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YouTube頻爆問題區塊鍊或將重新定義內容平台

瀏覽數

99+

宇宙是無限的,人性的貪婪與自私也是無限的。整個世界都以固有的社會次序進行,固有的社會次序卻由少數人來製定,同時不可避免的是多數資源被少數人佔據著。人類文明的進步,讓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自己所處的環境,心向自由的渴望也愈發強烈。正因為有這麼一些追尋理想世界,試圖擺脫中心化問題的信仰存在,才有了現在的區塊鏈。

虛假新聞:事實核查記者稱,已對Facebook失去信心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Facebook上出現各種虛假新聞,大量政治性煽動內容在平台瘋傳,直接影響到數億用戶。此次事件後, Facebook開始與新聞媒體建立合作關係,目的是依靠新聞工作者來標記虛假新聞並限制其傳播。但事實表明,揭露真相的工作收效甚微。

近日,事實核查網站Snopes前主編布魯克·賓考斯基(Brooke Binkowski),向《衛報》揭露Facebook公司在處理虛假新聞方面的矛盾性。布魯克曾與Facebook合作過兩年,她表示,為了商業利益,Facebook可以替外國勢力和權威政府發表其對手的虛假新聞,掀起用戶仇視心理。事實上,Facebook只是利用新聞工作者來應對公關危機,甚至讓記者優先澄清、解決廣告主的“敏感新聞”。

平台的初衷是通過創作分享,將志趣相投的人聚集起來,為人際的交往溝通提供了便利。隨著聚集的人群越來越多,平台的影響力也越來越大,這時候由於多方利益關係,社交平台往往會根據自身利益進行規則制定,謀取利益。

 

1300萬倒贊:視頻達人說,“YouTube已經跟社區和內容創作者脫節了”

除Facebook這樣的內容社交平台之外,視頻網站同樣也存在一些“中心化”的問題。例如《YouTube 2018年度回顧》上架後得到了1300萬倒贊,成為YouTube平台上最不受歡迎的視頻。之所以引起用戶如此強烈的不滿,是因為《回顧視頻》完全是以YouTube公司的視角挑選出來的精剪混搭,只展示了廣告商想要看到的內容,從而並未考慮用戶的需求。

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在中心化平台,平台掌握著利益分配權力,僅有少部分利益回歸到創作者本身。創作者們依靠為平台提供優質內容而獲取收益,但收益和流量掛鉤,流量分配並不透明。平台可以主導內容曝光和推送,還設定高比例的手續費。創作者的付出很難獲得對等的回報。

除此之外,盜版抄襲、侵權違規等惡意事件屢出。由於無法跨平台追溯,對於內容的來源難以溯源,很多數字創作產權無法得到確認,創作者無法保護自己的作品。

 

“去中心化”內容生態:Contentos重新定義內容平台

中心化平台弊端亟待解決。除了用戶的抗議之外,或許通過某種技術手段可以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比如去中心化Contentos內容公鏈,通過區塊鏈技術有效解決了這類問題。Contentos內容公鏈採用點對點利益分發,重新進行利益分配,讓所有價格、價值公開透明,將價值直接回饋到用戶。在流量分配方面,通過生態獎勵激發社群力量,鼓勵用戶自發分享和推廣優質內容,平台完全由社區用戶自治。

Contentos如今已接觸到全球超過一百萬的內容創作者,他們創作的內容包含視頻、直播、圖像…繁不及備,同時還擁有海量的用戶。並與擁有超過6000萬月活的直播平台LiveMe、短視頻Cheez達成戰略合作。LiveMe、Cheez平台內的用戶可以使用COS獲取一系列產品功能,比如在短視頻Cheez平台,用戶可以用COS延長上傳視頻的時限,完成陌生人之間的付費聊天,利用COS延續直播競猜機會等。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640?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可以說,COS是一款真正的應用型通證。採用智能合約,真實地推進了創作者與創作者之間、創作者與廣告主之間、創作者與粉絲之間的利益交換,實現點對點交流。同時發揮“社區主人公”權力,決定哪些是真正優質的內容,值得被傳播。除此之外,還可以幫助內容創作者實現內容變現,提取收益。這在很大程度上促進了COS通證的流通。

Contentos希望,未來做內容App的團隊可以不再辛苦地思考如何吸引用戶、獲取流量。通過接入COS公鏈,便可以很便捷地對所需內容進行收集整理和發布。但是,使用此功能的內容App和DApp開發團隊必須要抵押一部分的COS才能獲得用戶量和內容源,以保證內容創作者的版權和利益。實際上,這是把之前的用戶獲取成本換成了COS,卻大大保證了獲客成本的回報率。

重新定義“內容創作”和“內容價值”這便是去中心化Contentos內容公鏈正在做的事。隨著區塊鏈技術的發展應用,未來世界的大平台或許將不再由少數人主宰。世界次序由所有人來決定,公民權利得到保障。