歡——12月6日上線以來,幾天時間就收到了超過1300萬的不喜歡(dislike),成為YouTube史上被踩最多的視頻。

GKdTCXcodQ2kCoBoFwbxnwdRc7fAR09dBONQ9KqH.png

對於 YouTube 而言,年度回顧在總結經典熱門視頻的同時,也提供了呈現平台光鮮形象的機會。它也的確是這麽做的。Rewind 2018 的氛圍活潑而溫馨。但不是沒有批評和不滿的聲音:視頻似乎刻意而生硬地插入了社會評論和廣告、對於霍金、艾維奇、麥克·米勒以及斯坦·李等人的死也都沒有提及,而他們的去世曾在 YouTube 社區引發了大規模的緬懷。 
視頻達人說,「YouTube已經跟社區和內容創作者脫節了。」
類似醜聞不止發生在YouTube。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Facebook上各種虛假新聞和政治性煽動在平台瘋傳,影響到數億用戶。之後,Facebook開始與新聞媒體建立合作關系,目的是依靠新聞工作者標記虛假新聞並限制其傳播。但研究一再表明,揭露真相的工作很難有所作為,因為Facebook為了商業利益,替外國勢力和威權政府發表競爭對手的虛假新聞,掀起用戶仇視心理。

我們需要怎樣的內容社交網絡?
內容社交網絡平台亂象頻發,對於廣泛的用戶而言,究竟需要一個怎樣的內容平台?
目前的內容社交網絡平台是中心化的結構,用戶創造內容,社交平台設定規則、存儲內容、分發內容。用戶之間的交互通過中心化的社交網絡實現,利用社交網絡平台進行人際關系的溝通與維護、獲取朋友動態、熱點內容等信息,而作為服務提供方的社交網絡平台則掌握了用戶產生的數據,並通過分析這些數據,進行精準的廣告推薦,從而獲益。 
由此看來,似乎無可厚非。但是換個角度,站在用戶和創作者層面看這個問題,中心化平台掌握著用戶權益的生殺大權,包括利益分配權力以及數據的所有權。創作者依靠為平台提供優質內容而獲取收益,但收益和流量掛鉤,流量分配並不透明。平台可以主導內容曝光和推送,還設定高比例的手續費,使得創作者的付出難以獲得對等的回報。
除此之外,盜版抄襲、侵權違規等惡意事件屢出。由於無法跨平台追溯,對於內容的來源難以溯源,很多數字創作產權無法得到確認,創作者無法保護自己的作品。
為了讓社交網絡平台的控制權從中心化的機構轉向個人,創業者們想到了區塊鏈的技術,試圖通過區塊鏈實現由中心化向去中心化的轉變。像起步比較早的BM(Daniel Larimer)創建Steemit一樣,來自台灣的Mick 也是其中一位,想要用區塊鏈變革內容產業。

Lxv5z4BvrUyW6pQ9vJk4irLnXhlDxgbJJa44u7rH.pngContentos聯合創始人Mick Tsai
Mick 有超過 10年的軟件開發經驗,離開台灣趨勢科技後加入獵豹移動任「手機清理大師」產品總監。2016年春,獵豹移動看好直播出海的大方向,主攻北美市場制作的移動直播 LiveMe。在Mick 擔任 LiveMe 資深產品總監期間,他發現,中心化的內容平台如上文提到的YouTube在用戶獲取、流量分發、版權所有等方面對內容創作者進行了種種打壓。 
於是,Mick 從2017年年底開始思考,創作者和粉絲點對點地交互關系能否平移到區塊鏈上,可以跨平台流轉的 token 能否帶給創作者更大的激勵。之後,Mick 發起面向全球用戶的內容公鏈Contentos。 

t07Mk7YJwATlTcp8VDZyNektCkpK7t3hFMA6zOiG.png

如何理解一個區塊鏈內容平台? 
區塊鏈從技術上是一個分布式賬本的解決方案,不可篡改記錄,保證了真實可信。但是對於普通用戶而言,它本質上就是一個可信任的無中介網絡平台。而運用到社交網絡上,就是可信任的點對點的對等內容社交平台。
在Mick 看來,現在的 DApp 和互聯網初期的產品很像,毫無用戶體驗可言。「技術必須要回歸產品的本質,它解決了哪些痛點和用戶需求。」Mick解釋說,「Contentos並不想強調區塊鏈概念,而是把用戶難理解的技術深埋在用戶更熟悉的產品形態背後。」
比如,用戶可以在其內容平台上創作,獲取獎勵COS(Contentos公鏈的通證),也可以使用COS獲取一系列產品功能,比如在短視頻平台,用戶可以用COS延長上傳視頻的時限;完成陌生人之間的付費聊天;利用COS延續直播競猜機會等。同時,Contentos結合信譽體系將COS獎勵給對內容質量有貢獻的人。
作為應用型通證,COS采用智能合約的方式,真實地推進創作者與創作者之間、創作者與廣告主之間、創作者與粉絲之間的利益交換,實現點對點交流。同時發揮「社區主人公」權力,決定哪些是真正優質的內容,值得被傳播。除此之外,還可以幫助內容創作者實現內容變現,提取收益。這很大程度上也促進了COS通證的流通。

gqGuOxR1lRjweW1XfbU6Rx4cxJ1U5YahI8nw4TZW.png

據介紹,目前Contentos已接觸到全球超過一百萬的內容創作者,他們創作的內容包含視頻、直播、圖像等,同時還擁有海量的用戶。此外, Contentos已與直播平台LiveMe、短視頻平台 Cheez(芝士小視頻) 和圖片社交應用 PhotoGrid 三大流量平台達成戰略合作。這三大平台將為Contentos貢獻6000萬的月活用戶。

4upZN2wzaMxVpuTfJJKXi4jXk9e7oRGSD307JqLX.jpeg

未來,與之競爭的是主流內容平台
說起區塊鏈內容社交平台,人們往往會想到Steemit社交論壇,其系統是圍繞社區驅動的發布、評估和內容管理構建的。作為同類項目,也免不了被拿來比較一番。
不過,在Mick眼裏,Steemit存在兩大缺憾,難以彌補。 
一方面,缺少真正的用戶。「近來,Steemit的網站流量在急劇萎縮,我們發現其流量曲線與比特幣的價格曲線很相似,原因在於其30%~40%的用戶是幣圈用戶,這就意味著它並沒有走進真實的內容用戶世界。」Mick解釋說。另一方面,是缺少智能合約,Mick認為這是項目自身設計缺陷。
相比較,Contentos至少在創作者、用戶和產品三方面優於Steemit。據介紹,Contentos目前已獲取了近百萬的直播、視頻、圖片等原創內容創作者,同時與LiveMe等流量平台的合作,省去了重新獲取用戶的麻煩,可以直接依托平台的6000萬用戶。這些用戶十分有可能會成為Contentos的忠實粉絲。
Mick始終堅持Steemit並不會對自己的項目有太多的影響和競爭壓力。「未來,會是和中心化內容平台比如YouTube、抖音等的競爭。」他解釋說。不過,Mick對於去中心化的內容平台的未來非常樂觀。他認為,由於區塊鏈社交網絡的對等性,用戶可以更自由、更放松、更隨心所欲,比中心化的平台更有優勢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去中心化的內容平台對一些用戶會很有吸引力,比如對個人信息隱私安全要求高、對商業化廣告反感的用戶以及想要獲得更好服務的創作者們。當用戶深入了解到Facebook和YouTube這些社交網絡對於個人數據的使用方式之後,他們對於通過區塊鏈自己掌控個人信息和內容的需求會越來越強烈。到那時,變革就會一觸即發。
目前,Contentos已經獲得了IDG資本、戈壁創投等知名投資機構聯和Ontology、丹華資本、Binance Labs、節點資本、了得資本等區塊鏈資本方的支持,更多詳情敬請關註Contentos官網:www.contentos.io
來源:金色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